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高手云集

时间:2022-07-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九卷 第七章 高手云集

小盘打了场漂亮的胜仗,心情大佳,邀了一批心腹大臣共进午膳,除桓奇提早离开咸阳未能参与外,连正兴高采列在殿外苦候项少龙去武士行馆闹事的滕荆两人都邀来了。
  尚有王齿、王陵、昌平君兄弟、李斯当然是座上客。
  午宴在后宫的内廷举行,没有了朱姬,小盘要怎样就怎样,痛快之极。
  宫娥奉上酒馔后,立被赶了出去,好让众人可畅所欲言。
  小盘和各人衷心赞赏了李斯后,轮到项少龙把昨夜发生的事情原本本详细道出。
  听到吕不韦玩的把戏时,王齿勃然大怒道:“这么说以前鹿公和徐先指责吕贼毒害先王之事,非是无的放矢了。现在竟敢故技重施,不若我们先发制人,把吕贼和奸党杀个半个不剩,请储君赐准。“
  小盘叹了一口气,道:“若可以如此容易,寡人早把他召人宫内,令人把他杀掉。只是现在吕党势大,又有杜璧、蒲鹄等人虎视眈眈,乱事若起,杜璧等勾结外人作乱,首先东三郡就难以保存。最忌的尚有蒙骜,一天不削去他军权,吾等仍未可轻举妄动。“
  王陵这稳重派也道:“现今之计,最佳莫如待黑龙出世,再捧缪毒以制吕不韦,双管齐下,才是妙策。“
  说到一半,只见李斯等朝他猛打眼色,才醒觉过来,立即脸如死灰。
  王齿果然愕然道:“什么黑龙出世!“
  小盘曾有严令,禁止任何人透露黑龙之事,现在王陵发觉说漏了口,自是吓得脸无人色。
  小盘笑道:“陵卿不用介怀,但只此一趟。“
  王陵松了一口气,离席跪叩谢罪。
  项少龙见小盘威势日增,既惊又喜,自己都弄不清楚那感受。
  小盘亲向王齿解释了这事后,王齿大喜向项少龙赞道:“只有少龙才有这种妙想天开又确切可行的妙计,以缪毒牵制吕不韦更是妙不可言。刚才已有实例。异日任缪毒声势如何增大,阉狗始终是阉狗,不能像吕不韦般收买人心,就算他三头六臂,也绝飞不出老将的指缝。“
  王齿乃蒙骜外掌握最大实力的大将,自不会把缪毒放在眼内。
  吕不韦的厉害皆因在文武两方都生了根,若在尚未部署妥当时动摇了他,必出乱子。而缪毒说到底只是朱姬的男宠,除去他并不会带来什么后果,充其量只是一场动乱吧了;尤其现在小盘安插了茅焦到他身旁,还怕他乱得出什么样儿来。
  昌平君冷哼道:“反而邱日升是个祸根,少龙你横竖下午有闲,虽答应缪毒不杀他,但挫挫他的威风亦是快事。“
  项少龙到现在仍弄不清楚武士行馆的意义,顺口问了起来。
  王陵道:“行馆之风,实是由阳泉君自楚国引入我咸阳来的,主要是训练剑手,以供公卿大臣雇用,乃武士晋身官途的捷径,故颇为兴旺。亦有公卿大臣把子女送往行馆受训。少龙对上邱日升时,切勿掉以轻心,因行馆常要应付各地来的剑手挑战,邱日升能稳坐馆主之位,确有真材实学。“
  小盘笑道:“他难道比管中邪更高明吗?“
  众人一想也是,举杯痛饮。众人话题转往三大名姬上,谈谈笑笑,到午膳完毕,项少龙酒饱食足,那还有兴趣去找邱日升动手动脚而又不能杀他,遂回官署去了。
  酒意上涌时,项少龙就在官署睡了个午觉,醒来时,荆善来报,内史府有人找他。
  项少龙出厅一看,原来是缪肆。滕翼正在有好气没好气的听他说话,见顶少龙来到,忙借机遁走了。
  缪肆见到项少龙,一面谄媚道:“小弟今趟是奉兄长之命而来,专程约大将军到内史府出席晚宴。“
  项少龙暗中叫娘,难道今晚又要面对缪毒捱他妈的一个晚上。连忙在动脑筋找借口推辞。
  缪肆俯近了点,故作神秘道:“今晚兄长约了三绝女石素芳来喝酒,自然不可漏了大将军的一份哪。“
  项少龙脑际立时“嗡“的一声,乱成一团,说再不动心,就是骗人了。
  像石素芳和“柔骨美人“兰宫嫒那类罕有的绝色,纵是敌对的立场,但若能有机会接触,包括他项少能在内,实没有多少个男人能拒绝。
  缪毒当然不会那么大方,肯制造他项少能与石素芳亲近的机会,其中定有例如石素芳指定须他出席,才肯答应这次邀约等一类的条件,想到这里,不由大感自豪。
  唯一的问题,是昨晚才到醉风楼胡混了一晚,今夜又去见石素芳,娇妻们会怎样看自己呢?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令兄好意,恕我无福消受了。因今晚我要在家中陪伴妻儿,请告诉令兄,我项少龙觉得他很够朋友就是。“
  缪肆脸色微变,显得非常失望,显见顶少龙所猜的虽不中亦不远矣。
  缪肆落足嘴头仍不得要领后,无奈走了。
  项少龙心里忽地强烈的思念着家中的娇妻爱儿,忙返家去了。
  回到乌府,纪嫣然差不多同一时间回来,原来是到了渭水操演后天便要“献世“的黑龙。
  田氏姊妹欣然侍候他两人沐浴更衣,其中旖旎妙境,难以尽述。
  与娇妻爱儿在后园里享受黄昏前和煦的阳光时,项少龙早把石素芳一事抛诸九霄云外。
  不知是否年岁长了,又或经历过太多生离死别的打击,他现在非常恋栈那暖得人心都要融化了的家庭之乐。
  与纪嫣然、赵致和乌廷芳三位娇妻闲话家常,看着田贞、田凤两女与刚学晓走路的项宝儿在草地上嬉玩,那种乐趣实非任何东西所能替代。
  乌廷芳可能由铁卫处得来消息,知到早朝中,曾有争吵之事,问了起来。
  项少龙怎会隐瞒她们,把早上发生的事一并说了出来,还告诉她们今晚推掉了可与石素芳共膳的机会。
  乌廷芳奇道:“项郎不怕开罪了缪毒和那位没有任何男人不想亲近的美人儿吗?只看柔骨女兰宫嫒的姿色,可想见石素芳的才艺了。“
  项少龙此时与三女坐在亭内,田氏姊妹和项宝儿的笑声,不时由亭外的草地上飘送耳内,心中充盈着幸福的感觉,衷心诚意地道:“只要有三位贤妻任何一位相伴,我项少龙已心满意足,何况现在竟得老天爷开恩,教我区区凡夫得拥三位来自天上仙界的仙子,我项少龙还怎敢另有妄求呢?“
  三女娇躯同时轻颤,美目缠来,亮出炽热情火。
  赵致心迷神醉道:“得夫如此,妾复何求,与项郎在一起,每天都像刚开始相恋那样子,啊!致致开心得不知怎么说了。“
  纪嫣然叹道:“可惜清姊到了蜀郡去,否则这一刻就更完美无缺了,真希望夫君大人永远不用出征,离别的滋味真不好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