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险死还生

时间:2022-04-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六卷 第四章 险死还生

项少龙把李囿送到宅外,叁十多名亲卫等得颈都长了,李园上鞑前,低声道:“嫣然是否来了?“
  项少龙徽徽点头。
  李园沉吟片晌后,苦笑道:“我具的根羡慕项兄。“
  项少龙道:“想见她吗?“
  李园先是露出驽喜之色,旋又摇头道:“相见等如不见,项兄请代我向她问好,告诉她纪嫣然是我李囿心中最敬爱的女予。“
  仰夭一笑,登上马背,领蓄众亲随旋风般驰出大门外。
  项少龙慨然一叹,摇摇头,返回宅内去,正想回去见纪嫣然,向她报告此事,半络给庄夫人截蓄,把他扯到一间无人厢房去,低声道:“李园和你说了什么?“
  须少龙想起她刚才对李囿意乱倩迷的态度,就心中有气,冷冷道:“都是些动刀动枪的事,没什么特则的。“
  庄夫人俯过来细审他的眼睛,看得他浑身不自然时,笑踞如花柔声道:“少龙有点拓忌了,弃身责高兴。“
  项少龙索性把脾气发出来道:“这并非拓忌,而是役有一个男人喜听女人当蓄他脸说愿为另一个男人为牛为马,这是尊重或不尊重的问题。放开你的手好吗?“
  庄夫人挽得他更紧了。凑到他耳旁吐气如阑道:“若我要说的对象,是项少龙而非李围,同样的话就该改作为妾为婢了。少龙明白那分则吗?“
  项少龙哂道:“我岂是那么易骗易哄的人,夫人敢说对李园没有动心吗?“
  说到这里,心中一动,知道自己确是对庄夫人动了点心。
  对女人他可说是非常有风度,绝少责骂或伤害女性,甚至像单美美和归燕的蓄意谋害,他亦从没有要找她们算账的念头。
  给他骂得最多的女人是赵雅,但最后他还是原谅了她,像以前般疼她。
  但他为何却要向庄夫人发这么大的脾气呢?
  项少笼因曾饱受打擎,更不想学遣时代的男人般对女人多多益善,广纳姬妾。不过违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反是女人不断向他投偎送抱,心甘情愿加入他的妻妾蕈内。
  人非萃木,孰能无情。
  加上他对女人又容易心软,所以他一查小心翼冀,不想再涉人男女之事内。
  到目前为止,责正今他倩难自禁的只有琴清一女而已,对其他的他都很有克制力。
  但庄夫人的情况却很特则。
  无论她复国成功与否,都不会成为他的姬老。这是身分的问题。庄夫人和儿子已成了滇国人人承认的正统和象征,一旦庄夫人嫁了给人,这象征将给澈底破坏了。
  她可以和男人发生肉态关系,在这时代那是非常平常的事。
  所以项少龙和庄夫人即使发生男女之惰,亦往定了是短暂的,当庄保义登上王座,项少龙离滇之时:这段男女之情就要宣告寿终正寝了。
  正是因为没有了这心理障碍,兼之项少龙又对这对孤立无援的母子有极大怜惜,所以在不自觉下,他逐渐地接受蓄庄夫人,这或者就叫日久生情吧。
  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查等现在大发脾气,才猛然醒觉是什么一回事。
  庄夫人虽被贲骂,却没有丝亳受责的应有反应,反正容道:“你说得不错,李园确是个今我心动的男人,而且不理他的贡正用心怒,衷面上他仍是对我庄家仗义支持。假设我没有遇上了你,我必会以身体作出报答。但现在却不会这样做,因为怕你会看不起人家。这样剖白心逾,你满意了吧,“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但你现在撩起了李园的心,恐怕事情非是可以由你控榈呢?“
  庄夫人道:“放心吧,我对应付男人早经验丰富了。“
  接善狐媚一笑道:“刚才我是故意的,好看看你遗铁石心肠的人会有什么反应,现在终于知道了,唉!少笼,今魄让妾身侍寝陪依好吗?“
  项少龙想起纪嫣然和赵致,硬善心肠道:“则志了我们早先的协议,大事要紧,男女之倩只奸暂搁一旁了。“
  庄夫人感动得眼也红了,垂头道:“妾身还是首坎遇上第一个不是为我的姿色而帮助我的男人。“说时靠得他更紧更挤了。
  项少龙这才把身分被识破,又与李园结盟的事告欣了她,庄夫人自是听得目瞪口呆,大喜下迫项少笼和她缠绵一番后,才肯放他雕去。
  项少龙回到住处,把事情向纪赵两女重覆了一赵,尔女亦是听得目瞪口呆,想不到事情会有如此出人意表的发展。
  纪嫣然欣然道:“李园锥是个自私自利、心胸狭窄和仿事不择手段的人,但终是有识之士,在这种傍况下与你结盟是最聪明的做法,况且有了你违朋友,说不定可谬响秦国不以楚国作为第一个征服的目标呢。“
  项少笼苦笑道:“在这事上我是很难发言的,你不去打人,人就来打你,不要说朋友可以成敌人,连父子兄弟都可反目成仇,纪才女精通历史,对这该有一番体会。“-赵致点头道:“夫君大人说得对,何祝现在项郎处处都有朋友,想帮都不知该帮那一国才好。“
  项少龙坦白道:“我是个只爱和平不好战争的人,将来储君登位后,我们便逮赴他方,找个山明水秀的原野或幽谷终老,那不是挺写意吗?“
  尔女感动得投入他怀内去。
  此时荆善来报,说内城官屈士明求见。
  项少笼大讶,闸起纪嫣然,才知内城官等若禁卫统领,忙一肚狐疑地出前堂会客。
  屈士明年在r一十许间,绅态稳重,一脸和气,生得挺拔高大,面目英俊,予人很奸的印象。
  不过这只是表面的假象,因为项少龙总觉得他眼睛内有另一些与这外象截然相反的东酉,使他查觉到屈士明是那种笑裹藏刀的人。
  寒暄过后。
  屈士明道:“太后命我前来,请万将军入宫,万将军可否立即起程呢?“
  颂少龙暗忖现在光夭化日,到王宫走的又是通衢大道,该不怕他弄花样,且有起事来在人潮熙攘的大道上逃也逃得了,点头答应,随他策骑往王宫去。
  一路上屈士明对浴途景物和建指点谈笑,令他得到不少情报,至少知道王宫旁一宏伟的建蕈,就是春申君府了,李园的左相府则在春申君府斜对面处。
  李园在宫内宫外均有居室,与李嫣嫣的关系自是比其他李族人或春申君更亲密了。难怪虽惹起了春申君的拓忌,但至目前为止仍奈何不了他。
  但随蓄李令入寿春,田单和春申君公然勾结,这平衡终被打破了。
  入宫后,深人下马。
  屈士明低声道!“太后想在她东宫的养心则院见万将军,那是她弹琴自娱的地方,她心情奸时,说不定会奏一曲给先生听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