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格萨尔宝剑之多猕獒王之死

时间:2022-04-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杨志军 点击:
藏獒3(终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   第11章 格萨尔宝剑之多猕獒王之死

  多猕骑手以为抓到了丹增活佛,再顺藤摸瓜找到麦书记,就能得到藏巴拉索罗。丹增活佛果然开口就说:“你们怎么知道找到了我就等于找到了藏巴拉索罗?看来多猕骑手是世界上最聪明的骑手,走啊,要是你们不嫌路远,就跟我走啊。”多猕骑手用马驮着丹增活佛,将信将疑地朝南走去,走了不到两个小时丹增活佛就下马不走了,告诉他们:“这里就是藏巴拉索罗。”

  这是一个被称作“十万龙经”的殊胜之地,原野以龙的形象把一座座绵长的草冈延伸到了这里。草冈连接平野的地方,有一个大坑,有一座覆满了珠牡花的平台。珠牡是格萨尔王的妃子,意思是龙女,珠牡花就是菊属龙女花,一丛挨着一丛,颜色各个不同,红紫蓝黄白五色杂陈。奇怪的是,三米高二十米见方的珠牡台上,只生长珠牡花,别的花草一概不长。人们说,这是当年格萨尔王派遣妃子珠牡晾晒过《十万龙经》的地方,而龙经就来自平台旁边的大坑。大坑里长满了珠剑草,意思是龙草,龙草只开一种花,满坑都是雪青色的花朵,浓郁的香气从坑中弥扬而起,几公里以外都能闻到。《十万龙经》是古老的苯教经典,而出自珠剑坑的《十万龙经》却是经过藏传佛教密宗祖师莲花生的修改和加持,作为伏藏被宁玛派掘藏大师果杰旦赤坚发掘出来的。同时惊现于世的还有那把刻着“藏巴拉索罗”古藏文的格萨尔宝剑。如今这出自西结古草原珠剑坑的《十万龙经》不知去了哪里,只留下传说和信念就像永不消失的风日雪色一样永恒在人们的生活中。

  丹增活佛告诉多猕骑手:“所有的寻找都是舍近求远,所有的丢失都会在自己身上找到。藏巴拉索罗就在这里,你们拥有了它,也就拥有了整个青果阿妈草原。”扎雅说:“几年前我来西结古草原朝拜过这里,这是个吉祥的地方,正可以埋藏藏巴拉索罗。”他踢了踢平台又说,“快啊佛爷,快告诉我们,藏巴拉索罗埋藏在什么地方?”丹增活佛说:“埋藏起来干什么?在我们的信仰里,格萨尔到过的地方、神女珠牡到过的地方、晾晒过《十万龙经》的地方、莲花生降伏苯苯子(苯教徒)的地方、有过伏藏和掘藏的地方、上师果杰旦赤坚宏法的地方,就是藏巴拉索罗利益众生的地方。”

  扎雅蛮横地吼了一声:“错了佛爷。”他一吼,远远近近观察着他的表情的二十只多猕藏獒也吼起来。扎雅说:“你说的藏巴拉索罗不是我们要找的藏巴拉索罗,我们要找的藏巴拉索罗是格萨尔宝剑!”

  丹增活佛心平气和地说:“佛爷是不会错的,佛爷怎么会错呢?是世界错了,你们错了。”丹增活佛拍了拍胸脯说:“藏巴拉索罗不在别处,就在这里。远古的教典里,藏巴拉索罗是人心,人的好心、善心、光明的心,哪里有好心,哪里就有藏巴拉索罗。”

  丹增活佛忽然大喝道:“我就是藏巴拉索罗,藏巴拉索罗就要死了!”

  丹增活佛大叫一声,双手飞翔似的展开,转了一圈,眼睛一闭,朝后倒去。

  扎雅想扶住丹增活佛,伸出手时已经来不及了。谁也没想到他这一倒下去,就把生命依附给了土地,死了,这么快就死了。多猕骑手们惊愣着。扎雅蹲伏在地,把脸贴到丹增活佛的鼻子上说:“没气了,进的出的都没有了,你们也试试。”骑手们轮番把脸贴到丹增活佛的鼻子上,也说:“没气了,进的出的都没有了。”扎雅撕开丹增活佛红氆氇的袈裟和黄粗布的披风,摸了摸胸口说:“不跳了,心不跳了。”骑手们轮番摸了摸,也说:“心不跳了,一丝动静也没有了,这么快就冰凉了。”扎雅最后又摸了摸,感觉丹增活佛的尸体冰凉得就像雪山融水里捞出来的石头。他站起来,皱着眉头想了半晌说:“谁说这佛爷不是藏巴拉索罗呢,在西结古草原,他在哪里权力就在哪里。谁也不准说他死了,他就是变成鬼魂,也要控制在我们手里。走啊,把他送到西结古寺去,我们就在那里宣布我们找到了藏巴拉索罗。”

  这时二十只多猕藏獒此起彼伏地叫起来。骑手们发现他们已经走不了了。一百米开外,西结古骑手和西结古领地狗黑压压站了一片。扎雅说:“快,不要让西结古的人看到佛爷死了,他们会和我们拼命的。”骑手们把丹增活佛朝后抬了抬,翻身上马,排成一列,挡在了前面。二十只壮硕伟岸的多猕藏獒知道出生入死的时刻又来了,亢奋得你挤我撞。

  班玛多吉带着西结古骑手和西结古领地狗群,小跑着过来,在二十米远的地方停下了。班玛多吉大声说:“不守规矩的多猕人,你们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珠牡台上的珠牡花、珠剑坑里的珠剑草难道没有让你们升起敬信的心来?这里是十万龙经之地,野蛮的马蹄怎么可以践踏如此尊贵的地方呢?”扎雅回答道:“正是十万龙经这个名字吸引了我们,我们来看看,藏巴拉索罗是不是埋藏在珠牡台上、珠剑坑里。”班玛多吉说:“你们连藏巴拉索罗神宫都没有祭拜,怎么就敢争抢藏巴拉索罗?对不举行拉索罗仪式的外来人,西结古草原的神灵是会惩罚他们的。”扎雅哈哈大笑几声说:“什么祭拜藏巴拉索罗神宫,那都是四旧,不顶用啦,还不赶快回去烧掉,烧掉,乱讲迷信是没有好下场的。”

  班玛多吉不寒而栗,惊讶地叫起来:“哎呀呀,这不是牧民说的话,这是夜叉疯魔的预言,你代替魔鬼说话,就不怕白哈尔护法神主割掉你的舌头,让你浑身长疮变臭?”扎雅又一阵哈哈大笑,说:“还是四旧,迷信,你们西结古人离开了迷信就不会说话啦?”班玛多吉说:“不跟你罗嗦了,快把丹增活佛交出来,然后离开这里,离开西结古草原。”扎雅说:“我们是想交出来,可是我们的藏獒不答应,你们说怎么办呢?”班玛多吉说:“狠心无耻的人啊,你们怎么能忍心看着自己的藏獒死的死、伤的伤呢?”扎雅说:“你怎么知道是我们的藏獒死的死、伤的伤?快按照规矩战斗吧,要是你们赢了,我们就一定把丹增活佛交给你们。”

  一场流血亡命的打斗又要开始了,班玛多吉巡视着西结古领地狗群,心想獒王冈日森格没有来,到底让谁先上场只能由他来决定了。必须旗开得胜,必须让一只最有威慑力的藏獒一举灭除他们的威风。他喊起来:“各姿各雅,各姿各雅。”看到身边的领地狗群里毫无反应,正在寻找,就听对面的扎雅一阵惊叫,这才发现雪獒各姿各雅早已经冲出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