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虎争锋

时间:2022-06-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八卷 第十一章 龙虎争锋

吕不韦正踌躇满志,准备宣判项少龙的死期般颁告两人的决战时,吕娘蓉突地站了起来,斩钉截铁道:“不用比武了,女儿决定嫁给中邪,只好辜负项大人的美意。“
  此语一出,吕不韦的笑容立即凝固,呆在当场。
  管中邪则雄躯一震,眼中厉芒闪闪。朝正愕然向吕娘蓉瞧来的项少龙望去。谁都知道这一向沉稳冷狠的人失了方寸。
  其他人更无不脸脸相觑。
  如此一来,这场万众期待的一战,岂非就此告吹。
  杜璧、缪毒等更难掩失望之色,因为无论两人中不理谁人饮恨收场,对他们均是有利无害。
  而嬴盈、昌平君、王齿等却是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
  秦国一向严禁将士私斗,项少龙和管中邪同为军方将领,苦无借口下,纵是恨不得项少龙杀死管中邪的小盘,亦不能自坏规矩,硬要他们斗上一场,否则法何以立?宴堂肃默无声。
  吕娘蓉坐了回去,低垂螓首。酥胸高低起伏,处于极激动的情绪里。
  项少龙凝神瞧了吕娘蓉好一会后。不知该好气还是好笑。暗忖刚才因开罪了她,所以她才故意在众人面前扫他的面子,砝码则是她的终生大事。
  但说到底,吕娘蓉便像羸盈般,还是较倾向管中邪。
  吕不韦气得脸都红了,狠狠盯了吕娘蓉几眼后,眼珠一转,呵呵一笑坐了下来,同右边的小盘笑道:“小孩子总是拿不定主意,不过本仲父曾有言在先,此事理该由老夫作主,否则岂非失信于天下,诸君意下如何呢?“吕娘蓉娇妪猛颤,抬起头来,正要说话,管中邪在下面握紧了她的手,凑近用声耳语道:“娘蓉切勿再令仲父难堪了。“
  吕娘蓉呆了一呆,偷瞥了项少龙一眼,又垂下俏脸。
  小盘好整以暇道:“仲父言之成理,何况比武挑婿,我大秦自古已有此风尚,故假若仲父认为这场比武不宜取消,太后又没有意见,寡人自然全力支持。“
  众人的日光全转移到朱姬处,候她出言,气氛紧张得像引满了的强弓。
  这握有实权的大秦太后一对美眸射出复杂难明的情绪,先深深瞥了缪毒一眼,再朝项少龙望去,忽然俏脸血色尽退,微颤下娇喝道:“项管两位卿家的比武,就如仲父所说,如期举行好了。“
  采声震天而起,整个华堂沸腾起来。
  项少龙的心却像给利刃狠狠割了一下,知道在缪毒和他之间,朱姬已选择毫无保留地投向缪毒。
  现在凡是深悉管中邪实力的人,均认定了他项少龙必败无疑,朱姬的支持比武,正代表她希望自己给管中邪杀死,好一了百了。
  自己和朱姬的开系发展到此等地步,只有叹一句“造化弄人“有何话可说?吕不韦雄壮嘹亮的笑声再次响起,大喝道:“少龙中邪之战,立即开始!“这宣布又惹来另一阵高xdx潮的采声。
  鼓声喧天而起,更添炽烈的情绪。
  管中邪低声安慰了吕娘蓉两句后,长身而起,全场立即静了下去。
  这声名直迫项少龙的超级剑手只是随便一站,便有种睥睨当世的气概,教人心生敬畏。
  管中邪步出席外,含笑接受众人的注视和喝彩,当到了大堂中心空地处,从容立定。向主家三席敬礼道:“能得太后、储君和仲父恩准与项大人此武较技,实中邪生平快事,微臣死而无撼。“
  众人听他说得豪气,又隐含分出生死始肯罢休之意。情绪再高涨起来,拍得手掌都烂了,,呐喊得声音也嘶哑了。
  项少龙的脸色却颇为难看,当然不是为了比武一事,而是对朱姬的转变感到无比痛心。
  众人却以为他是怯战,大感奇怪。
  项少龙深吸了一口气后,压下了汹涌的情绪,站了起来。
  就在此刻,他知道自己已被朱姬的绝情深深伤害了。
  项少龙生性重情重义,为了朋友,能置自身的安危荣辱于不顾,所以才能赢得像李园、龙阳君、韩闯、图先等人的过命交情。
  他对朱姬更是情深义重,岂知最终却换来这等对待,那能不心生怨怅。
  在万众注目中,他来到管中邪旁丈许处立定,施礼后目光落在朱姬脸上。
  两人目光一触,朱姬立即垂下头去。
  项少龙化悲痛为力量,哈哈一笑道:“拿刀来!“众人闻“刀“而愕然时,中邪虎躯一震,眼中厉芒爆闪,往他望去。
  荆善走了出来,跪地捧上仍插在鞘内的百战宝刀。
  项少龙接过百战刀。交往左手持着。
  讶异之声四起,人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这式样奇怪的兵器上去。
  连小盘都禁不住大奇道:“项卿家手上兵器,究竟是什么东西?“项少龙手握宝刀。立有神彩焕然的感觉,因朱姬而来的渗淡情绪一空,万丈豪倩由心内涌起,朗声答道:“此乃微臣亲自设计的兵器,刀名曰“百战“,取的是孙子兵法中“百战不殆“之意。“
  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恨不得他立即把百战刀拔出鞘来一看来。
  偏是项少龙毫无此意。
  吕不韦惊异不定道:“少龙不是说过要以飞龙枪应战吗?为何却出尔反尔?“
  昌平君哈哈笑道:“仲父此言差矣,兵家之道,正在于诡变无常,教人揣摩不定,少龙明是枪、暗用刀,深合兵家之旨,为何仲父反有出尔反尔之责?“
  昌平君这几句毫不客气的反驳一出,众人都泛起非常特别的感觉。
  昌平君虽当上了左相,但由于德望未足,故一直受人轻窥,而他本身亦如履薄冰,战战兢兢。颇为低姿态。但现在他侃侃而言,主动为项少龙辩护,可知他已逐惭建立当左相的信心和地位,敢与吕不韦争一日之短长了。
  对昌平君,小盘自是全力支持,微笑道:“左相国之言有理,项卿家能设计出这种史无先例的奇异兵器,更使人急不及待,好一睹百战宝刀的威力,若仲父再无说话,寡人就宣布比武开始了。“
  吕不韦压下心中怒火,暗忖待收拾了项少龙后,才来慢慢整治你昌平君,肃容道:“请储君宣布!“小盘目光落在项少龙握放左手仍深藏鞘内的百战宝刀,欣然道:“比武开始!“鼓声再次响起。
  把各人的心弦全拉紧了。
  支持项少龙而又不知百战刀威力的人,一颗心都提到了喉咙顶。
  一来他们对这新鲜出炉的怪异兵器毫无信心,二来更由于项少龙向以剑法称雄,忽然换了柄从未上场的新颖兵器,火候和技法方面均会有问题,实是不智之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