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闭门之战

时间:2022-05-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六卷 第八章 闭门之战

项少龙一动不动,沉声喝道:“我万瑞光一向不和是敌非友的人祝酒,故酒可免了,侯王有什么事,即管赐教!“
  整个宴会场立时肃静下来,人人都感觉郅那剑拔弩张的气氛。
  且兰王冷哼一声,怒瞪夜郎王。
  理应出言化解的春申君却是好整以暇,一副隔岸观火的神态。
  李权和成素宁则脸露得色,显然早知道夜郎王会在席上寻项少龙闹事。
  那夜郎王子花奇一脸杀气地瞪着项少龙。
  夜郎王点了点头,连叫两声“好“后,才阴恻恻地以凶睛瞅着项少龙道:“听说万瑞光你今天曾在太后跟前夸下海口,公然表示想要滇王李令的命,小王闻言后大感奇怪,万瑞光你手上兵力不过五十之数,连保护妇人孺子都力有未逮,所以才想请教你究竟有何能耐,敢出此狂言,万瑞光你可否解说一二。“
  这番话登时惹起夜郎人、李权、黄战等一阵哄笑,极尽挪揄羞辱的能事。
  笑声过后,大堂立时鸦雀无声,充满一触即发的火药味。
  李权、成素宁、黄战、黄霸等一众对立党派的核心人物,无不面露得色,看着夜郎王花刺瓦公然羞辱项少龙。
  项少龙见惯大场面,连吕不韦、田单等人物都不放在眼内,那会惧他区区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小侯王,故作讶异道:“侯王真爱说笑,滇王刻下正在滇王府内,亦没有改姓换名叫作什么李令,侯王是否给三杯水酒就醉得糊涂了?“
  夜郎王登时语塞,正要说话时,李园接口哈哈笑道:“花刺瓦侯王不但弄错了,还僭越了我大楚君权,私下对奸徒加以封赠,不知夜郎王现在和这叛主祸国的奸徒,有什么关系呢?“
  这番话更是难以挡架。
  要知李令篡夺滇王之位,虽得孝烈王默许,却从没有公开承认。这刻连春申君这老谋深算的人亦一时难以插口。
  且兰王乃夜郎王死敌,落井下石道:“异日花刺瓦你给人篡了王位,看来本王也可以享受一下私自封赏王位的乐趣了。“
  夜郎王老羞成怒道:“眼下谁坐上滇王之位,就是不折不扣的滇国之主,此乃不争的事实,只有无知之徒,才会斤斤计较名份之事。“
  人人都感到他是理屈词穷了。
  龙阳君“娇笑“道:“侯王此言差矣,所谓名不正,言不顺,李令正因名不正,侯王才会言不顺。此乃先贤所说,难道先贤们也是无知之徒吗?“
  此语一出,除项少龙外,全场均感愕然。因为龙阳君代表的是魏王,身分尊崇,说出来的话自是代表魏国的立场。现摆明反对李令当滇王,自是教人大感讶异。
  韩闯接口笑道:“龙阳君之言有理,背主叛国之徒,怎能登上正统。“
  春申君等无不脸脸相觑,想不到魏韩两国代表,齐对夜郎王百般奚落。
  夜郎王随来的十多名高手,无不手按剑柄,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
  郭开则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龙阳君和韩闯为何要“义助“万瑞光。
  项少龙见回善柔,浑身是劲,早手痒起来,笑道:“现在万某人除了一把剑和几个不会卖主求荣的从人外,拿得出来见人的东西并不多,侯王若有兴趣,不妨遣人出来见识一下本人究竟有何能耐,不是更直截了当吗?“
  谁都想不到他会改采主动,公然搦战,大堂静至落针可闻,最响仍是夜郎王的呼吸声,他显然快给气炸了肺。
  一声暴喝下,夜郎王席上扑出了个三王子花奇,左右手各提一斧,两斧互击一下,发出一下脆响后,大喝道:“夜郎王第三子花奇,请万瑞光落场比试。“
  项少龙心中大喜,正要出场重创此子,岂知后席的荆善比他手痒得更厉害,抢了出来躬身道:“小人万善,请万爷赐准出战。“
  项少龙却是心中暗喜,首先因荆善的身手仅次于荆俊,足可应付此子。
  其次却是免了因宰了此子,而惹来且兰公主娜采采要陪他一晚的烦恼。
  不过他尚不肯放过春申君,微笑向他道:“君上该了解眼前这场比武可非一般较量,动辄流血送命,坏了欢宴的兴致,说不定还会形成群斗的局面,故若君上反对,我便不接受挑战了。“
  夜郎王还以为项少龙胆怯,冷喝道:“生死有命,若万瑞光你有能力损我孩儿半根毫毛,我花刺瓦绝不会因此事纠缠不休。“
  春申君怎会因项少龙两句话坏了今晚的大计,呵呵笑道:“三王子既如此有兴致,黄歇怎会做扫兴之人,万将军请自行决定好了。“
  花奇运斧摆了个花式,确是举重若轻,一派强手格局,暴喝道:“若万瑞光你叩头认错,这一场就算罢休了。“
  项少龙哈哈笑道:“好!“向荆善作了个有杀无赦的手势后,道:“刀剑无眼!大家都要小心了!“
  荆善大喜,一个箭步抢了出去,来到花奇前十步处,剑仍在鞘内。
  黄战忽然站了起来,喝道:“且慢!“
  众人都愕然望向他。
  项少龙乘机环扫全场,找寻善柔的踪影,只见女婢都站到席后,与春申君府的家将站在一起,一时间那找得到这狡猾多智的可人儿。
  黄战的声音传来道:“若万将军方面败了这场,是否又命手下儿郎上场送死呢?“
  这两句话实在迫人太甚了,现在连不知情的人均知春申君和夜郎在联手欺压项少龙了。
  但却没有多少人敢作声,只有且兰王冷笑道:“这一场尚未分出胜负,黄公子是否言之过早呢?“
  项少能与李园对视而笑后,前者懒洋洋地道:“黄公子有何高见呢?“
  黄战暴喝道:“下一场何不就轮到你和我比试?“
  项少龙笑道:“公子少安暴躁,看过这一场再说不迟,比武开始吧!“
  花奇早等得不耐烦,闻言发出焦雷般的大喝,双斧齐扬,威猛之极,连环挥劈,一派凌厉招数,如排空巨浪般向荆着卷去,果是不可一世的勇将,看得人人动容,连李园都为荆善担心起来,娜采采更捧着胸口,紧张得不得了。
  荆善夷然无惧,长剑闪电击出,灵巧处有若毒蛇出洞,沉稳迅疾之势则如风卷残云。或挑或架或劈或刺,每一剑都针对着对方的破绽和弱点,加上闪动如飞,充满舞蹈美感的轻盈步法,采用的竟全是硬挡反击的招数。
  斧剑交锋之声不绝于耳,荆善倏进倏退,花奇竟半分便宜都占不到。
  夜郎人和春申君等立时变色,想不到项少龙随便派个人出来,竟可与有夜郎第一勇士之称的花奇平分秋色。而且臂力比花奇只强不弱,怎不惊骇欲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