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槐树花殇

时间:2022-05-08来源: 作者:赵伟扬 点击:
  (一)
 
  弯弯的小河从华蓥山上流下像一条美丽的玉带缠绕着龙滩子村,已经是放学的时间,槐花奶奶站在火石山的最高处眼睛向蜿蜒的小路望去,就是没有看见槐花的影子。
 
  “这女娃儿,又跑哪里去了?”她顺手在路边的菜地里扯了点菠菜嘟囔着往家里而去。
 
  槐花今年十六,在镇上念初中。她还是10岁时父亲在外打工被摔死了赔了好几万块钱,家里只剩下奶奶与她那神志不清的妈,靠这个赔偿几年来家里还算能过得去。不想前两年他的大伯一直单身,不知道谁出的主义又迎娶了她妈生下来一个弟弟,槐花心里总不是滋味,从那时起她有些郁郁寡欢。
 
  “奶奶,我回来了。”槐花气踹嘘嘘的跑进堂屋把书包往杂乱的椅子上一扔,便往灶房拱进去找吃的,毕竟已经晚上8点多了。揭开锅盖一看什么都没有。
 
  “吃什么吃,这么晚才回来,就那么点中午的剩饭,你自己下面吧!”奶奶在房间里一边逗着三岁的弟弟,一边没好气的说着。槐花也不敢与奶奶争执,今晚她还有事情要求奶奶。
 
  “奶奶,我不想念书了,我想出去打工,去重庆。”槐花向奶奶的屋里走去,从书包里找出一包方便面一边啃一边轻声的说到。
 
  “你又乱花钱,不读书干嘛,你这么小出去让我怎么放心,别人又会怎么说?”奶奶有些生气。
 
  “我已经不小了,以前的一个同学就在重庆一家餐馆打工,一个月可以挣3000快一个月,你放心嘛。,再说我读书也不是那块料。”槐花坚定的眼神充满了对外面世界的向往,走到奶奶面前摇晃着她的胳膊。
 
  一时间奶奶也拿不定注意,这个家想找个人做主商量一下都没有,大儿子外边干活一年回来一次,家里的媳妇脑壳也不清醒,她叹了一口气,满脸的无可奈何。
 
  (二)
 
  正是春天的时节,龙滩子村里四处的槐花树都竞相的开放,一阵风吹来那个香味真让人陶醉。
 
  半年过去了,在重庆打工的槐花还算懂事,每个月总会托人给家里捎点钱回来,村子里的人碰见槐花奶奶都会夸奖几句,当然有些村里的妇人时不时还探听她口吻,想给槐花说门亲事但都被奶奶以年龄还小拒绝了。
 
  那天槐花奶奶站在一颗硕大的槐树下拾掇着槐树花用来煎煮麦子巴巴,以前每年这个季节槐花在家的时候就喜欢这样弄,今年奶奶只有自己做了。
 
  “槐花奶奶,槐花奶奶,不好了、、、”村西头的李大嫂边跑边叫着。她放下手中的装满槐花的口袋正想问问,李大嫂一溜烟已经到了她跟前。
 
  “你家槐花出事了,昨天我家闺女打电话来说她在重庆怀孕了,都有点显肚子了。”槐花奶奶瘫坐在地上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焦急的望着李大嫂,一双空洞的眼神似信非信。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家槐花不会是这样的女孩子。”
 
  “槐花奶奶,这是真滴我家闺女亲口说的,槐花在重庆跟一个厨师好上了,那个男滴说都三十好几了。”听到这里槐花奶奶一个劲的捶胸剁足。
 
  “这天煞的,一定是骗了我家槐花,我现在该怎么办,槐花大伯又不在家。”
 
  “你不要着急,过两天槐花就要回来了,听我闺女说。”李大嫂把槐花奶奶扶起来,宽慰着她。
 
  槐花奶奶一边嘟哝着一边哭着,只觉得天旋地转背心发凉,一口气差点踹不上来。这以后不知道村子里会说出多难听的闲话,她觉得对不起槐花死去的爹她的二儿子,没有把槐花看管好。哎,我这老太婆的命咋就这么苦!
 
  (三)
 
  槐花自从重庆回家后,呆在屋子里已经好几天没有出来,就喝了一点稀饭。那天她回来时跪在奶奶的面前把事情的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原来槐花在朋友9介绍下在重庆的一家火锅店做小工,火锅店的厨师对她总是嘘寒问暖,那一天她感冒了那个厨师给她买了药送到宿舍,就这样槐花同他有了第一次,厨师承诺要对她负责,悄无声息的两个人偷偷谈起了恋爱,直到槐花的肚子大了起来。
 
  “奶奶,我想吃槐花麦子粑粑,你给我做吧!”今天一早起来槐花便主动的奶奶说到,虽然平时奶奶对她凶,但是看见自己孙女现在这个样子,也是心里苦又无处可说。村里的李大嫂到给槐花奶奶打了预防针说,不要去责怪槐花了,逼急了说不定槐花自寻短见,还叫这几天多注意到槐花的言行。村子里虽然有风言风语的,但她也顾不得这些了。
 
  “奶奶我出去转一下,村里的洋槐树花开得那么好,我想去看看。”槐花中午吃了奶奶的槐花煎粑粑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看上去精神也好了许多,她走到堂屋看了看头脑不清晰的妈,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
 
  “那我陪你去吧!”奶奶想起了李大嫂说过的话,毕竟唾沫星子淹死人。她想要是村里的那个敢说她孙女什么的,一定把那嘴撕烂。
 
  “不了,我走不远的,你把弟弟照顾好就是。”槐花笑着一边说一边挺着明显鼓起的肚子向村西头走去。不时还回头望望奶奶。槐花奶奶还是不放心,跟着直到看见槐花坐在那颗村里最大的槐树地下编着她小时候最喜欢的槐花头环,才往回去看槐花弟弟醒了没有。
 
  “有人跳河了,有人跳河了、、、”在村子河边不远处传来的声音像一声惊雷炸在槐花奶奶的胸口,她餐颤巍巍的从屋子里跑出来,顾不得给才起来的小孙子穿上衣服,疯了似的连滚带爬向叫喊出奔去。
 
  “唉,这女孩子子有什么想不开嘛,非要寻死来着。”
 
  “把槐花肚子搞大的那个男滴听说消失了、、、”
 
  “那也不用寻死啊,还不到17岁呢,以后槐花奶奶怎么办哦?”
 
  一大群人围着被几个男人打捞起来的槐花身旁,七言八语的说。槐花奶奶来了,大家让一让让一让。槐花奶奶一下子扑到在槐花还湿漉漉i的身体上,一声哀嚎“我的槐花啊,我苦命的槐花啊、、、”围着的几个心软的妇女也眼圈红红的,忍不住跟着抽泣。是啊!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个能受得了。
 
  几天后龙滩子的村头添了一座新坟,傍边的一颗洋槐树花开正盛,一阵风吹来新插的白幡和着四处散落的槐树花在寂寂的天空下漫天飞舞,满头白发的槐花奶奶伏在地上添加着还没有燃尽的纸钱,沙哑的喉咙里听不清她叫着槐花的名字还是槐花爹的名字、、、
 
  (完)
作品集赵伟扬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