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宴无好宴

时间:2022-05-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六卷 第七章 宴无好宴

项少龙与李园提早少许出发,先在一条横街会合,交换最新的消息。
  两人躲在马车里,李园问道:“太后找你有什么事?“
  项少龙一边留意窗外的情况,漫不经意道:“她想我杀死李权、李令和春申君。“
  李园精神一振道:“她真的这么说?“
  项少龙微哂道:“我难道要骗你吗?她为何这么恨春申君呢?“
  李园颓然叹道:“她恨所有玷污过她身体的男人,包括孝烈王在内。“
  项少龙道:“你那方面有什么新情况。“
  李园道:“看来春申君极其量只是用比武下毒那类招数对付我们。因为今晚被邀的嘉宾遍及各公卿大臣,另有外国或侯国来的使节侯王,任春申君和李权的胆子如何大,也不敢在这情况下涌几百人出来宰我们。“
  项少龙沉声道:“宾客名单中有没有夜郎人呢?“
  李园道:“没看到夜郎王的名字。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来,春申君该知道我要看他邀请的嘉宾名单,乃轻而易举的一回事。“
  项少龙淡淡道:“我决定了就在宴会上与春申君和李权分出胜负,否则不可能再有另一个机会了。若我没有猜错,明天一俟斗介调好了军队,春申君就会发难,里应外合地以压倒性的兵力控制寿春。因为内城军落到你手上,对他们实有切肤之痛。这宴会正是要把我们拖在那里。更因寿春最重要的人物都云集该处,一时间都没法作应变调动,自然是对他们最有利了。“
  李园愕然道:“可是春申君府家将达三千之众,我们只得区区六十人,一些还要留在外面广场处,动起手来,能逃命已叫侥幸,怎还能置敌于死地?“
  项少龙微笑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李兄听过这两句至理名言吗?“
  李园念了两遍。双目亮了起来,显是有点明白了。
  项少龙道:“我差点忘了至关紧要的事,田单是否在宾客名单上呢?“
  李园摇头道:“我正要告诉你这件事,自今早他和春申君吃过早膳后,田单便失去了踪影,我看他可能已离开了寿春。“
  项少龙的心直往下沉,苦恼地道:“若他出城,当瞒不过守城的人,为何你完全不知道呢?“
  李园无奈地道:“若有斗介为他安排,连武瞻都难以过问,所以把田单秘密掩护出城外,实是轻而易举的一回事。“
  项少龙猛下决心道:“出了这件事,我们更不得不动手,只有从春申君口中,才可知道田单到了那里去。“
  李园明白他的意思,假若田单返齐的话,项少龙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寿春的事,再兼程追去。
  叹了一口气道:“项兄因我的事而延误了自己的大事,小弟真不好意思。唉!话说回来,其实我们今晚的胜算并不高哩!“
  项少龙含笑摇头道:“非也非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我又有新的主意,索性把李兄的随员都换上了我的人,只要春申君不知道我们暗携弩弓,这一场仗我们至少有七成胜算。这是名副其实以己之长,制敌之短。以弩弓克长剑;以效率、速度和避重就轻的策略应付对方的人多势众。“接着凑到他耳边说了一番话。
  李园叹道:“即使孙武复生,也难胜项兄妙算!“
  项少龙心中暗笑,这正是特种部队的信条,以精锐胜平庸。只要抓到敌人最弱的一环,就像捏住毒蛇的咽喉,任它如何厉害,也只有俯首就擒了。
  两人分手后,李园先入宫见李嫣嫣,禀告一切,而项少龙则迳赴春申君的宴会。
  进入外门后,只见主宅前可容千人操练的大广场停满车马,灯火通明。
  主宅设在白石台基之上,回廊环绕,连接左右和后方的建筑物,建筑群间古树参天,环境雅致。
  项少龙心生感触。
  楚君的地位显然远及不上秦君。
  当年庄襄王停柩期间,咸阳停止了一切宴会喜庆的活动。但这里的人却完全两样,就此点即可看出秦胜于楚的一个主因了。
  项少龙与众手下跃下马来,其中六人负责看管马匹,另二十四人随他往主宅走去。
  一般权贵赴宴,带上十来个家将乃平常之事,二十四个是多了一点,但在这情况下,春申君绝不好反对,何况他怎会把二十四个人放在心上。
  主宅的台阶上下布满春申君府的家将,春申君和两子黄战、黄霸迎接宾客。
  项少龙朝长阶举步走去,在半途时后方有人叫道:“啊!请留步!“
  项少龙愕然止步,回头望去,与追上来的人打个照脸,同感愕然。
  来的是韩闯,只见他露出古怪神色,干咳一声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项少龙心知肚明他由背影认出了自己是项少龙,但由于自己整个样子变得太厉害,所以当韩闯见到他正面的尊容时,再不敢肯定。
  项少龙笑道:“在下现在是万瑞光,侯爷你好!“
  韩闯立时明白过来,眨了眨眼睛,转往找其他楚臣打招呼了。
  项少龙心中温暖,韩闯这人虽是缺点多多,但却很够朋友。
  步上石阶时,春申君笑里藏刀地趋前来欢迎道:“得万将军光临,本君不胜荣幸,为何却不见滇王妃和小储君呢?“
  项少龙依足规矩行谒见之礼,歉然道:“小主公身体不适,滇王妃只好留下照拂他了,请君上见谅。“
  春申君忙道:“我立即遣人去为小储君诊治,包保药到病除。“
  项少龙扫视了正狠狠瞪着他的黄战、黄霸和一众家将,心中暗笑,想着任你们如何眼利,也估不到世上会有可折起来藏在裤管内的弩弓,这就是“高科技“的好处了。
  口中应道:“君上好意心领了。小主公刚吃了药,明天若仍未见好转,才再劳烦君上照拂吧!“
  当下有家将引领项少龙进入大堂里。
  那是个比得上宫廷的广阔厅堂,两旁各有四根巨木柱,撑起了横过屋顶的四道主梁,气象万千。
  主席设在对正大门的南端,左右各排了三列席位,约略一数,至少达百席之多,前席坐的自是主宾,后方席位则是为家将随人而设了。
  这时大半席位都坐上宾客了,由百多名身穿彩衣的侍女在席间穿花蝴蝶般侍候着,一片喜兴热闹的气氛。
  项少龙瞥见左方首席处坐的是久违了的郭开,此君当了赵相后,脱胎换骨的神采飞扬,春风得意,正与邻席的龙阳君谈笑。
  这时领路的家将道:“万爷请!“
  项少龙随他来到右方第四席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