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最后一面

时间:2022-05-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七卷 第三章 最后一面

项少龙与太子丹回到乌府,徐夷则等做梦都想不到他转个身便救回了主子,无不大喜如狂、感激零涕。项少龙心悬赵雅、乌廷芳、宝儿等,告了一声罪,把招呼太子交给陶方和滕翼,忙往内宅走去,遇上的婢仆,见他回来,人人神情兴奋,恭敬施礼。
  穿过花园的回廊时,竹林后的小亭处传来男女说话的声音,但却听不清晰。
  他那有理会的闲情,走了尔步,脚步声响,一把女声在竹林小径间娇呼道:“大爷回来了!“
  项少龙别头望过去,原来是周薇。脸可能因生活写意,丰满了少许,比前更是迷人,盈盈拜倒地上,俏脸微红,神情慌张古怪。
  项少龙正奇怪她在与谁说话时,人影一闪,往大梁接赵雅回来的乌果由竹林小经处追了出来,还叫道:“小薇薇你!噢!项爷!小人!嘿!“跪到周薇之旁,神色尴尬。
  项少龙心中恍然,知道乌果这家伙看中了周薇,正着力追求。
  当日自己曾鼓励荆俊追求周薇,看来荆俊是把目标转移到鹿丹儿身上去了,才给乌果个这可爱的家伙冷手执个热煎堆,心中亦感欢喜。
  周薇见乌果差点是肩碰肩地贴着她跪下,先狼狈地瞪了乌果一眼,才惶恐道:“大爷,小薇。“项少龙趋前扶起两人,欣然道:“小薇不用解释了,见到你两人在一起,我只有欢喜之情,那有怪责之念。“
  周薇俏脸通红,垂头道:“大爷,不是那样哩!“
  项少龙见她说话时不敢望自己,那还不明白她对乌果大有情意,想说话时,乌果跳了起来,欢呼声中,翻了一个勒斗,抓着周薇的玉臂摇晃道:“小薇薇!我说得不错吧!项爷定不会怪责我们的。“
  周薇挣脱了他的掌握,大嗔道:“你快给我滚,人家要服侍大爷。“
  项少龙哈哈笑道:“小薇不用再服侍我了。由今天开始,就由乌果服侍你吧!“
  言罢举步去了,留下乌果向周薇纠缠不清。
  快到后宅时,香风扑至,田贞、田凤两人奔了出来,投入他怀里,喜极而泣,家两只抖颤的美丽小鸟儿。
  项少龙拥紧两人,进入大厅。
  乌廷芳与纪嫣然正在谈心,快三岁的项宝儿正依恋在后者的怀内。
  乌廷芳见到项少龙,什么都忘了,跳起身往他扑来。
  项少龙放开田氏姊妹,把她搂个满怀。
  乌廷芳一边淡泪,一边怨道:“你这人哪!现在才肯回家。“项少龙对她又哄又逗时,纪嫣然抱着项宝儿过来,交到他臂弯内去。
  项宝儿箍着他颈,以清脆响亮的童音叫了声:“爹!“喜得项少龙在小脸上吻如雨下,心中填满家庭的亲情和温暖。
  纪嫣然笑道:“好了!快进房看雅姊吧!她该睡醒了。“
  项少龙知道赵雅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一震道:“雅儿怎样了。“
  纪嫣然神色一黯道:“她身体很虚弱,快去看她吧!她等得你好苦呢。“
  项少龙把项宝儿交还纪嫣然,顺口问道:“致致和柔姊呢?“
  乌廷芳欣然道:“她们三姊妹相会,什么人都不肯理会了。“
  项少龙吻了乌廷芳的脸蛋后,田氏姊妹兴高采烈地左右扯着他朝东厢走去。
  到了其中一间幽静的房内,赵雅仍熟睡未醒,一名俏婢在旁看护。
  田氏姊妹识趣地拉走了那名俏婢,待房内只剩下他和赵雅时,他坐到榻沿旁,心中高燃爱火,仔细打量这多灾多难的美人儿。
  赵雅明显地消瘦了,容色带着不健康的苍白,少了往日的照人艳光,却多添了三分憔悴的清秀之色,看得他的心扭痛起来。
  项少龙伸手抚上她面颊,心痛着叫道:“雅儿!雅儿!“
  赵雅缓缓醒转,张开眼见到是项少龙,一声娇吟,挣扎要坐起来。
  项少笼把她搂入怀里,凑上她的香唇,痛吻起来。
  赵雅不知那里来的气力,把他搂个结实,热烈反应,接着仰起俏脸,欣然笑道:“我的男人终于回来了,噢!为什么哭了?人家都没哭嘛!“
  项少龙倒在床上,与她相拥而眠,脸脸相对,一对手爱抚着她动人的肉体,叹道:“雅儿你瘦了!“
  赵雅吻了他鼻尖,欣然道:“我为了你那对顽皮的手着想,已每天强迫自己吃东西了,还要责怪人家吗?唔!记着不可翻人家的旧账,一句都不能说。“
  项少龙见她美目异彩涟涟,心中欢喜,道:“雅儿你定要康复过来,好陪我去游山玩水,尽情享受。“
  赵雅微笑道:“我的病是不会好的了,但只要在最后一段日子能和我最心爱的人在一起,老天爷便再不欠我赵雅什么了。“
  项少龙涌起强烈的不祥感觉,责道:“不准说这种话,你定会痊好的,我对你的爱就是天下间最好的仙丹妙药,比什么大医师都要强过。“
  赵雅“噗哧“娇笑,俏眼闪亮,再献上香吻,才道:“扶人家起来吧,睡得人家累死了。“
  项少龙事实上真舍不得离开这舒服得他直沁心脾的榻子,无奈下把她拦腰抱起,并坐床沿。
  赵雅勉力搂着他脖子,娇柔无力道:“到外面走走好吗?看!下雪了!“
  项少笼望往窗外,果然雪花飘降,因不忍拂忤她,找来斗篷厚披风,把她里外裹个结实,才拥着她往院落间的小亭去,搂着她坐在石凳上,爱怜地道:“雅儿觉得什么地方不舒服呢?“
  赵雅贴上他脸颊,看着亭外雪白的世界,微笑道:“你是说以前吗?是感觉自己完全没有气力,坐和站都会头晕,有时想起你,心会痛起来。但在一切都很好了,还很想吃东西哩!“
  项少龙离开了她少许,道:“我教人弄东西给你吃好吗?爱吃什么呢?“
  赵雅眼中射出海漾深情,含笑摇头道:“不!那只是一种感觉,现在我只要你抱着雅儿,让雅儿知道项少龙仍是那么疼我,,雅儿已心满意足了。“
  项少龙细审她的玉容,只见她脸色红润了起来,一对秀眸闪烁着今人惊心动魄的奇异神采,失去了的艳光似又重现粉脸之上,心中欢喜,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赵雅柔声道:“赵大他们对雅儿忠心耿耿,你看看有什么事适合他们的,便着他们给你效力吧!为了我!他们均尚未成家立室,这心愿要靠你为雅儿完成了。“
  项少龙这才大觉不妥,剧震道:“不准说这种话,你很快就会好过来的。“
  赵雅淡淡笑道:“看!这大雪多么美丽,把人世间一切丑恶的事都净化了。雅儿虽有过很多男人,但真正爱上的只有少龙一个,其他都忘记了。本来我在大梁早该死去了,只是知道还有机会再见你,才坚持着撑到这一刻,刚才若非你唤我,恐怕再醒不过来了。少龙啊!不要哭好吗?“伸手以衣袖为他抹拭热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