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连消带打

时间:2022-05-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七卷 第二章 连消带打

缪毒的府第位于王宫之旁,对面就是宏伟如小王宫、楼阁连绵的吕不韦新贼巢,外墙高厚,入口处是座高达三丈的石牌楼,镌了“仲父府“三个石刻大字,只是这种与国君争辉的霸道气势,就像商鞅为惠文王所忌般,犯了小盘这未来秦始皇的大忌,必招损败无疑,只可惜那是六年以后的事了。
  要捱过这六个艰危的年头,就必须与逐渐成“奸型“的缪毒虚与委蛇。
  在那出秦始皇的电影里,朱姬最后完全站在缪毒的一边,不但与吕不韦作对,也密谋推翻自己的儿子嬴政。
  电影内的解释非常简单,一切都归究在朱姬对缪毒的迷恋上。
  但项少龙却知道最少多了两个原因,就是朱姬分别对他和小盘的因爱成恨。
  其原因更是复杂异常。
  他项少龙是因命运的不可抗拒,所以故意任得朱姬在缪毒的爱欲操纵下愈陷愈深,致终于不能自拔。
  他由于问心有愧,又明知朱姬再离不开缪毒,所以下意识地去疏远朱姬,更添朱姬的怨恨,终落至今日的田地。
  小盘则因一向视朱姬为母,自然地把她代替了妮夫人。亦希望她能像妮夫人般谨守妇道。在深心中,他除了庄襄王外,只能接受项少龙作他的父亲。现在朱姬不知自爱,恋上了声名狼藉的缪毒,一下子粉碎了他的美好印象,随之而来的失望化成了深刻的憎厌,故对朱姬不但态度大改,还含有强烈的恨意,使两人关系日趋恶劣。
  在这种情况下,朱姬自然而然地更倾向缪毒和吕不韦了。
  就像小盘正和项少龙在联手对付她那样。
  这是谁都不能改变的事实和形势。
  项少龙唯一的手法就是挑起缪毒和吕不韦间的冲突和争端,并使朱姬只站在缪毒的一方,不再支持吕不韦。
  来到了缪毒的内使府,报上名字后,缪毒闻报,欣然迎出门来。
  这狼心狗肺的坏家伙一身官服,脱胎换骨般神采飞扬,隔远便微笑着施礼道:“闻得项大人远行归来,正想登门拜候,怎知大人竟大驾光临,下官怎担当得起。“
  项少龙暗中骂了他的娘,因她竟生了这么一个丧尽天良的贼种出来。但表面当然做足工夫,迎了上去,,拉着他的手笑道:“我刚见过太后和储君,才知咸阳发生了这么多事。来!我们找个地方仔细谈谈。“
  缪毒显然知道他见过太后的事,不以为异地把他引到东厢去,沿途遇上多起婢仆和家将,可见他是如何风光了。
  两人坐下后,婢仆退了出去,喝过奉上的茗茶,缪毒道:“太后和项大人说了什么密话呢?“
  项少龙知他最忌就是朱姬对自己余情未了。若不能释他之疑,休想争得合作机会,低声道:“我告诉太后,徐先是春申君奉吕不韦之命刺杀了的。“
  缪毒愕然望着他。
  项少龙扼要地作了解释,然后叹道:“若让左相之位落到吕不韦的人手内,那时连储君和太后都要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缪毒怔了一怔,沉思起来。
  这正是项少龙的高明处。要知缪毒野心极大,而他的唯一凭藉就是朱姬。
  假若朱姬失势,他不但权势尽失,还得像以前般要仰吕不韦的鼻息做人。
  人性就是那样,未尝过甜头还好,尝过后就很难舍弃了。若要缪毒再做回吕不韦的奴材,比杀了他更令他难受。
  项少龙微笑道:“假若我没有猜错,吕不韦和管中邪现在一定用尽方法来笼络大人,就像他以前笼络我那样。“
  缪毒瞅了他一眼道:“请恕缪某宜言,项大人为何打一开始就对我那么看重呢?“
  项少龙以最诚恳的表情道:“这原因我只可以告诉缪兄一人,为的就是太后,我和储君都希望她能不感寂寞,加上我对缪兄又一见喜欢,这样说,缪兄该明白我的心意了吧!“
  缪毒忍不住道:“项兄是否想在下支持你登上左相之位?“
  项少龙暗骂他以小人之心度自己君子之腹。面上却装出不甘被误解的神色,忿然道:“若我要当左丞相,先王在位时早已当了,缪兄该不会不知道此事吧?“
  缪毒当然知道此事,忙道:“项兄请勿误会,我只是在想,除了你外,谁还有资格和王绾争呢?“
  项少龙知他意动,叹了一口气道:“让我先说几句题外话,所谓人非草木,熟能无情。我项少龙亲手把太后和储君带到秦国来,本想就此归隐,与娇妻美婢们安享田园之福,这可说是我的梦想。岂知吕不韦这老贼多番欲置我于死地,又害得我妻婢惨死,所以我才要与吕不韦周旋到底。吕贼授首的一天,就是我项少龙离秦之日,若违此誓,天诛地灭,缪兄可明鉴我的心意了吗?“
  缪毒呆看了他一会后,伸出手道:“我明白了!“
  项少龙知他已被彻底打动,伸手与他相握,沉声道:“昌平君为左相,王陵代鹿公,缪兄同意吗?“
  缪毒失声道:“什么?“
  项少龙离开缪府后,领着十八铁卫,来到门禁森严太子丹寄居的行府,十多名都卫立即拦着入门之路,其中领头的都卫长施礼道:“管大人有命,任何人不得进府。“
  项少龙斜睨着他道:“见到我项少龙竟敢无礼拦阻,你叫什么名字?“
  那都卫长这才知大祸临头,惶然下跪道:“小人知罪!小人知罪!一时没看清楚是项统领。“
  这时咸阳城内,可说没有人不知项少龙乃储君最亲近的大红人。又掌咸阳兵权,要动个小喽罗,连吕不韦也护不住,吓得众卫全跪了下来。
  项少龙那会和他们计较,冷喝道:“给我开门!“
  众都卫那敢反对,乖乖的把门打了开来,原来府内的广场另外还驻有一营都卫军。
  项少龙跳下马来,吩咐众铁卫守在府门处,自己则大模大样地举步入宅,都卫慑于他威势,没人敢吭声。
  太子丹的大将徐夷则、大夫冷亭、军师尤之和包括败于管中邪手上的阎毒在内的十多名高手听到声息,均到主宅大门来迎接他。
  见到项少龙,人人现出悲愤神色。
  到主厅坐下后,徐夷则愤然道:“项大人要给我们作主。“
  还是尤之冷静,问道:“干掉田单了吗?“
  项少龙点头应是。
  徐夷则等均松了一日气。
  要知若田单仍然在世,燕国就有大祸了。
  冷哼叹了一口气道:“怎也想不到吕不韦竟敢甘冒天下之大不讳,把太子扣押起来,现在太子生死未卜,害得我们不敢轻举妾动,否则纵使全体战死,亦要出这口鸟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