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回礼

时间:2022-06-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笑脸猫 点击:
延禧攻略(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十八章 回礼

    “少爷。”

    会用这个称呼叫他的唯有一人。

    富察傅恒回过身来:“找我什么事……魏璎珞。”

    天气已经渐渐有些凉了,宫女们纷纷换上了冬衣,却见一抹浅红自风雪中款款而来,那般鲜妍,那般娇丽,如一根沾了口红的妖娆尾指,划过之处,冬雪也染上了胭脂色。

    “少爷。”红衣少女行至富察傅恒面前,将一只样式古怪之物递过去,语笑嫣然道,“这是给你的。”

    富察傅恒没有接,只低头看着:“这是什么?”

    “皇后娘娘总念叨,担心你老站在风口上会觉得冷,可男人不比女人,用不了手炉,我去小厨房讨了一只猪脬,灌了热水,麻绳封口,揣在怀里可暖和了。”她说着,忽将手中之物往他怀中一塞,“你瞧,是不是呀?”

    富察傅恒心口一烫,也不知是因为她的关心,还是因为怀中之物。

    可他身为宫中侍卫,怎可收下宫女的礼物,若是被人发现,他不会有什么事,但魏璎珞恐怕要倒霉,于是伸手将那物推了回去:“不用了,我不冷。”

    却见眼前少女笑了笑,不但礼物妥帖,连理由也为他找好了:“若有人问起,你就说是皇后遣身旁宫女送你的,怎么,还不许皇后关心自家弟弟了?”

    富察傅恒还有些犹豫,却见她慢慢垂下头,叹了口气。

    “你送了我药,我也想回赠你些什么,只是实在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魏璎珞轻轻道,“你……可是嫌弃……”

    “……不嫌弃。”富察傅恒沉默片刻,抬手接过那热乎乎的猪脬,“谢谢你。”

    魏璎珞忽然抬头对他一笑。

    这之后的几个时辰,富察傅恒一直有些神不守舍,眼前总是浮现出魏璎珞的笑容,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哈秋!”身旁好友海兰察忽然打了个喷嚏,然后双手搓了搓胳膊,“这都什么时节了,紫禁城的风还这么冷,直接往我脖子里灌,啧!”

    其他侍卫也好不到哪里去,寒风料峭,可苦了他们这群值守的侍卫,一个个冷得牙齿打颤,却又不能擅离岗位,只能原地踏步,或者搓弄身体以取暖。

    在一群冻得脸色发白的侍卫当中,面色如常,甚至还有些红润的富察傅恒便显得极为显眼。

    “……你怀里藏着什么?”海兰察眼睛好使,手脚更快,话还没说完,手已经伸过去,一把将猪脬从富察傅恒怀里抢了出来,被热气一烫,他忍不住打了个畅快的哆嗦,然后惊喜道,“呀,这什么玩意儿,嗬,这么暖和!”

    一边说,一边忙不迭的将之塞进自己怀里。

    “还给我!”富察傅恒急忙伸手去夺。

    两人自小习武,富察傅恒虽强,海兰察却也不差,各种短兵相接的小巧功夫使出来,富察傅恒一时之间竟夺不回猪脬。

    “这么紧张干什么?”海兰察还有空调戏他,“莫非是别人送的?这东西看着不起眼,心思却很巧,瞧你这幅紧张模样,估计也不是男人送的,莫非……是哪个小宫女给你献的殷勤?”

    富察傅恒急忙否认:“不是!”

    “不是?”海兰察立刻嬉皮笑脸道,“如果是女人送你的东西,我可不敢要,但既然不是,那咱们兄弟两个还分什么彼此,你的就是我的,我不客气笑纳了哈——啊!”

    乐极生悲,只见海兰察惨叫一声,铁塔似的汉子竟一下子滚落到地上,刚刚还喊着冷,如今却将胸膛紧紧贴在冰冷的雪上,如此还尤觉不够,双手不断掏积雪往自己怀里塞。

    “海兰察,海兰察!你怎么了?”富察傅恒急忙蹲下来探看,待看清情况,先是一惊,继而一怒,“……怎么会……”

    “魏璎珞!”

    正在扫雪的魏璎珞停下手中扫帚,回头问:“怎么了?”

    一名宫女对她道:“富察侍卫在宫后水井边上等你,说有话要问。”

    这么快?魏璎珞楞了楞,然后点点头:“多谢你了,我这就去!”

    早上分别的水井旁,两人又再次见面。

    一样的风雪,一样的红衣,不同的只有他的态度。

    富察傅恒一把扣住魏璎珞的手腕,俯视她的眼中难言怒意:“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害我!”

    魏璎珞昂头望着他,故作惊讶:“少爷,你在说什么啊?”

    “那只猪脬!”富察傅恒沉声道,眼中除却怒意,更多的是失望,“炸开了。”

    却不料下一秒,一样温热之物探进他怀里。

    软玉温香,竟是一只女儿家的手。

    泼天的怒意,都被她这一摸一抚消弭了大半,富察傅恒如同被剑刺中似的,连连倒退了好几步,直至靠在了井旁,被冰冷的井沿一凉,这才定了定神,但仍有些面红耳赤道:“你干什么?”

    “猪脬怎么会炸了呢?”魏璎珞的身体却依偎过来,双手重又朝他胸前伸去,“我瞧瞧,伤着你了没有?”

    她走得这样急,扑得这样义无反顾,简直是要与他一同堕进井里去。

    富察傅恒忙接住她,下盘一用力,人就如青松咬石般定在了原地,叹了口气道:“不是我,是我的好友海兰察,他被猪脬烫伤了。”

    魏璎珞楞了楞,然后慢慢低下头,将自己此刻的表情藏于阴影中,只轻轻道:“不是少爷受伤就好,定是我太心急了,只想着要早点将礼物送您,结果猪脬的口没有封严实,你的好友……他没事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