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重振声威

时间:2022-04-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五卷 第十二章 重振声威

收复了滇王府后,接着发生的事,连项少龙都感到出乎意外。
  首先来贺的是春申君,接着是被逐离滇王府不久的一众婢仆武士,再就是各诸侯国来吊祭孝烈王的代表甚或侯王,与及东方各国的使节和一向崇敬庄家的名将大臣,弄得庄夫人和项少龙为应酬接见忙个不停。
  黄昏时太后李嫣嫣发旨下来,召见庄夫人和庄保义,却不包括项少龙在内。
  项少龙知道造势成功,放心让庄夫人母子在春申君陪同下,入宫见李嫣嫣和那只有两岁多的小储君。
  幸好尤氏姊妹仍在,遂陪他接见客人,以免露出马脚。
  忙得晕头转向时,下人报上道:“魏国龙阳君求见!“
  项少龙大喜,嘱咐了尤氏姊妹继续应付其他来人后,使人把龙阳君引进内堂。
  龙阳君正为这安排感到茫然,至抵达内堂,见到项少龙,呆了一呆时,项少龙离席起迎道:“今趟又瞒倒你了!“
  龙阳君不能相信地瞪大“秀眸“,失声道:“项少龙!“
  项少龙拉着他到一角坐下,笑道:“不是我是谁?“
  龙阳君大喜道:“你可知道田单到这里来了!“
  项少龙含笑点头。
  龙阳君叹道:“你真有通天彻地之能,先是董马痴。现在则是万瑞光,累我还为你担透心事,三天前我到此时赫然发觉田单神气的在这里摆风光,还以为你给他杀了呢。“
  项少龙当下把事情和盘托出,不知为何,他全心全意地信任这个“男朋友“。
  龙阳君听得田单借替身遁走一事。恍然道:“怪不得刘氏昆仲和旦楚等人一个不见,不过你能吓得他如此不风光的溜掉,亦足可以自豪了。“
  项少龙道:“君上是否来参加孝烈王的丧礼?“
  龙阳君道:“名义上当然是这样,实际上却希望能由田单手上把楚人争取过来,现在我们都知道田单、李园和吕不韦定下密议。要瓜分天下。“
  项少龙道:“只要君上助我杀死田单,不就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吗?“
  龙阳君一想也是道理,点头道:“若你真能使滇国小储君复位,那便可牵制楚国,教楚人不敢有异心。不过事情是挺复杂哩!最后我们仍是要对付你们秦国,不是非常矛盾吗?“
  项少龙道:“那是日后的事了,若不解决吕不韦的阴谋,立即便要大祸临头,所以杀田单乃对你对我均有利的事。“
  龙阳君苦笑道:“天下间,怕只有一个项少龙是我拒绝不了的。迟些你还会见到很多老朋友呢。“
  项少龙道:“那是是韩闯了,对吗?“
  龙阳君道:“韩闯这人不大靠得住,你最好不要让他知悉身分,否则说不定他在某些情况下会出卖你。“
  项少龙问起赵雅,龙阳君道:“她已随贵属返咸阳去了。在此事上太子出了很多力,因为韩晶始终不肯放过她,女人嫉忌起来,确是不顾大局的。“
  项少龙放下心头大石,顺口问道:“各国还有些什么人来?“
  龙阳君数着手指道:“赵国来的是郭开。这家伙现在很得宠,有他弄鬼,我看廉颇很快会相位不保了。“
  项少龙知他这么说,背后必发生了一些事,才这么肯定,不由心中暗叹,却是爱莫能助。
  龙阳君续道:“燕国来的应是太子丹。但到现在仍未有信息,确是奇怪。“
  项少龙亦大惑不解,假设太子丹的人以快马经魏境到寿春报信,至少该比自己快七十天,没有理由到现在仍没有消息。
  一般使节往来,均必先递上正式文书,假设现在太子丹仍未有信息到来,可能赶不及半月后楚王的大殓了。
  项少龙道:“秦国有人来吗?“
  龙阳君道:“秦国一向和楚国关系较密切,现在又是罕有的和平时期,当然会派人来,不过奇怪是派来者不是吕不韦,而是左丞相徐先。“
  项少龙心中剧震,隐隐间大感不妥。
  龙阳君讶道:“有什么问题吗?为何少龙脸色变得这么难看?“
  项少龙道:“现在还不知有什么事,君上可否帮我一个忙,查察徐先取什么路线到寿春来,此事至关紧要。“
  龙阳君立时明白过来,色变而起道:“此事我立即遣人去办,若是途经我大魏国,我会派军保护他。哼!这一着可能是嫁祸我大魏的阴谋。“
  项少龙倒没有想过此点,徐先到寿春。不出取韩或取魏两条路线,若吕不韦使人在任何一国刺杀徐先,均可牵起轩然大波,而吕不韦更可乘机对韩或魏用兵了。
  想不到莫傲死了,吕不韦仍如此厉害。
  至此两人均无心说话,龙阳君匆匆离去。
  送走了所有宾客后,天已入黑。
  项少龙肚子饿得咕咕发叫,忙返入内宅他的院落去,纪赵二女刚洗过澡,候他进来吃晚膳。
  滇王府规模中等,是由一座主府加上六个四合院落组成,四周圈以高墙。
  每个四合院均以庭院为中心,四周围以房屋而成,布局内向,几乎所有门窗均开向庭院,府内遍植大树,故即使际此炎夏时节,仍是非常阴凉。
  入口均设于南方,左右对称,有明显的中轴线。
  对着正门的房子是正房,左右则是东西厢房。
  项少龙和众铁卫占了两个四合院落,地方宽敞舒适,有若回到了家中。
  项少龙吃饱了肚子,叹了一口气,把见过龙阳君和对徐先的担心说了出纪嫣然听后色变无话。
  赵致道:“徐相乃西秦二大虎将之一,该有办法保护自己吧!“
  纪嫣然道:“最怕他手下里有吕不韦的奸细,徐相又想不到出手的是李园潜往韩魏境的人,那就非常危险了。“
  旋又皱眉道:“虽秦楚关系密切,但只要派个王族的人来,比徐先要更加适合,可知其中必有原因。“
  项少龙道:“只要随便找个政治借口,例如要与楚人另签和约,就可迫得徐先非来不可,太后虽对吕不韦的不满与日俱增,但暂时仍很难不倚赖他这臭仲父办事,因为秦国军方一向都看不起她这个太后。“
  纪嫣然对徐先极有好感,忧戚戚地叹了一口气道:“现在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此时庄孔过来相请项少龙,说庄夫人回来了,想见他面谈。
  项少龙只有收拾情怀。随庄孔去了。
  庄夫人身穿燕尾长褂衣,衣裾处被裁成数片三角,叠叠相交,形同燕尾,故以此名。
  她斜倚在靠中央庭院的一扇窗漏旁的卧几上,神采飞扬地看着项少龙进门,秀发挽成坠髻,以一枝金钗把发型固定,在灯火里金钗闪闪生光,使她更显高贵优雅,亦非常诱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