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十亩之间

时间:2022-06-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马婷 点击:

  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

  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与子逝兮。

  —— 《诗经·魏风》

十亩之间

  我有美梦,十亩之间,我心向往之。读诗书的好处便是,你总能从那点滴汇成的文字,那言语描绘的意境中,静下心来,停下手中正在做的事,抬起头或是闭上眼,一幅山水田园图于是在脑中荡开来。你不禁将双手相握置于胸前,嘴角上扬,耳畔似乎又响起了杨青先生的《半山听雨》,而你,仿佛已置身于那诗中描绘的悠然世界。

  苏子词曰“几时归去,做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五柳先生向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沈复与芸娘则饮茶对诗于沧浪亭,夏日赏菊喝酒于老妇人家门前;嵇康更是隐于山林,手持琴弦……他们都向往或者本就过着恬淡悠然的诗意生活。而我,却只能在都市,手捧诗书,于文字间,品读,或是想象他们的生活,终于,我也心生出向往。

  向往十亩良田,如此,便可以植花花草草,赏瓜果万千,藤蔓下看书,林木间弹琴,春日伴花香鸟鸣而眠,夏日以采摘瓜果为乐,秋日捡拾落叶,冬日抱炉饮酒……乍一看,十亩良田便是人间好梦,却忘了我也生在农家,自幼于田间长大,虽无十亩桑,却有五亩果,要说起来,那果园,也曾给过无限乐趣。

  幼时春日,苹果开花之际,母亲总要约上三五妇人,于果园间摘多余的花,花儿繁茂,本是好事,但结果太多,树枝的养分不够分配,那果子便无法长大,所以,母亲与村里的妇人们相约着互相帮忙,今日于我家的果园摘花,明日于你家的果园忙碌,期间总是闲话些家长里短,我则跟随她们,在果园里玩耍,一时捉几只蚂蚁,一时于路边摘几朵野花,那时不懂何为精神之乐,何为田园生活,言行举止,满是童趣而已,像极了沈复在《浮生六记》之《闲情记趣》中所说“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

  沈复的物外之趣来自于以夏蚊为鹤,以丛草为林,以虫蚁为兽,所以他将此段记载名为《童趣》,这与他成婚后,携假扮男装的芸娘去街市赏灯,泛舟湖上饮酒唱诗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我虽是春日伴母亲摘花,夏日见她疏果,秋日果子成熟时,每每帮忙采摘,这果园看似陪伴多年,承载了我众多乐趣,我在这五亩田间,萌发了最初的梦想,但到底,都是些小孩子的乐趣。从咿呀学语到学有所成,从成家立业,到如今,我的孩子也偶尔踏足这片果园,这里又成了他的乐园,他的童趣所在。

  说起来,自幼生在城市的他,倒少了些许这样亲近自然的乐趣,第一次去果园,他该是从未见过如此多的可以任意玩耍的土,如此多可以任意品尝的苹果,看得出来,他喜爱土地,

  亲近土地,那不断传出的咯咯的笑声便是证据。如此,这难得的亲近自然的机会,我必不会阻拦,哪怕脏了衣裤,他终是有了与大地亲密接触的乐趣,有了十亩之间的回忆。可是,我们终究要离去,继续困守在城市,继续对着诗书感慨,即使有着那样在田间疯跑的童年,却还是向往诗书中的描绘。

  突然有一天,当我去到一位画家朋友的老宅,看到他将那田畔边的屋子,装扮的鸟语花香。南方的林木与北方的花草在他的院子相遇,白鹅与鸽子在他的院子里跳舞,转身上了二楼,却是另外一幅景象,要说古色古香,却又不乏现代气息,墙壁上的画作,博古架上的花瓶古物自不必说,书画岸临窗而置,茶室飘来阵阵余香,休息室的乒乓球案给这屋子又平添了些烟火气息。这样一座院落,实在是雅致,于是更加地心生出向往来,向往于这田畔边生活,向往住在这样的屋内,却想,这样的屋子,哪怕一直呆着,作画、抚琴、看书、浇花,偶尔去院子里晒晒太阳,逗逗大鹅,出去田间走一走,便是极好。

  那心中的十亩良田之梦便又涌上心来,假使我有十亩良田,假使这十亩之间,尽是鸟语花香,正如年少初读《诗经》时,以为那十亩即是良田,那良田便可种植桑榆,诚然便是人间好梦了。如今,于向往中捧书再读,却突然顿悟,谁说这十亩之间的悠然之梦,一定得要时刻生活在田间,或许,它只是心间的距离呢。

  近几年虽是身在城市,我的内心,难道不是无时无刻在这十亩之间吗?是的,我的内心,一直有瓜果飘香,有小溪潺潺,有格桑遍地,有鸟儿欢笑……我的内心,原来一直住着十亩良田。如此,我在书屋读书,书屋便成了我的十亩良田;我在工作室弹琴,工作室便成了我的十亩良田;我在咖啡馆写作,咖啡馆便成了我的十亩良田……我终于明白,原我内心时刻住着十亩良田,我在这十亩良田之中,采摘诗意,收获恬淡,这十亩之间,尽是采桑女的欢笑,尽是苏子的闲人之乐。脑中突然想起一闲人儿,闲人有职业,确切地说,是个摄影师,但我看他在市内置一小院儿,小院儿有名,长安城的贤士还颇为熟悉。他便日日在这小院,晒晒太阳,洗洗照片,看看书,喝喝茶,只是这院内总是高朋满座,他于是时而烤肉,时而煎菜,把这闹市过成了田园的样子,谁能说他这院落不是十亩良田呢,他在这十亩之间不是趣味横生呢?

  还有一友人,喜爱烹煮和养花,于是将这两样喜好合二为一,开了家花园餐厅,一座小洋楼置于滨河之畔,欧式简约风格的装修尽显浪漫,屋外几百种花卉向阳而生,门前的溪水景观、吊篮、秋千交相辉映……他则日日浇花施肥,品尝美酒佳肴,这餐厅,俨然他的十亩良田。这十亩之间,尽是他对生活的热爱。

  身处闹市,寻得一安放灵魂之地,能在其内读书饮茶,想来,屋子再小,便是心中的十亩良田,好在这道理懂得的不是太迟。如今,手持《诗经》再读到此篇《十亩之间》,那悠闲采桑的姑娘们说说笑笑的样貌便浮现在脑中,不禁望着窗外,想象着那样的情景。转身,屋内种植的花朵开得正艳,香炉里的香,在古琴边淡淡地燃着,茶碗内新泡的茶有阵阵香气飘来,手中的书上,正落下点滴太阳映射的光芒,一切是那么静美,哦,我向往的十亩之间的悠然生活,就在身边。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