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所以(第二十五页)

时间:2022-06-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池莉 点击:
所以(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页

    我呢?这个社会还欠着我的公道呢?

    没有丝毫回音。谁会回答我呢?

    一个人的苦难是可以白受的吗?当然可以。个人比蚂蚁还要弱小。

    尤为滑稽的是,"小姐"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有了钱或者有了权的男人们,纷纷三妻四妾或者情人成群,他们玩弄女性之腐朽糜烂到史无前例,就跟长期饥饿的猪暴吃美食一样,吃相之饕餮难看,令人作呕。那么,当然,爱情被嘲笑为迂腐。而对于爱情的神圣追求和捍卫,被看成是有病。噢,我的中国!仿佛一夜之间,这戏法究竟是怎么变的?

    我不知道。

    无法忘怀那一种惨败。当我历尽千辛万苦,当我穷得惨不忍睹的小家终于有了起色,当我背靠高大的丈夫,怀抱三岁的儿子(这是小孩子最最好玩的时候),在乔迁大喜的新居里(两室一厅啊!),欢迎我单位的同事们之后(特意邀请了黄凤举)。他们仅仅发出了只言片语的敷衍之词。有人也就是心不在焉地顺手摸了摸我儿子的脑袋(我儿子被这种轻慢的无视所激怒,当即就昂起小脖子,从我怀里挣扎下来,跑开了。)。

    没有任何人定睛参观我们的新家,没有任何人发现并赞赏我精心建设生活的细节(比如我自制的地毯和笔筒),没有任何人对我们夫妻来之不易的结合和艰苦奋斗表示感叹,更没有人包括黄凤举,表现出丝毫的内疚和歉意。

    我的同事们,眼睁睁看着我为爱情一步一滴血汗,走到今天的同事们。健忘和麻木到进门就要求摆开桌子打麻将。一桌麻将,一桌扑克,架起二郎腿,抽烟,咳痰,随便把烟灰抖在地板上,也不经允许就磕在砚台里(我的收藏品)。他们一边热烈玩儿,一边热烈地聊天,内容是:谁谁谁倒钢材发了一笔。听说武钢的一个小小采购员都成为万元户了啊!哪里弄得到便宜的水泥?我这里有下家!上海股市又冒出一个大富翁了,叫什么杨百万是吗?你们知道不知道?现在做图书发行也很赚钱呢!喂,伙计们,我发现挂历开始流行了,过春节家家户户都喜欢挂挂历了,肯定来钱!咱们文化系统有的是美女,搞几个美女来怎么样?穿三点式泳衣,肯定让老百姓看得流涎水。伙计们,说干就干,赚钱平分,改革开放主要是抓住机遇啊!谁牵头?谁来牵头?

    我和丈夫在厨房埋头做饭。我把眼泪吞进肚里,变成忙碌的汗水流出来。我强作欢颜,克尽东道礼节,为大家上茶续水。尽快整治出一桌丰盛的饭菜,尽快开席,尽快吃完吧。同事们,对不起,我忘记了今天我还要出门。我预约了专家门诊,要去医院看病,偏头痛。啊,预约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对不起!

    当然当然,拙劣的谎言。不过同事们离开之后,我真的头痛了,还不是偏头痛,整个脑袋都痛。华林非常不情愿洗碗。他装模作样看书(似乎看书是高于一切的功课)。我只好直接指出家里是如此脏乱差。他说:"他们是你的同事,不是我的。是你在宴请你的同事。你应该对此负责。"把他这话一听,我的脑袋更加疼痛了。

    然而,当初,我怎么能够未卜先知呢?我被囚禁在单身宿舍,怎么知道一场巨大的社会变化(一头潜伏的野兽),已经悄然来到了我的身后呢?那时刻,爱情是我的一切。激烈而复杂的爱情保卫战,打得我昏头转向。

    我是谁?不过是一个编戏的小小创作员,我无法突破自己的思维局限,我狂热地陷入了女主角的痴情里,把自己的苦难推向了万劫不复的境地(正是万劫不复!因为女人的青春是不可再生的!)。

    后来,当我从叶爱红嘴里套出实情,当我知道华林被他们逮捕,判刑,坐牢,离婚,那女人得意洋洋,把家里的财产洗劫一空。我怒不可遏了。我在深夜里撬开了房间窗户的铁栅栏(白天偷的工具),翻窗出去。冒着早春的大雪,跑啊跑啊!我跑过了阅马场,跑过了长江大桥,一直跑到汉口华林的住处。

    一个浑身是雪的姑娘,就这样,忽然站在了华林面前。因破坏军婚的罪名被拘役了三个月的华林,光头(在监狱被剃掉了长发。),凹眼(瘦得变形了),披件军大衣,钢骨铮铮,傲然挺立,在他身后,是茫茫荒原(一个家徒四壁的空房子,只有一张行军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