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因爱成恨

时间:2022-05-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七卷 第一章 因爱成恨

不见半年,小盘更成熟了,更懂隐藏内心的感情。
  离开了上将军府,项少龙随小盘返回王宫。滕翼和纪嫣然等则回到乌府去,至于鹿公的身后事,交由小盘派来的司礼官全权负责。
  到书斋内只剩下小盘和项少龙时,小盘一掌拍在几上,狂怒道:“这奸贼万死不足以辞其咎。“
  项少龙颓然在他下首坐了下来,沉声道:“为何会派徐先到寿春去呢?“
  小盘似怕给他责怪地解释道:“吕不韦力陈必须连楚齐攻三晋的策略,坚持要徐先去与楚人修好和要我娶楚公主为后。太后不知是否受了缪毒所惑,亦与王绾、蔡泽等大力支持吕不韦,我迫于无奈下,只好同意了。当时只以为吕不韦是想把徐先调离咸阳一段时间,使鹿公不敢动他,那知楚人如此胆大包天,竟敢袭杀代表寡人的使节。“
  项少龙首次对朱姬生出怨恨,默然无语。
  鹿公、徐先、王齿,一向是军方三大支柱,现在只剩下王齿,此人又倾向吕不韦,辛辛苦苦建造出来的形势,竟毁于一夜之间。
  军方重臣中,勉强还有个王陵是站在他们的一方。其他的如蒙骜则是吕不韦直系分子,杜壁又心怀叵测,局势之险,确是来秦后从未有过的。
  小盘叹道:“现在最头痛是徐先死后空出来的左丞相一缺,吕不韦举荐王绾,太后亦倾向这决定,我实在很难反对。论资历,除蔡泽外,没有人比王绾更有当左丞相的资格了。“
  项少龙道:“此事关系重大,无论用上什么手段,我们绝不容这左相之位落到吕不韦的人手上,否则秦室不出三年就成了吕不韦的囊中之物了。“
  转向小盘道:“储君心中有什么人选?“
  小盘道:“若任我选择,我会破格提升李斯,此人的才能十倍胜于王绾。“
  项少龙摇头道:“论能力,李斯完全没有问题,可是他却非秦人,纵使没人反对,也不该在你阵脚未稳时如此提拔外人,这只会令秦人离心。“
  小盘默然片晌后,点头道:“师傅说得对,眼前确不该这么做,唉!你回来就好了!终有人可为我出主意。“
  项少龙定睛望了小盘一会后,道:“你已做得非常好了,能把事情拖到现在。“
  站了起来,来回踱步,可是脑中仍是一片空白,喃喃道:“这个人选,首先须是秦人。且是我们可能绝对信任的,另一个条件就是他年轻而有大志,不会轻易让吕不韦收买过去,同时要很清楚我们和吕不韦的关系,又要得到军方的支持,这个人到那里去找呢?“
  小盘叹道:“这个人就是师傅你,但我却知道你定会拒绝的。“
  项少龙一震这:“我想到了,这人就是昌平君!“
  小盘愕然半晌后,捧头道:“他是否嫩了点呢?“
  项少龙道:“当然是嫩了点,但这一招却叫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明的是昌平君,暗的却是李斯,昌平君乃王族公卿,王绾也很难和他争持哩!“
  小盘一头雾水道:“修栈道这句话我明白,但陈仓是什么东西呢?“
  项少龙暗骂自己又说错话,因为这是发生在很多年后的楚汉相争之时,小盘自然不知道,胡诌道:“那是指一个陈旧空置、不为人所注意的仓库,总之实际上是由李斯当丞相,昌平君则是站出来当幌子。“
  小盘仍在犹豫,苦恼地道:“可是昌平君的宝贝妹子正和管中邪过从甚密,若羸盈嫁了给管中邪,会否有问题呢?“
  项少龙道:“若在以前,多少会有点问题。但只要让昌平君兄弟知道徐先是被吕不韦害死,哪就算管中邪娶了他兄弟的娘都没有用。“
  小盘棒腹苦笑道:“师傅莫要逗我,现在实不宜大笑。“
  项少龙想起了徐先和鹿公,也意兴索然,肃容道:“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必须把王翦调回来,凭他以对抗王齿、蒙骜和杜璧,我敢断言他必可成为我大秦军方的中流砥柱。再配以桓奇,辅以王陵,会比徐先和鹿公更厉害。“
  小盘霍地站了起来,道:“但太后那关怎么过呢?她定以昌平君经验未够而拒绝此议。“
  项少龙呆了顷刻,断然道:“此事由我亲自去和她说。“
  小盘摇头道:“太后已非以前的母后了,缪毒得到宠遇后,太后对他更是迷恋,又觉得我愈来愈不听她的话。我看师傅对她的影响力亦大不如前而吕不韦现在很拉拢缪毒,否则母后就不会支持吕不韦。“
  项少龙微笑道:“那我便和缪毒说吧!我才不信他肯让吕不韦总揽大权,现在我回来了,他再非孤掌难鸣,该有背叛吕不韦的胆量。“
  小盘点头道:“就照师傅的意思办,假若所有方法都行不通,索性把吕不韦和管中邪召入宫来,再由师傅安排人手,把他们用乱箭快剑一股脑儿杀了,,然后随便给他们一个罪名来收拾残局。“
  项少龙吓了一跳道:“此乃下下之策,现在大部份兵力都掌于蒙骜手上,这么做谁都不知会惹来什么后果,而且宫内处处都是吕不韦的眼线,一个不好,吃亏的只会是我们。“
  小盘叹了一日气,说不出话来。
  项少龙想起太子丹,问起此人情况。
  小盘若无其事道:“吕不韦把他请到新相府去,就把他扣押了起来,现时生死未卜,而他的手下就给软禁在宾馆处,不准踏出大门半步,由管中邪的人负责看管。我觉得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自己要烦的事又太多了,所以一直没有过问。“
  项少龙愕然看着他,心底直冒寒气。
  秦始皇毕竟是秦始皇,讲功利而淡仁义。只看小盘的神态,便知他一点不介意吕不韦杀了太子丹,好除去统一天下的其中一个障碍。
  想到这里,已知若要打动小盘,使他在此事上帮忙,惟动之以利。
  想了一会后,长叹一声道:“储君这样做,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
  小盘一呆道:“连这都有问题吗?“
  项少龙正容道:“假若储君封此事不闻不问,那储君在田猎平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威望,将会尽付东流,使人人都知道现在咸阳作主当家的人是那臭仲父吕不韦。所谓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现在人家远道来吊祭你王父,竟硬给吕不韦把人拿去了,罪名却由你承担。以后东方六国还肯信你这不守道义的人吗?“
  小盘愕然道:“为何师傅说的和李斯说的如此近似?看来果然有些道理。但太子丹说不定已给吕不韦杀了哩!“
  项少龙摇头道:“吕不韦怎舍得这么容易杀死太子丹。此事摆明是针对我而来,另一方面则好让死鬼田单可对付燕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