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天台之上

时间:2021-09-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明前茶 点击:
  朋友芸是一名港片迷,上大学期间曾看过八九十部香港电影。她总结出一个规律:有三分之二的港片,拍摄了长短不一的天台镜头。

天台之上
 
  警匪片中的追逐戏、窃听戏、狙击枪伏击戏、烟头明灭的兄弟谈心戏,乃至高潮段落的直升机搏命戏,楼顶的天台都是不可或缺的拍摄场地。天台看似无路可逃的悬崖,也可能酝酿着瞬间的反转。港式爱情片也少不了天台桥段。表白戏在天台上拍,比在珠宝店或游乐场拍有趣多了;分手戏在天台上拍,比在办公室或厨房里拍,更添一份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苍凉感。
 
  天台之上,风势粗硬劲朗,光影质感非常粗糙,巨大的净水箱像巨兽一样潜伏着,这些似乎是与灯红酒绿的香港完全不同的世界。这里,少年与伙伴对谈,衣衫如鸟翼一样飞起,他满怀豪气地畅想未来……也许,几十年后,等到头发花白,他还能再上天台,与老伙计吹嘘自己这一生,怎么踉踉跄跄度过在这里痛哭流涕的那一刻,决定好好活下去,从此成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平凡英雄。
 
  香港那地方我去过不止一次,高楼如危崖,窗户如蜂巢。夜里,千万盏灯从山谷深处一直排列到天上,似可上接星辰。只要是在天台上,风势与阳光应该都很烈。
 
  而同样在高楼林立的日本,天台早就被不按常理出牌的“90后”占领。日本的大都市人口稠密,居住空间狭窄。“60后”年轻时,每天都攥着拳头打拼,做着从文员到社长,从工程师到总裁的美梦。为了能在离市中心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地方,买一个逼仄的独家小院,过上中产阶层的生活,他们甘愿将自己嵌入公司运营的庞大机器中,成为一颗螺丝钉。而“90后”早就不以这样的生活为人生理想,他们嫌弃父辈循规蹈矩地过一生,发誓要尽自己的心意来生活。许多“90后”做自由职业,靠设计游戏、画插画、做美妆主播或电竞解说,或者在寿司店里切鱼煮饭,来支付日常生活开销。收入不高不要紧,东京和大阪都有那么多天台板屋可以租住,租金比正儿八经的房屋便宜多啦。虽然冬寒夏热,但好在一出板屋,外面就有空旷的天台可以看星星,可以生火跳舞,可以踏着滑板溜来溜去,幻想自己生活在高山之巅,吹着白居易和紫式部吹过的风。
 
  朋友芸留学结束后,曾在日本做过两年社工,她的主要任务就是走访天台板屋,与天台的租住者聊天,防止他们离群索居久了,精神状态与社交能力出现问题。
 
  她一趟又一趟地去慰問天台“原住民”,发现政府官员们的忧虑在多数情况下是不存在的。“90后”年轻人对自己的选择满意得很。他们并不是因为落魄才被迫躲到天台上来的,相反,他们是为了生活得自由自在,而在这里汲水煮饭的。一位名叫藤本一郎的男生指着天台下的万家灯火对芸说:“如果我想按部就班地生活,容易得很,这下面就是。可要是我想过既能沉思默想也能玩得疯狂的生活,却是不容易的,得考虑清楚能忍受什么,又能承担什么。”
 
  电影《海上钢琴师》中,出生在邮轮“弗吉尼亚”号上的天才钢琴家1900,坚持不肯走下船舷,到陆地上过脚踏实地的日子,他一生都飘摇在海上,直至与“弗吉尼亚”号共亡。人们都觉得他痴傻。殊不知,在1900眼中,执着于岸上灯红酒绿生活的人,何尝不痴傻?天台上与天台下的人,差异之大,跟1900与岸上众生的差异,庶几相似。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