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虎云龙

时间:2022-06-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八卷 第六章 风虎云龙

醉风楼今晚份外热闹,大门外车马络绎不绝,人们要排着队进去。
  项少龙和小盘研究过后,决定只带十八铁卫和另十八名御前高手入内,免得人们只看阵势,便知有异平常。
  好不容易进入高墙内这未来奏始皇见到诺大的主楼和别院里无不灯火珲煌,一片盛世之象,登时心花怒放,与众人指指点点,好不高兴。
  刚巧一座别院处正有姑娘和客人在放烟花取乐,弄得满天斑斓彩花,色光迷人,更添炽烈的气氛。
  楼主伍孚正在大堂入门处迎宾,见来的竟是昌平君和项少龙等人,虽是分身不暇,仍抽身迎上,一揖到地道:“大人不记小人过,小人有时虽是口不对心,只因身不由己,请左相、项大人和诸位达官贵人,原谅则个。“
  项少龙等心中叫苦,伍孚这么来个“坦诚相对“,他们难道还要和他计较吗?
  此时十多名姿色可人的俏婢拥了上来,笑语盈盈中,为众人脱去御寒的外衣,又奉上热巾拭脸抹手,服侍周到。
  趁此空档,伍孚谦卑地逐一招呼拜见。
  此人显是对朝廷人事了如指掌,听到李斯、桓奇之名即肃然起敬,说了番得体的场面话。
  项少龙介绍小盘时这家伙听到“秦始“之名,显是一头雾水,摸不着脑袋。不过见他既能和昌平君和项少龙等权贵一起来寻欢作乐,众人又对他态度恭敬,兼之这突然冒出来的人样貌虽老嫩难分,但方面大耳,虽不英俊,却自具一股威慑众生的气度,且双目瞪来,自己便涌起下拜的冲动,那敢怠慢,忙恭敬道:“秦大官人一表人材,世所罕见,必非池中之物,请多多关照小人。“
  这几下马屁拍得恰到好处,小盘本对他只有恶意而无好感,闻言立即改观,哈哈一笑道:“伍楼主客气了,今晚寡……哈!今晚秦某远道而来,就是要见识一下贵楼醉风四花的色艺,楼主给我好好安排吧!“
  他们说话处乃醉风楼的迎客大堂,由于项少龙等人多势众,十八铁卫和十八名贴身保护小盘的御卫又散布开来,形成了个保护罩,登时占去了半个大厅。
  刚进来的客人,见到是项少龙、昌平君这种当权的人,大多“安守本分“,悄悄绕道而行。只有一众彪悍武士进来后,见到伍孚只顾侍候众人,停了下来,脸现不满之色。
  十八铁卫还好一点,那十八名御卫一向服侍的是秦国之主,那会把任何人放在眼内,均虎视眈眈,对这十来个武士毫不客气。
  伍孚听到小盘的要求,脸露难色,可是小盘自有种教人不得不听他那种理所当然的话的威势,忙不迭道:“这事有点困难,待小人安排一下,怎也设法让她们抽身来侍奉各位大人一会。“
  荆俊瞥了那群武士一眼,心中大乐,凑近项少龙道:““疤脸“国兴来了,还有常杰。哈!这群混蛋定是活得不耐烦了,竟在睁眉突目呢。“
  项少龙回头望去,首先认出了国兴来,当然因他额角和面额均有疤痕,而事实上他亦生得比其他人壮硕,气度沉凝,一看便知非是易与之辈。国兴虽与俊俏无缘,但却颇有男性的魅力。
  国兴等显亦认得项少龙,见到是他,均感意外,但仍毫不畏惧地与他对望。
  小盘感到气氛有异,别过头来朝他们望去,见到国兴等嚣张的态度,冷哼道:“这些是什么人物?“
  昌平君忙恭敬道:“是渭南武士行馆的教席国兴和常杰。“
  伍孚何尝见过昌平君对人说话时恭敬至此,眼中闪过惊异之色。
  小盘正要使人把他们拿下来,项少龙凑到他耳旁道:“今晚是来作乐啊!“
  小盘惊醒过来,他仍有点小孩心性,哈哈笑道:“对!对!我们进去耍玩吧!“
  尚未举步。
  把门的唱喏道:“屯留蒲大爷到!“
  项少龙、小盘等停下脚步,回头往入门处望去。
  开道的是十二名同样装束的轩昂武士,接着是个高冠博带的中年汉子,这人比常人足足高出一个头有余,及得上项少龙的高度,宽大的锦袍更衬托出他不凡的气势。
  最厉害是他那对眼睛,淡淡一扫大堂,便似成竹在胸,对一切有数于心。
  他不但没有半分商家的俗气,相貌还高古清奇,只是神情倨傲,对正在旁相迎献媚的鹑婆春花爱理不理的。
  伴着他的尚有两名衣服华美的年青武士,看来都是第一流的剑手。
  伍孚大感为难,这蒲鹄乃秦国东方举足轻重的地方名人大豪,一时间可不知逢迎招呼那一方才好,何况还有正等他等得不耐烦的国兴等人。
  项少龙乃挑通眼眉之人,笑道:“伍楼主即管去招呼贵宾,我们自行上楼便成了。“
  这番话怕只有项少龙敢说出来,换了即使贵为左相的昌平君,仍不敢准伍孚不招待储君而去侍候其他人。
  伍孚如获王恩大赦,一边打恭作揖,一边召来另一手下,引领众人上楼。
  项少龙等举步往内进走去,准备登楼时,国兴排众而出,大步追来道:“诸位大人请留步!“
  小盘双目厉芒一闪,掠过杀机,停下步时,项少龙伸手过来轻拍了他一下,示意他勿要动怒,才与众人转过身来,面向正大步走过来的国兴。
  众御卫一字排开,阻止他走得太近。
  远处则是伍孚殷勤地招呼着蒲鹄。
  国兴停了下来,施礼道:“小人谨在此祝项大人明晚旗开得胜,盛名不坠。“
  项少龙自知这只是开场白,冷冷道:“国兄究竟有何指教?“
  国兴措了拦在身前的众卫一眼,脸容上怒意一现即收,昂然道:“敝馆上下对项大人的剑术非常欣佩,若改天大人有空,请到敝馆一行,好让小人们有机会受大人指点。“
  项少龙暗忖这等若公然搦战了,只不知是否出自缪毒意思,还是渭南武士行馆馆主邱日升想把领导地位争取回来的私下行为。
  昌平君等无不冷哼连声,表示不悦。
  “疤脸“国兴却是一无所惧,眉头都不动半下,一派硬汉本色,静待项少龙的答覆。
  项少龙淡淡笑道:“贵馆一向这么关心我项少龙,我早便想登门拜候,这样吧!看看我的心情那一天比较坏一点,就来找你们见识见识吧!“
  国兴轰他说得这么不留情面,双目闪过森寒的杀气时,小盘鼓掌道:“说得好!到时项大人勿漏了我。“
  国兴愕然望向小盘,当然不知他是何方神圣,厉喝道:“阁下何人?“
  “锵!“
  十八御卫一起拔剑,却只发出一下声响,可知这些人能荣任贴身御卫,不但武技高强,还训练有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