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以德服怨

时间:2022-06-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八卷 第十章 以德服怨

在缪党之中,以邱日升为首渭南武士行馆中人,实与缪毒门下其他客卿有显而易见的分别。
  因为他们并不须倚赖缪毒而存在,而是秦国本土的一股势力。
  邱日升等现在须要依附缪毒,皆因开罪了吕不韦,故一旦阳泉君失势,他们只好偃旗息鼓,躲了起来。可是本身仍是一股不可轻侮的势力。与秦国军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利害关系下,他们借助缪毒的荫庇重开道场,而缪毒亦因他们而实力倍增。
  但这只是一种利益的结合,不存在谁是主子的问题。
  故现在国兴出场欲藉比武重新树立行馆的威望,虽是早有预谋,却连缪毒在这刻之前仍给蒙在鼓里。
  项少龙只凭缪毒和邱日升截然不同的两个表情,立时推斯出所有这些事。听得国兴摆明要挑战某人,吕不韦还以为又是针对他旗下的人,心中暗喜,打定主意,无论他说出的是何人,亦要以剑术能与管中邪并驾齐驱的上蔡第一剑手许商上阵,好大挫缪毒和邱日升的气焰。
  急不及待下,那还有闲情向朱姬或小盘请示,哈哈笑道:“国先生确是豪气干云。只不知所说高人,指的是那一位高人呢?“国与再一施礼。目光扫窥全场,最后落到荆俊脸上,冷然道:“国兴借此良机,愿请荆副统领指教。“
  此语一出,登时全场起哄。
  荆俊先是呆了一呆,接着喜上眉梢,正欲大声答应时,一个比天籁仙乐还好听的女声响起道:“不行,这场比试该是我的了!“众人循声望去,包括国兴在内,无不愕然以对。
  原来说此豪语的,竟是与琴清以色艺冠绝当代,美艳不可方物的才女纪嫣然。
  众人虽知纪嫣然武技高强,可是知道尽管知道。总是难以相信这么美丽娇柔的尤物,会是赳赳男儿的对手。
  国兴乃渭南武士行绾绾主邱日升之下最著名的人物,向负盛名,无论这娇滴滴的才女如何高明,体能气力各方面理该难以和这种顶级的剑手比较,,故大骇下全都呆了。
  荆俊自不能让嫂子冒险,欲反对时,却给旁边的滕翼制止了。
  国兴则颇感尴尬,呆望纪嫣然好半晌后,才说话困难地道:“唉,纪才女身娇肉贵,小人怎敢冒犯不敬,更没有这个胆量,嘿!“项少龙对纪嫣然要出手,并不太感意外,因为日前当这好娇妻闻知国兴言语中伤他项少龙时,曾大发雷霆,表示要教训国兴,现今有这么千载一时的良机,岂肯放过。
  他同时注意到朱姬正狠狠盯着纪嫣然,眼中射出了包括嫉忌在内的复杂神色。
  此时厅内人人默然无声,静观事情的发展。
  纪嫣然仍是那副娇佣倦懒的动人样儿,一点不像即赴战场的女武士,先向项少龙甜甜浅笑,才盈盈而起,走出席位,来到大堂中央处。
  平时众人望她,均须遮避掩掩,今趟有此机会,无不狠盯着她,饱餐秀色。
  纪嫣然先向主家席的小盘、吕不韦和朱姬致礼,忽然解下华美的外袍,随手挥送地上,露出一身山峦起伏、美不胜收的体态表露无遗的紧身白色武士服。
  全场登时响起叹为观止的叹息声。
  项少龙想起当日杜璧派人追杀他们时,曾意图活捉纪嫣然,不由乘机朝他瞧去,只见杜璧同是日不转睛,他旁边的蒲鹄更是瞳仁差点瞪得掉了下来,垂涎欲滴。登时恍然大悟。
  场内不论男女,均被纪嫣然倾国倾城的绝色震慑。
  只听她口吐仙音道:“国先生请勿小觑我们女儿家,否则若吃大亏,莫怪嫣然没有预先警告。给我拿枪来。“
  负责掌管飞龙枪的乌光,连忙解囊取枪,忙个不得了。
  国兴给纪嫣然妙目一扫,登时失魂落魄,浑身发软,叹道:“这场算小人输了吧,国兴实无法兴起与才女动剑弄枪之念。“
  纪嫣然一把接过乌光跪献的飞龙枪,先不理国兴,扬枪洒出一片枪影,再收窄枪圈,登时滚滚枪影,在娇躯四周烟花般烁动不停,好一会才变回横枪胸前的静态。
  喝彩声宛若雷震,连小盘和吕不韦都报以热烈掌声。
  国兴脸上首次露出凝重神色。
  耳闻那若目见。
  此时才知纪嫣然之能名震大梁,自有真材实学。
  邱日升等行馆之人,均脸脸相觑,自问若设身处地,亦不知该如何应付这种惊心动魄的枪法。
  蓦地一声长笑,转移了众人注意力,蒲鹄捻须笑道:“无论换了那一个人下场,此仗都必败无疑,试问谁可狠下心肠,冒犯我们的纪才女哩!“掌声再起,显示各人都赞同蒲鹄的话。
  纪嫣然微微一笑,眼尾都不扫向得意洋洋的蒲鹄,欣然道:“若是如此,便请国先生挡嫣然十枪,若嫣然无功而还,就算国先生胜了。“
  事实上在场诸人无不希望她显露一下身手,但又不希望她有任何损伤,听此解决方法,登时采声四起。
  滕翼低笑道:“国兴今趟有难了!“项少龙暗忖即使换了自己,若是只守不攻的话,恐怕三数枪便要吃不消,点头同意。
  国兴尚未有机会回答,小盘冷然道:“国先生搦战在先,现在有人应战,自不许临阵退缩。为免国先生故意落败,若先生挡不了这十枪,国先生将永不被寡人录用。国先生好自为之了。“
  邱日升等无不闻言色变。
  要知加入武士行馆的人,最终目标都是借此阶梯,晋身军队仕官级的职位,假若国兴永不被录用,那他的前途就要立即完蛋。
  各人此时均知小盘对国兴公然向项少龙方面的人挑战一事,动了真怒,同时也感受到这未来秦始皇不可一世的霸气。
  缪毒和朱姬隔远交换了个眼神,互相看出了对方的惊骇和怒火。
  因着缪毒的关系,朱姬和小盘的分歧愈来愈大。
  不过今次缪毒完全是无妄之灾,站在他的立场,现下最大的敌人乃吕不韦而非项少龙。说他不恼邱日升等,就是骗人的。
  这些资料和分析全给冷眼旁观的项少龙一一收进脑袋里,好寻找可瓦解武士行馆和缪毒的伙伴关系的计策。国兴施礼后,“锵!“的一声拔出佩剑,同纪嫣然敬礼道:“嫣然小姐请赐教。“
  纪嫣然淡淡道:“嫣然这十枪只攻先生手中之剑,保证不会伤及先生身体,先生可抛开所有顾虑,全力防守。“
  在场之人,包括国兴在内,均听得先是怔在当场,旋又心中折服,感受到这美丽才女高尚的情操。
  只要是有眼睛的人,就可看出纪嫣然的枪法已晋出神入化的境界。而长枪本就是远距离的攻击武器,如果以剑对枪,任由长枪把利于强攻的特性发挥殆尽,想不落败只是天方夜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