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穴道铜人的秘密

时间:2022-05-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飞凤潜龙(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回 穴道铜人的秘密

  这个推门而入,哈哈大笑的人,正是这座王府的主人——御林军统领完颜长之。

  鲁世雄这才知道,原来今晚的遭遇就是完颜长之所安排的最后的一场考试,心里不由得暗暗叫了一声:“侥幸!”

  “但愿这当真是‘最后’的一场考试,要不然,倘若还有什么古怪的花样,我可就真是要吃不消了!”

  当然,这个答案只有完颜长之知道,但看他满面笑容,看来他对鲁世雄的考试成绩已经很满意,“大约不会再给我出什么难题了吧?”鲁世雄心想。

  完颜长之笑道:“你们是不打不成相识,来,来,来,我和你们介绍介绍,他是檀元帅最赏识的少年将领,名叫鲁世雄;这是小女,闺名飞凤。”

  鲁世雄吃了一惊,连忙说道:“小将不知是王爷的掌珠,冒犯‘格格’(金人称郡主为‘格格’),罪该万死。”

  鲁世雄口里说话,心里可有点疑惑,“檀元帅曾经说过,完颜统领只有一个儿子,并没女儿,难道檀元帅还不清楚他的家人子女?莫非这位飞凤格格,就是就是——

  完颜长之似乎看出他的疑惑,说道:“飞凤虽然是我的干女儿,但我却是最疼爱她的。她的武功是我亲自教的,怎么样,还不错吧?”

  鲁世雄这才恍然大悟,心想:“这就对了。原来她就是那头‘冲天凤’,果然名不虚传!”

  原来完颜长之有一个复姓“独孤”的家将,曾跟完颜长之出生入死,身经百战。在某一次与南宋的战役中,这位独孤家将不幸战死,留下一个幼女,由完颜长之收人工府,抚养成人。独孤飞凤武艺高强,人又能干,完颜长之十分宠信她,不但王府的事情她出得主意,甚至许多军国大容,完颜长之也让她参与机密。她经常独自骑马在京城行走,有些浮薄少年,不知她的来历去调戏她,给她打个半死。这样的事情闹了几次之后,大都的人都知道她了,谁也不敢惹她。而她也就得了一个绰号叫做“冲天凤”。鲁世雄是到了大都之后,才听人说起“冲天凤”的事情的。不过,这些人也还不知道“冲天凤”是王爷的干女儿。

  鲁世雄知道了面前的这位姑娘的身份之后,哪里还敢怠慢,忙恭维道:“格格武艺高强,小将十分佩服。”独孤飞凤“哼”了一声,爱理不理的样子。

  完颜长之笑道:“凤儿,你虽然输了一招,也算不得是失了面子的事。你不知道,咱们军中的十八名高手尽都败在他的手下呢!你只输一招,算得了什么?怎么样,你对他的武功也应该佩服了吧?”“为何你不杀她”

  独孤飞凤撅着小嘴儿道:“不错。他这一招虽然取巧,也算得是不错了。不过,他的武功不错,爹爹,你这一着,却是错了。”

  完颜长之怔了一怔,心里想道:“这句话的意思可是说得不大清楚。凤儿是在埋怨我呢?还是在说我今晚的安排不当呢?回头倒要好好地问她。”

  于是完颜长之哈哈一笑,说道:“我这枚梅花针是发得迟了一些,累你受了惊恐了。怪不得你怨我,我也觉得惭愧呢。这几年来我疏于练习,暗器的功夫是差得多了。”

  完额长之又回过头来对鲁世雄道:“你的武功之局,也是有点出乎我意料之外,我本以为随时可以打落你手中的长剑的,让你只是点到即止,赢了一招,便可收场。不料你的出剑竟是如此之快,险些把我的凤儿伤了。不过,也幸亏你没有伤着她,否则,嘿嘿,只怕我那一枚梅花针,也就不是这祥打法了!”

  鲁世雄悚然暗惊,心里想道:“好在我警觉得早,知道她是戴着面具,就只想揭开她的庐山真面目,根本没想到要伤她。否则大事可就坏了。”要知像完颜长之这样的听风辨器之术已臻化境的人,若然鲁世雄那一剑是想伤人的话,出手定然较重,一重完颜长之就会听得出来,那时他为了要有效地制止鲁世雄,那枚梅花针多半也就射入鲁世雄穴道。鲁世雄受伤不打紧,一生的前程也就要因此毁了。

  鲁世雄心里暗暗吃惊,神色却是丝毫不露,说道:“王爷的梅花针真是神乎其技,如此高明的暗器功夫还说已嫌荒疏,像我这样粗浅的三脚猫功夫,当真是要惭愧得无地自容了!”

  完颜长之笑道:“你也不必太过自谦,以你的武学造诣,用不了十年就可以赶得上我。不过,我倒是有个疑问,想要请教!”

  鲁世雄垂手说道:“不敢,王爷请说。”

  完颜长之忽地面色一变,说道:“在刚才那样的情形之下,她已经说出她是南朝奸细的身份,为何你不杀她?难道说你已经猜得到她说的乃是假话。又或昔你已经知道她是什么人?”

  鲁世雄恭恭敬敬地答道:“小将实是不知。不过,此事既是在王府之内发生,不管她是什么人,小将认为,总是该由王爷发落才是。所以,小将不敢擅自杀人。”

  完颜长之哈哈笑道:“对,你做得好极了,武功好的人还容易找,像你这样小心谨慎。做事极有分寸的人却是难找。好,你这最后一场考试,成绩我是十分满意。现在我要给你安排差事了,不过,我得先问问你的意思。”中国的国宝

  鲁世雄道:“但求得在王爷麾下效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执鞭坠镫,均属所愿。”

  独孤飞凤忽地盈盈起立,硷了一礼,说道:“爹爹,你们要谈正事,女儿告退。”

  完颜长之笑道:“你在这里也无妨。”

  独孤飞凤道:“不啦,你给鲁将军安排差事,也不必我在这里,并且我还有点事情呢?”

  独孤飞凤一脸冷漠的神气,好像对鲁世雄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又好像是另有心事,魂不守舍的样子。鲁世雄只道她是因为败在自己的手下,心存芥蒂,从而装出这副冷漠的神情。鲁世雄也不怎样放在心上。

  独孤飞凤走后,完颜长之缓缓说道:“你以为我会给你什么差事?我告诉你:你刚才说的那几句话,全部想错了。我无须你赴汤蹈火,更无须你执鞭坠镫。因为我根本就不是要你在我的‘麾下’作征战之事。”

  鲁世雄怔了一怔,说道:“任凭王爷差遣,王爷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完颜长之接下去说道:“本来你一身武艺,是应该图个军功出身的,但现在我想给你的差事,却是要你似苦读寒窗的举子一样,整天关在屋子里的。也许你就默默无闻地过了一生,什么功名富贵都得不着,你愿意吗?”鲁世雄道:“我只知道为王爷出力,是王爷吩咐的我都愿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