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迎风一刀

时间:2022-06-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楚留香传奇全集(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迎风一刀

    斩突听流水声远远传来,前面又有道断拱,崖下游流泰涌,飞珠溅玉,南边宽隔十余丈,只有条万粱相连。

    那宽不过两尺购石梁上山配☆竞盘膝端坐个人山风振衣,他随时都像是要跌下去,跌下去,就必定粉身碑骨,但他却闭眼睛,橡是已睡了。

    楚留香走到近前,才瞧清这人,面色蜡黄,浓眉座鼻,虽然闭眼睛,己令人觉得一种锋利的杀气。

    他盘膝而坐,衣抉下露出双赤足,却将一双高齿乌木的木展,放在面前,木展上竟又放柄样式奇特的乌鞘长翅。

    山风吹得他衣挟猎猎飞舞,那件乌丝宽袍上,竞以金丝织成了八个龙飞风舞的狂草大宇。

    必杀之剑,当者无数。

    空山寂寂,凄迷的晨雾中,壁立之断崖上,竟坐这麽样个人,竞使这空灵的山谷,却像是突然充满了诡异奇秘之感。楚留香倒吸了口凉气,望南宫灵,悄声道这是谁?

    南宫灵插了摇头,楚留香道:任夫人居处,莫非就在对崖?

    南宫灵点了点头。

    楚留香走过去,抱拳笑了笑道:朋友借个路好麽?

    那人闭目端坐,动也不动,似是根本未听见他的话楚图香大声道:朋友可否借路让在下等走域去?

    语声高亢,四山回应不绝。

    击龙炸品提那人却还是不盲不动。

    楚留香苦笑瞧了瞧南宫灵,道:这位朋友只差嘴里未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劳从此路过,留卜买路财了。

    他语声放怠说得很响,正似要将那人激上激。

    那人眼睛勤阴研─线,瞧了楚留香服,烫留香脸上竟有如被刀锋划过,心里竞又不觉僚。

    只听那人缓缓道:世界之大何处不可去,两位何苦定要走这他语声说得极慢,将每个宇都说得清清楚楚,但听起来却是说不出的生硬刺耳,有如刀锋摩擦,锄折竹竿楚留香心念一动,脱口问道阁下大名?

    那人道:天枫十四朗。

    楚留香道阁下难道不是中土人士?

    天扭十四郎道某家来自窥藏州,伊贺谷。楚留香骇然失色,道:阁下莫非竟是伊贺之忍侠?

    天枫十四朗闭起眼睛,不再说话。

    楚留香想起那天晚上,图秘雾迷了自已眼睛,跳入湖中消失的神秘怪人,心底不由得一寒:莫非那人就是他。

    这时南富灵已躬身道:伊贺忍侠,神龙无敌,叁十余年前,曾在闽沥一带偶现快踪的,莫非便是前辈麽?

    天枫十四郎道正是。

    南富死道融擎二度重来,令我等末学後进又能一睹伊贺秘狡,晚辈实是不胜之喜,却不知前辈跨海重来,已有多久了?

    这句话也正是楚留香想闺的,他不禁份外留意。

    只听力田十四朗缀田留十日前弃舟登岸,五日前已至这里。

    楚留香忍不住道:奇怪,在下怎地好像在大明沏醉见过前辈天枫十四朗冷降道铱必是瞎了眼。

    楚圈香还想说话,南宫灵却以眼色阻位了他,笑道:晚辈本想多聘前辈教益,短奈身有急事但望前辈能借路一行,晚辈等回途时必定再来请教。

    天枫十四郎双目突又睁开,厉声道你们定要走这条路?可是要去寻那秋云索?楚留香心头又是跳,这伊贺忍者竟也细道秋云素这名字只见南富灵皱了皱眉道秋云素?前辈说的莫非是伍夫人天枫扩四郎道哼南宫灵通前辈也认得她?

    天枫十四郎突然仰天狂笑了起来,凄厉的笑声,展得远处的松针都筋级落下,青山也失却了额色。

    楚留香、南富灵面面相腕,也不知他笑什麽?只听天枫十四郎狂奖道你问我认不认得她?我为她甘受任慈之辱,含恨重归东藏发誓任慈有生之日,决不再来中士─我为飞她的幸福,甘受任慈一辈,面不还手,我为她至今不娶而此刻,你却问我认不认得她。

    楚留香听得呆往了,他实末想到这伊贺忍者与任慈夫妇之问,还有这样段情恨纠缠的往事,更未想到这看来比冰还玲的怪人,竞有如此痴情其情之痴,竞不在札木台等人之下;除了札本合、西门干、左又像、灵鸳子之外,这已是第五个人,这五人同样为情额例,甘愿终生受相思之苦,唯一不同的是,札木合等四人已死,面这人却活。

    狂笑之声终于停止,天枫十四郎厉声道如今任慈已死,秋云素终于已完全属於我除了我之外,督天之下谁也休想再见她。

    南宫灵道但任夫人。天枫十四朗瞩道战也不用再见纫人,你们走吧!

    南宫灵皱眉,沉吟道:在下身为弓帮弟子,中该彰置伍夫人的意见,只是这位楚兄─……

    他顿住语声,转股去瞧菠留香。

    疆国香道:她是否真的不愿再见别人,我得听独自己亲口说出才能相信。

    南宫灵悄声道有他守在石梁上,你我怎过得去?

    这石梁下临深渊,两崖宽达十余文,任何人难以飞渡,若想从天枫十四朗头上掠过,成功的机会更不过只有千百分之。

    楚留香目光四转,却微微笑道无论如何,我好歹也得试试。

    话犹未了只听呛的声,一道闪光,自天枫十四郎宽大的袍袖巾飞出,套任山康旁栋碗曰粗细的树上。骤眼望去似乎是个银光闪闪的飞环控留香还想踞仔细些又听得喀映声,一株树已折为两截,银环又呼啸飞回天枫十四郎袖中,不见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