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人人都爱邻里中心

时间:2022-03-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明前茶 点击:
  喜剧片《贴身情人》中,桑德拉·布洛克扮演的露西·凯尔森的老母亲首次与未来女婿——休·格兰特扮演的韦德集团总裁见面。老人家一言不发,面沉似铁,眉头紧蹙,像只愤怒的老鹰般射出堪比熔岩的目光,足足盯了总裁一分钟。这位律师老妈如此不礼貌,理由是,韦德集团为了开发商业地产,要拆掉桑德拉父母依赖了数十年的邻里中心。

人人都爱邻里中心
 
  对正值盛年、春风得意的强者来说,关心邻里中心是否安然无恙的人并不多,渴望被邻里中心包容与呵护的,只有那些生命火焰并不那么强盛的人——幼儿,残疾人,独居的自由职业者,总是坐在扶手椅上沉浸在往事余晖中的老人。
 
  20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们生活的老平房和单位红砖宿舍楼,是没有邻里中心这一说的。但那时候的人因地制宜,将有穿堂风的地方,都当作邻里中心。
 
  春天,人们在那里晒霉干菜,夏天在那里乘凉,孩子在那里追逐嬉闹,老人家开着收音机听评书或地方戏。
 
  我亲眼见到邻居们在冬夜披着棉袄,冒着热汗,用门板抬出煤气中毒的一家三口,紧急送往医院。还有下午四点钟放学的小孩子,集体在邻居奶奶的看护下写作业、踢毽子、跳大绳。
 
  若一家人娶亲,只请一位厨子在家烧菜招待亲友即可,根本不用擔忧人手不够,热心肠自来的帮厨者正是邻居家七八位麻利的嫂子。她们不仅帮忙处理了堆积如山的熏鱼、扣肉,竟然还有本事从大饭店借出人家闲置不用的餐具,每套96件,供办喜宴的人家使用。
 
  那时节,人们既没有手机,也没有多少人家拉得起电话线,公共服务业远没有现在发达,但无论是红白喜事,还是有人住院,依靠邻里间的互助纽带,谁都没有崩溃过。
 
  邻里中心从来不是为了呵护强者的,它只是在看不见的地方,弥合了弱者的沮丧与创伤。
 
  《贴身情人》中,桑德拉心目中的邻里中心,不仅是父亲一面吃着低脂豆腐蛋糕,一面与老友谈天争论的地方,更是“东边一排椅子坐着老太太,西边一排椅子坐着老绅士,他们像十四岁时一样,微微摇摆着身体,带点局促地等着对方来邀请自己喝茶或跳舞”。
 
  最近一两年,我在邻里中心听到的最动人的消息是,六位曾经无所事事的老人,决定重新拿出他们搁置多年的摩托车驾照,利用小区里的全民健身器械好好强健肌肉,灵活关节,最终组成摩托车车队,带上老伴去看一看自己当年插队的地方。整个邻里中心都在为这一梦想提供技术援助、赞助装备,并打赌。就连买个菜都要依赖拐杖和手推车的人,都为之议论纷纷、激动不已。
 
  那场景,我觉得与费雷亚斯·福格在改良俱乐部时与人打赌,说在80天内环游地球没啥问题一样,它是点亮庸常生活中梦想的薪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