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牧场之战

时间:2022-06-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七卷 第十一章 牧场之战

牧场处处灯火通明,二千乌家战士与牧场的数千乌家牧人,正赶紧修筑各项防御工程,而烟雾阱则成了首要的专项。
  木栏内的牲口出奇的安静,一点不知道战争正逐渐迫来。
  项少龙与琴清沿着贯通牧场各处的碎石路漫步而走,到了一个水井旁,项少龙打了一桶水上来,喝了两口,差点连血脉都冻得凝固了。
  琴清叹道:“牧野的生活真动人,住在城内总给人以不真实和没有血肉的感觉。“
  项少龙在井沿生了下来,拍拍身旁的空位置。笑道:“歇歇脚好吗?“
  琴清柔顺地在他身旁坐下,垂下螓首轻轻道:“项太傅知否为何琴清肯陪你单独出来吗?“
  项少龙涌起不安的感觉,深吸一口气道:“说吧,什么我也可以接受。“
  琴清叹了一口气,摇头道:“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坏,我绝没有丝毫怪责太傅之意。事实上琴清亦情不自禁,才会随你到这里来。正如你所说的,我一直在骗自己,为此受了很多苦,但由今夜开始,琴清再不会这么愚蠢了。“
  项少龙喜出望外,凑过去细看她绝世的姿容,心迷神醉道:“琴太傅的意思是……“
  琴清羞不可抑。微嗔道:“什么意思都没有。这些人为何整天不停工作?是否有人要来袭击牧场呢?“
  项少龙心知若对琴清太过急进,定要被她扣分,最妙无过于是由她自己忍不住投怀送抱,那就精彩了。遂耐着性子,把吕不韦的阴谋说了出来,然后道:“琴太傅会怪我令你担惊受险吗?“
  琴清断然摇头道:“怎么会呢?人家只会心中欢喜,因为你终把琴清视为……噢,没有什么。“
  项少龙忍不住仰天大笑道:“琴太傅是否想说我项少龙终把你视为自己的女人呢?“
  琴清大窘嗔道:“那有这回事,不过脑袋是你的,你爱怎么想都悉随尊便好了。“
  项少龙伸手过去抓紧她的玉手,拉着她站了起来道:“让我为琴太傅介绍一下这里的军事布置好吗?免得琴太傅又怨我事事瞒你。“
  琴清略挣了两下后,接受了玉手的命运。羞人答答地微一点头,又为后一句话狠狠横了他一眼,怪他在算旧账。
  项少龙整颗心融化了,强忍着吻她碰她的冲动,领着她夜游牧场去了。
  回到隐龙别院时,项宝儿早由奶娘哄了去睡觉,乌廷芳和赵致两女正在下棋,田氏姊妹在旁观战。
  纪嫣然则正和清叔在研究如何制造周薇设计的假黑龙。
  见到项少龙和琴清回来,清叔忙恭敬施礼。
  纪嫣然看了琴清神色,同项少龙露出会心微笑,后者惟有耸眉表示什么都没干过的清白。
  琴清见他两人眉来眼去,目标显然却是自己,赧然回房去了。
  项少龙加入了讨论,到清叔完全掌握了他们的需要时,项少龙顺口问道:“清叔懂否制造烟花爆竹那类东西?“
  纪嫣然得意洋洋道:“清叔擅长铸剑,说到烟花爆竹嘛,虚心点向我纪嫣然请教吧!“
  项少龙讶然道:“你懂得火药吗?“
  纪嫣然傲然道:“当然哪,我还懂得很多东西。试试来考我吧!“
  项少龙方知才女之名,非是偶然,正盘算是否该请清叔铸造一把原始的手枪来防身,旋又放下这念头,因为这么简陋的一把枪,还及不上弩箭的威力,而且弹药方面始终有问题,笑道:“我那来资格考你?“
  清叔告退后,纪嫣然肃容道:“那就由我来考你了,快给我回房睡觉。由明早开始,我就负起训练你成为用枪高手的责任。在与管中邪决斗前,夫君大人只准一人独睡,不准有房事行为。“
  项少龙心叫救命。那岂非空有琴清这鲜美的宝贝在眼前而不能起箸吗?咕哝道:“据调查报告,房事绝不影响运动员的体能哩!“
  纪嫣然黛眉紧蹙道:“你在捣什么鬼?“
  项少龙举手投降道:“一切谨遵贤妻命令。“
  苦笑去了。
  接着的五天,项少龙每天都在鸡啼前起来,接受纪嫣然严格的训练,又主动到附近的大河游冬泳,闲来则与琴清和妻婢们骑马闲游为乐,岂知反赢得琴清对他的倾心,觉得项少龙非只是贪她美色,两人关系更加水乳交融。
  滕翼等则努力加强防卫工事,牧场人人士气高张,摩拳擦掌,恭候敌兵大驾光临。
  到得第六天,又下大雪了。
  探子在五里外的一处密林,发现了敌人的先头部队。
  气氛立即紧张起来。
  项少龙领着穿上戎装的三位娇妻和琴清,到城墙上视察时,清叔正在城墙上指挥手下安装固定的重型弩弓机。
  这种弩弓机是照项少龙的要求而设计,依据机关枪的原理,可连着放射十二枝弩箭,射程达千多步,比普通手持弩弓的射程远了近倍,唯一缺点就是不便移动,但以之守城却是再理想不过了。
  项少龙极目远眺,只见四方一片迷茫,正是利攻不利守的天气。
  纪嫣然道:“敌人定会趁雪停前来攻,如此匆匆而来,准备与休息当不会充足,兼且蒙骜为人高傲自负,不会把我们放在眼内,就是他这种轻敌之心,我们将可稳操胜券。“
  果然到黄昏时,探子来报,敌人在东南角出现,人数在万人间,却只有十多辆撞击城墙城门的檑木车。
  众人放下心来,进入全面备战的状态中。
  布在外面的兵员全体撤回城里,荆俊则领了五百精兵团员,藏在那高丘后早建好了的隐蔽地堡里。
  余下的一千五百精兵团团员,则在墙头枕戈以待。其他二十多牧场的乌家族人,男女老幼,全体出动,预备到时担任救火和支援墙头的战士。战意高昂,更充满了山雨欲来前的气氛。
  项少龙向旁边的琴清问道:“冷吗?“
  琴清摇头表示不冷,呼出一团白气道:“人家还是首次处身战事里,或者因有你在身边的关系,竟没有半点害怕。“
  项少龙想起她的丈夫就是葬身沙场上,顺口问道:“琴太傅讨厌战争吗?“
  琴清沉吟片晌,讶道:“我生平尚是首次听到有人问这奇怪的问题,在大秦战争乃男儿显本领、至高无上的光荣事。但细想下,斗争仇杀不知今多少人失去家园父母丈夫子女。又确是令人生出倦厌。项太傅怎么看待此事呢?“
  项少龙苦笑道:“我虽不想承认,但战争似乎却是人类的天性,国家和民族问的斗争,固是乱事的由来,但人与人间总存在竞争之心,亦造成弱肉强食的原因,那并非只是争图利益之心。而是人人都希望能把别人踩在脚下,想想也教人心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