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宿愿得偿

时间:2022-06-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七卷 第十二章 宿愿得偿

热气升腾中,整个石池笼罩在热雾里,加上从天而降的雪粉。有若人间仙界。
  灼热的泉水由一边石壁约三个泉眼泻出来,注入池里,水满后,再流往五丈下较小另一层的温池去,那处则成了荆善等人的天地。
  在拜月,这人迹难至的深溪内。一切人为的规限再不存在。纪嫣然、乌廷芳、赵致、田贞、田凤诸女露出凝脂白玉的天体,浸浴在温泉里,再不肯离开,在没有电热水炉的古代,当这冰天雪地的时刻,没有比这更高的肉体享受了。
  琴清亦脱掉鞋子,把秀美的秀足浸在温泉内,对她来说,这已是能做到的极限。
  项少龙不好意思与诸女看齐,陪琴清坐在池边浸脚,笑道:“琴太傅不下池去吗?我可以避到下面去的。“
  琴清抵受着池水的引诱,慊然摇首道:“项太傅自己下池去好了,我这样已很满足。“
  项少龙见她俏脸微红,动人至极,心中一荡,逗她道:“你不怕看到我赤身果*体的无礼样儿吗?“
  琴清知这小子又在情挑自己,大嗔道:“快滚落池里去,人家今天再不睬你了,上趟还未和你算账哩!“
  项少龙知她指的是吻她香唇一事。凑过去肆无忌惮地吻了她的脸蛋,接着把她搂个结实,琴清要挣扎时,已和项少龙一起掉进温热的池水里。
  纪嫣然五条美人鱼欢呼着游了过来,笑声、嗔声和雪粉热雾浑为一团,再无分彼此。
  晚膳后,趁琴清和诸女去了和项宝儿玩耍,纪嫣然把项少龙拉了到园内的小亭欣赏雪景,欣然道:“我从未见过清姊这么快乐的,你准备好正式迎娶她吗?“
  项少龙沉吟片晌后道:“我看还是留待与管中邪的决斗后才说吧!“
  纪嫣然道:“我为你想过这问题了。最好待黑龙出世后,也正好是一切都弃旧迎新之时,那时纵使清姊的身分有变化,亦不致惹起秦室王族的反感。“
  项少龙大喜道:“嫣然真能为我设想,有了清姊后,我再不会有其他请求了。“
  纪嫣然正容道:“要清姊答应嫁你,仍非易事,你最好对她严守男女之防,噢,我指的只是肉体的关系,因为清姊最不喜秦国女子有婚前苟合的行为,夫君大人该明白嫣然的意思吧!“
  项少龙苦笑道:“现在我连你纪才女也没有碰,怎会去冒犯琴清呢?“
  纪嫣然媚笑道:“间或碰一次半次,看来该没有什么大碍吧,只要节制点就成了。“
  项少龙喜出望外,拉起纪嫣然的玉手,叹道:“你定是知我蹩得很辛苦,才肯格外开恩。“
  纪嫣然柔声道:“是那温泉在作怪,但今晚受你恩宠的却不该是我,法由嫣然所立,所以找只好做最后的一个。“
  大雪飘飞下,项少龙手提百战宝刀,卓立雪原之上,身后是乌家牧场。
  不知是否因新得宝刀,这十多天来,他几乎是刀不离身,设法把墨氏三式融入刀法内。在一轮静坐后。他心中澎湃着如海的情绪,似乎即要参破刀法的秘密,但又差了一点点方可作出突破。
  往事一幕幕掠过脑际,当他想起赵倩等惨遭杀害时,热血沸涌。再按捺不住。
  挥刀望空猛劈。
  百战宝刀破空之声,响个不绝。
  忽感顺手之极,自然而然使出墨子剑法,但却侧重了砍劈的招式,不知如何,却总是有差了一点点的感觉。
  蓦地脑际灵光一闪,已明白了问题所在。
  原来他忽然想到了墨子剑法是主守不主攻,而百战宝刀因为刀的特性,却是主攻不主守。所以若妄图把全套剑法融入刀法里,自然不是味道。
  想到这里,忙把整套剑法抛掉,只取其进击的招数,一时刀芒闪闪,气势似电掣电奔,使他快慰之极。
  刀光倏敛。
  项少龙像岩石般屹立不动,内心掀起了万丈波涛。
  他想到了以前曾学习过的空手道和改良了的国术,都是合乎科学原理,例如直线出击,又或以螺旋的方式增加劲道。更或在适当的距离以抛物线击出。诸如此类,其实均可融入刀法内。
  又想起日本的剑道,来来去去只有几式,却是威力无穷。
  想到这里,剑法刀法豁然而通。
  墨子既然能自创剑法,自己于吸收了他剑法的精粹后,配合自己对各种武术的认识,为何不能另创一套更适合自己的刀法出来呢?项少龙只觉心怀倏地扩阔至无限,感动得热泪盈眶下,仰天长啸,百战宝刀幻起无数刀影,随着他的移动在雪花中翻腾不休。
  倏地刀影敛去,项少龙毫无花巧地劈出几刀,竟生出千军万马,纵横沙场的威猛感觉。
  项少龙一震跪了下来,知道自己已掌握了刀法的窍要,日下差的只是经验。
  回到家中,忙把滕翼、纪嫣然拉了去试刀。
  纪嫣然手持飞龙枪,见顶少龙摆出架势,大讶道:“夫君大人发生了什么呢?
  为何今趟你只是提刀作势,人家便生出无法进击的颓丧感觉。“
  项少龙大笑道:“这就叫信心和气势了,小乖乖快来,我现在手痒得紧。“
  看着他那种天生似的英雄豪气,琴清诸女无不露出意乱神迷的神色。
  纪嫣然一声娇叱,飞龙枪若长江大河般向项少龙攻将过去。
  项少龙精抻大振,全力封格,手、眼、步配合得无懈可击,腰扭刀发,每一刀均力贯刀梢,由以前的攻守兼备,转变成全攻型的打法,丝毫不因飞龙枪的重量和长度有丝毫畏怯。
  刀芒到处,飞龙枪节节败退,纪才女再无反击之力。
  纪嫣然涌起无法匹敌的感触,长枪一摆,退了开去。大嗔道:“不打了!“旋又喜孜孜道:“项少龙啊,到今天我纪嫣然才对你真的口服心服。“
  滕翼二话不说,扑了出来。墨子剑巨浪惊涛般朝项少龙攻去。
  项少龙打得兴起,大喝一声,挥刀疾劈。
  这一刀表面看去没有任何出奇之处,但厉害在刀势凌厉至极,使人生出难挡其锋的感觉。
  以滕翼的惊人膂力和木剑的重量,硬架下仍被他震退了半步。
  滕翼大感痛快,正要反击时,项少龙啪唰劈出两刀,寒芒闪动下,滕翼竟生出有力难施的感觉,连退五步,才应付了他这两刀。
  项少龙得势不饶人,刀刀擒敌,一时刀光四射,看得诸女和众铁卫心胆俱寒。
  滕翼终是了得,麈战了十多招后,才再退两步。
  项少龙收刀后退。却有君临天下的威势。
  滕翼哈哈笑道:“若三弟有心取我性命,怕我已非死即伤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