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吉彩露丁

时间:2022-06-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杨志军 点击:
伏藏(全文在线阅读)  >   上部 第十一章 吉彩露丁

    能仁殿在措钦大殿的最高一层,居高临下,一眼就能看到右后侧有一座森然高磊的建筑。

    香波王子回头看了看释迦牟尼的说法手印和端严的面孔说:“这就对了,即便我们听不到喇嘛合唱仓央嘉措情歌,也能明白右旋法螺为什么指引我们来到了能仁殿的释迦牟尼身旁。你看佛祖的手印和眼睛正对着哪里,正对着合唱情歌的地方,那就是严密封闭的密宗道场阿巴札仓,是仓央嘉措在哲蚌寺的唯一驻锡地。”

    梅萨说:“为什么正对着阿巴札仓,它重要吗?”

    “既然阿巴札仓已经成为‘授记指南’的一部分,对发掘‘七度母之门’的伏藏来说,它恐怕是哲蚌寺最重要的。哲蚌寺有罗赛林、郭芒、德阳和阿巴四大札仓,阿巴札仓是唯一的密宗道场,具有全西藏最深最秘最灵最纯的教法,自然也是最有威望和地位的。仓央嘉措来过后,这里就有了合唱情歌的传承。”

    说着,香波王子带着梅萨朝外走去,突然又拐回来,走到那个不理解喇嘛唱歌的游客面前说:“喇嘛们合唱的不是基督教一样的圣歌,是情歌,不不,也不是情歌,是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法音。知道吗,仓央嘉措的法音,也可以叫道歌,所有的仓央嘉措情歌,都是道歌。”

    那游客愣愣地点点头:“你是干嘛的?”

    香波王子说:“拜佛的。”

    二十分钟后,香波王子和梅萨来到了阿巴札仓的外面。

    一些曲扭的石阶绳索一样把阿巴札仓捆绑在一个台地中央。朴素的白墙红檐上,镶嵌着神秘的黑窗紫棂,仿佛一排排眼睛,盯着你也看透了你,而你却丝毫看不清它们的内容。墙与墙之间有一些“一线天”的通道,让你在仰望时会感到那是一个与天衔接的机密悬梯。建筑是拥挤的,布局是陡峭的,风格是一致的。梅萨想不通,地域辽阔的藏地,为什么要把房子积木一样摞起来。

    香波王子说:“这叫金字塔心理,希望离天离神更近。”

    密宗秘地的阿巴札仓挂着“谢绝参观”的牌子,他们进不去,也不见一个喇嘛出来,连打通关节的机会也没有。合唱已经消失了,仿佛情人不诚实的引诱,等你兴致勃勃跑来会面时,留给你的却是空白和寂寞。他们在墙外走来走去。

    香波王子说:“调查仓央嘉措的时候,我来过这里。那时候有开放日的,现在连开放日都取消了。札仓里供奉着格鲁派密部五大本尊之一的九面三十四臂十六足的阎魔德迦——大威德怖畏金刚、大日如来降服妖魔时所化现的玛哈噶拉大黑天、阎魔敌、增禄天母等。最重要的是一尊大力忿怒罗刹像,当年塑造忿怒罗刹时,对每一撮香泥,宗喀巴和弟子们都要念诵十万遍大密宗根本咒:‘妈、妈、格、灵、杀、面、达。’十万遍六道金刚咒:‘啊、啊、萨、杀、妈、哈。’以至于感动了罗刹神的真身,在塑造完忿怒罗刹的下半身后,它的上半身自然长了出来。”

    梅萨说:“可我们现在需要亲眼看到这些神像。”

    香波王子上下左右看了看:“翻不进去,只能走门了。”他走过去,重重地打门,喊着:“施主来了,远方的施主来了。”没有人理睬。他掏出一张佰圆钞票,从门缝里塞进去,又喊道,“亲爱的喇嘛、我的上师,我已经听到了合唱,我是仓央嘉措的朝觐者,放我进去,求求你们放我进去。”

    门吱扭一声开了,伸出一个光溜溜的喇嘛头:“你没看见‘谢绝参观’吗?我们都在冥想,这里需要安静,你有完没完?”说着,把那张佰圆钞票扔出来,砰地关上了门。

    香波王子说:“怪了,怎么还有拒绝施舍的喇嘛?”

    依然在墙外走来走去。突然香波王子愣住了,瞪着白墙上的黑色墙饰说:“你看这是什么,像不像藏文?”

    梅萨定睛看了看:“是啊,是藏文,好像是雪山。”

    接着他们就断定那的确是“雪山”的藏文,因为他们在另一面墙上更加清晰地看到了表示“温泉”的藏文。

    香波王子几乎跳起来:“原来阿巴札仓就是‘雪山’和‘温泉’,这说明塔尔寺‘授记指南’里‘九十八把铜壶的信念’所表达的九十八座雪山和九十八座香巴拉温泉不过是个比喻,七位度母带给人间的欢乐之源——香巴拉温泉应该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寺院,确切地说是一座座密宗道场。”

    梅萨说:“如果是这样,‘九十八把铜壶的信念’就代表了九十八座密宗道场,难道我们要找遍拉萨乃至全西藏所有的密宗道场?‘七度母之门’离我们似乎越来越远了。”

    香波王子说:“不,越来越近了。塔尔寺‘授记指南’让我们来到了哲蚌寺,而哲蚌寺唯一的密宗道场阿巴札仓明确告诉我们,它就是九十八座雪山和九十八座香巴拉温泉之一,我们必须进到它里头去,它也许就是我们现在唯一的目标。”

    他们徘徊着,直到一个年轻女子背着奶桶,提着铜壶,弯腰弓背地从密法经堂的大门里出来。

    香波王子凑过去问:“我们是远道来的香客,想进去磕头,什么时候方便?”

    年轻女子捏起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飞快地搓了几下。

    梅萨问:“什么意思?”

    香波王子说:“要钱呢。”掏出拾圆钱给了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说:“阿巴札仓不可能让你们进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可能,别说香客,连其他札仓的喇嘛都不能进。”

    梅萨说:“你收了钱,就告诉我们这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