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帮主夫人

时间:2022-07-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楚留香传奇全集(在线阅读)   >   第二一章 帮主夫人

    楚留香忍不住问道两个什麽宇?

    秋灵索道:只说来吧这两个宇,便闭口不语,任慈见他如此狂傲也不觉动了火气,所以他就懒得和他说话。

    楚留香道任帮主可用了兵刃?

    砍灵素道任慈使用的,正是潭代否帮帮主传统的兵刃竹节杖,也就是俗称楚留香打狗棒的,两人交手不到十招,任慈已将天枫十四郎掌中的剑震飞,狡打在他胸口上,天枫十四朗立刻口吐鲜血面倒。

    控留香更是惊诧,失声道天枫十四朗挟技而来,怎会如此不济。

    秋灵素长长叹息了一声,道任慈当时本也奇怪,後来才知道,原来任慈并非这天枫十四朗第一个姚战的人,就在同一天里,天极十四郧已和别人决斗过一场,而且已受了很重的内伤,他若肯说出来,任慈囱然不会乘人之危,和他动手,但他却伯自已说出质别人会以为他有了怯意,所以只说了来吧,两个字,对目己的伤势,竟是始终绝口不提任慈却以为他是生性狂傲,不屑和别人说话哩她叹息接雹他受的内伤本已极重再加上任慈的棒,内外伤一齐发作,铁人也禁受不起,当天就不支而死,直到临死前,也没有说一旬示弱的话,更没有丝毫埋怨任慈之意,只说他能死在战场上,已算不虚此生。

    这一段武林奇人的故事,本已充满悲壮之气,此翅被秋灵索以她那独有的优雅语声说出来更是动人心魄。

    楚留香也不禁听得热皿奔腾,仰天长叹道这天枫十四郎也不肯示煽,更不肯失债,明知必死还是在那里等血战,当真不傀是天下少见的英雄铁汉。

    秋灵索道植大概也就是东温剑派武士们,引以为荣的殉遁精钾。

    楚留香道无论如何,达种人总是值得别人钦佩的,也难怪任老帮主改到二十年後,仍然时常惦念他。

    秋天索叹道;天枫十四郎之死,责任虽不在任麓但任憨却终生歉疚在心,总是说只耍自己那天稍为留意些,便不难瞧出天枫十凹郎已受了伤的。

    楚留香道在任老帮主之前击伤他的人是谁呢?

    秋灵索道任慈始终没有提起此事。

    楚留香沉吟道:这人想必和任老帮主一样,不好虚名,是以他和天枫十四郎那战,直至如今,还没有人知道。

    他停了停,又道:这人能以内力震作天枫十四郎,武功之高,自可想而知,天枫十四郎与他决战受伤之後,还能赶到那山上,他的落脚处,想必巴在闽南一涝,那麽,他会是谁呢呀,莫非是秋灵索忽然道我貉这故事告诉你,并非全无原因。

    楚留香道还有什麽原因?

    狄灵素缓缓道天枫十四朗临死时,曾经吨咐任慈一件事,但无论如何我去间任慈,他总是不肯将这件事说出来。

    楚留香笑道任老帮主为何将这件事看得如此秘密?

    秋灵素沉声道此事我本也茫然不知,到後来却猜出了一超留香道:哦秋灵索道:任慈每见到南宫灵後,总要想起天枫十四朗,为之嚼墟感慨终日,到後来他虽然明知南宫灵害了他,但仍不肯有丝毫伤害到南宫灵,总说他本对不起南富灵,但他将南宫灵扶养成人,又会有什麽事对不起他呢?

    她目光似已自黑纱中穿透出来,凝注楚留香,一字宇接道所以我想,天枫十四郎临死前旺咐任慈助事,就是南宫灵,任慈自觉对不起天枫十四郎,所以对南宫灵也份外容忍。

    楚留香耸然道:你的意思莫非是说,南宫灵便是那天枫十四口口的遗孤麽?

    秋灵索道:正是如此。

    楚留香想了想,击掌道:不错任老帮主始终币肯说出那件事,为了正是生怕南官灵知道自己身世的秘密後,会生出偏激之心。

    秋灵素凄然道他总算也能了解任慈的苦心,他那时简直已将南宫灵视如自己的儿子,自然不愿南宫灵知道他便是杀死自己亲生父亲的人,他─生行事素来磊落,却还是有件不可告人的秘密,心中痛苦可想而知。

    楚留香依然道:但无论他如何隐瞒最後害死他的,竟终于还是南宫灵,他在二十中前无心做错了件事,却在二十年後付出了日己的生命。

    想到冕宴中安撤之离奇与残酷,就连楚留香也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寒感,秋灵素频声道:这若真是苍天要他付出的代价,苍天也未免太不公平。

    楚留香沉吟道:但南宫灵是否也已知道这件事呢?那神秘的凶手,是否也和天枫十四郎有什麽关系?否则他又怎能学会东田武士的忍术秘狡?

    秋灵索缓缓道;这些秘密,都有待你去发掘了,我所知道的秘密,已全都告诉了你你你可以走了。

    楚留香目光直视她,忽然道在下还想请求夫人一件事?

    秋灵索道还有什麽事楚留香道:不知夫人可否掀开面纱,让在下能一睹夫人之风采?

    砍灵素沉默了许久,悠悠道:你真要瞧瞧我麽楚留香道:在下有此愿望,已非一日。

    她目光似已自黑纱中穿透出来,凝注楚留香,一字宇接道所以我想,天枫十四郎临死前旺咐任慈助事,就是南宫灵,任慈自觉对不起天枫十四郎,所以对南宫灵也份外容忍。

    楚留香耸然道:你的意思莫非是说,南宫灵便是那天枫十四口口的遗孤麽?

    秋灵索道:正是如此。

    楚留香想了想,击掌道:不错任老帮主始终币肯说出那件事,为了正是生怕南官灵知道自己身世的秘密後,会生出偏激之心。

    秋灵素凄然道他总算也能了解任慈的苦心,他那时简直已将南宫灵视如自己的儿子,自然不愿南宫灵知道他便是杀死自己亲生父亲的人,他─生行事素来磊落,却还是有件不可告人的秘密,心中痛苦可想而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