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妙僧无花

时间:2022-06-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楚留香传奇全集(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妙僧无花

    楚留香道明天早上若是我知道在什麽地方能找你黑衣少年道明天早上,你到大明湖畔逛一圈,就会瞧见一匹黑色的马你对它说叁声带我去见黑珍珠,将它的左耳拉叁下,它就会送你去找我的,记,不多不少,只能拉叁下,不能太轻,更不能太重。

    楚留香笑道我若技了四下又拉重了呢?

    黑衣少年道:那麽它只伯就要送你去寻真的珍珠了。

    突又瞧楚留香一笑,转过身子,轻姻般掠去。

    楚留香瞧他的身影消失,哺院道;黑珍珠呀黑珍珠,别人常说黑珍珠是不样之物,但愿你这黑珍珠能带给我些运气才好,我现在实在太需要运气了楚留香仰视繁星,考虑了半晌。

    闪亮购星光,总是能令他心情平薛头脑清楚,平时他只要在甲板上躺下来,什麽困难的问题,都能解决了。

    但今夜这阀亮的星光,却似并不能帮他多大的忙,他想了半天,脑子里仍是乱得很,不荣苦笑村道:这里的星光,难道和海上助有什麽不同?

    他终于作了决定,又回到男帮的香堂。

    大厅里灯光仍是亮的,楚留香跃了下去,竟没有人从黑暗里窜出来问他:上天入地这句话了。

    楚留香传商系。,血梅飘昏楚留香得大声咳嗽了一声,道:南宫兄可在?

    大厅中立刻有人应声道请弊。

    翻倒的椅子已扶了起来,打破的窗纸已补好,地上的瓦片也扫干净了,这大厅里像是什麽事梆没有发生过似的。

    俗大的厅堂里,只有南宫灵一个人坐,桌上却放几副杯筷,桌下放几酒南宫灵竞像是早已狂等楚留香似的瞧见楚留香走进门,也毫不惊异,只是的起来抱拳笑道强见果然来讨酒债了,幸好小弟早巳备下几坛洒,否则楚兄到这现,冷始只有逃之天天。

    焚留香笑道你知道我能找得到这级?你一点儿也不奇怪?

    南宫灵大笑道:楚兄着婴讨酒债时,天下有谁能逃得掉,小弟就算巴躲到天边,焚兄寻,也是毫不猛奇的。

    楚留香也大笑道不错,我这鼻子素来有点毛病,四里有好酒,我一嗅就嗅出来了,何况是这麽多坛上好的竹时育。

    他大笑坐下来,目光十扫,又道:只可惜有酒无莱,未免美中不足,伤可知道,这对我这好吃之徒来说,简直是虐待。

    南富灵道:它案本是有的,小弟备得有几只肥鸡,只猪蹄还有些熏鱼腊。

    楚留香道:鸡鱼腊肉莫非也会隐身法不成我怎地瞧不见?

    甫宫灵笑道楚兄瞧不见,只因方有个人来,已将菜都倒在围沟里去了。

    楚留香道:这人难道与我有什麽深仇大恨不成?

    南宫灵忍任笑道:他细道小弟等的客人是楚兄,便将小弟责骂了一顿,说小弟以这样的租菜来相待楚见,未免太虐待楚香帅脑舌头楚留香苦笑道楚留香不吃鸡肉,难道只瞩西北风不成只听一人笑道:红尘劳苦,已令世人之灵性所剩无几,若再将那样的肥鸡肥肉院下去,仅存的灵性只伯也要没了。

    一个人飘飘自後堂走了出来,索衣白袜,一生不染,就连面上的微笑也有出尘之意,意是那炒僧无花。

    楚留香大笑道:原来是你,你这妙僧不沾晕腥,难道要我也学你做和尚不成,何况我就算做了和尚,也是酒肉和尚,见了大鱼大肉,立刻就要动儿心的。

    无花谈淡笑道肉食者鄙,你难道不想换换口味?

    楚留香再劝颜色,道莫非你意肯下厨房了?

    无花四通抚琴露有知音,美昧也得耍知昧者才能品尝,若非为了你这从小就培养得能分辨好坏的滋味的舌头,贫倡又何苦沾这一身烟火气。

    楚留香笑道你劳也有烟火气,那咱们岂非是从锅里镑出来的了麽?

    南宫灵笑道这倒也奇怪,无花大师无论从什麽地方走出来,看来都要比我溶於海十倍,见世中的尘垢,似乎都染不到他天女散花,杂摩不染只伯也正是此意吧将酒注满本中,举杯道幸好酒之一物,其质最纯,否则大师劳连酒都不喝了,找等情何以堪。

    楚留香向无花笑道:若是叁人饮酒,唯你不醉,我才是真助佩服你了。

    这叁人酒量可真是吓人得很,若有第四人在旁瞧他们喝酒,必定要以为酒里装的是清水。

    两酒下肚,叁人但是面不改色。

    楚留香突然道据闻江湖中还有一人,酒量号称无敌,能饮乾杯不醉,有一日连喝了叁百赡关外二蜗头,居然还能妨定回去。

    南富灵道哦,有这样助人?是谁?

    烫留香道便是那人称沙漠之王的札木合。

    他一面说话,面仔细观察南富灵的摊色。

    南宫灵只是大笑道说是叁百碗,其实若有半数,也就不错了,天下喝酒助人,没有一个不将自已助酒量垮大几分,以小弟看来,他也未必蝎得过你我。

    楚留香目光灼灼,道你可曾见过他?可曾与他同席饮酒?

    南宫灵微笑道可惜小弟未曾见过他否则倒真要和他拼个高低。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哺哺道这机会恐怕不多了。

    南宫灵笑道只要他未死,日後总有机会的。

    楚留香放下酒杯中宇道谁说他未死?

    南宫灵动容道他已死了麽?何时死的?江湖中为何无人知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