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强人所难

时间:2022-02-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楚留香传奇全集(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强人所难

    冷秋瑰道张兄还规问她什麽话?

    他残酷地笑了笑眼睛斜膘张啸林,悠悠接道你现在就算问她以前曾经有多少情人,她也会如实的告诉你的。

    张啸林于咳了一声,走过去俯身瞧沈珊妨,道你还认得我麽?

    沈珊姑眼睛无力地张了张,突然格格奖道:我自然认得你,你是我的情人中最能令我满意的一个,但你却是个暴徒是个畜牲─冷秋魂哈哈大笑道能被这样的女子骂为畜牲,张兄你想必真的有些本事,畜牲这两宇在女人境里,通常都有些另外的意思。

    张啸林苦笑摸了摸鼻子,道;你为何要来刺探我的秘密?

    沈硼妨道只因你找冷秋魂鬼鬼祟祟的,不知在商量些什麽秘密张啸林道这与你天星帮又有何关系?沈珊姑道:自然有关系,天星帮这次来到济南,为的就是来找殊砂帮的而冷秋魂正是殊砂帮门下掌权最重的一人。

    冷秋魂的院一笑,插口道:殊砂门与天星帮素无纠葛,天星帮为何要来寻事?沈圃姑道因天屋帮掌门人七星夺魂左又镑突然失踪,而他临行前,曾经说是要来寻殊砂门的杀手书生西门千的。

    张啸林目光一闪,道你可细道他为何要找西门千?

    沈砌姑道不知道。

    张啸林道左又皱与西问千平日可有往来:沈珊姑道素无往来。

    张啸林皱了皱眉道你可知道西门千此刻也失踪了?

    沈硼妨道不如道。

    张啸林双眉皱得更紧,似在苦苦思索。

    冷秋魂突然厉声道昨夜本门发生的惨案,与天星帮可有关系?

    沈珊姑道什麽惨案?我不知道。

    冷秋魂瞧了张啸林眼。

    张啸林道左又锋出门之前,可是接了一封书信?

    沈珊姑想了想,道:不错。

    张啸林眼睛亮,道你可知道那封书情现在哪里?

    沈因妨想一溺,道掌门人交给叁师兄了。

    张啸林道二师兄是谁?

    沈现妨渭:天强星宋刚。

    张啸林道他现在人在哪里?

    沈珊始道他还在徐州筹募付给中原一点红的酬劳,今夜想必就能赶来了。

    冷秋魂耸然动容,道中原一点红?可是那冷血的职业杀手。你天屋帮为何要付给他那般巨大的酬劳?

    沈硼站翻痴一笑,道因为咱们要他来对付你们殊砂门。你们若是有杀害本帮掌门人防涝疑,就要他将你们一个个都杀死冷秋魂苍白的脸变得更全无血色,一双纤细助手,不住神经质地抚摸腰瞬的刀柄,道;你什付了他多少酬劳?

    沈珊姑道一万两,每杀一个人,再加一千两,杀你冷秋魂,却是五千两。

    冷秋魂神经质地大笑起来,道:很好,我如今才细道我的命原来比别人值钱些一但五千两也不算多,我可以付他一万。两万。

    沈珊姑道:一点红信用素来很好,只要先接受了咱们助条件,伤就算再给他十倍的酬劳,他也是不会答应的。

    冷秋魂关声突然停顿手掌紧摄刀椭,目光移向窗外,像是生伯那神秘可怕的一点红随时会闯进来。

    沈现姑痴笑望问张啸林,道你到底叫什麽名字?你原该天强屋才是,我那二师兄虽然叫天强星,但哪里有你那麽强壮?

    张啸林赶紧伸手在她睡灾上轻轻点,哺哺道:女孩子不可多说话,潜是变成长舌妇,可就嫁不出去了,嫁不出去的女人,我素来石愿瞧见,这世上游是没有嫁不出去助女人,是非就会少得多了。

    沈珊始终于沉沉眶。

    冷秋魂眼睛犹在瞪窗户哺哺道中原一点红。──他的剑究竟快到什麽程度他难道真的有传说那麽恶毒?他难道真的张啸林笺接口道冷兄不必多想,反正立刻就要见他了。

    冷秋魂霍然站起失声道他立刻要来?

    张啸林道想必自是要来的。

    冷秋魂握刀的手,指节已发自,突然一拍桌予,大声道,勺伊,来吧就算盗帅楚留香来了,我也未必见得伯他,武还会怕中原一点红?

    张啸林微笑道楚留香难道比一点红还可怕?

    冷秋魂道普天下,还有比楚留香更可怕的人麽?

    张啸林贿闻道据我所知,楚留香点咆不可怕,他其实是个很和善的人,世上比他再和善助人,怕很少有了。

    玲秋魂哈哈大笑道可笑我当真从未听过比这更好笑的话了,就算楚留香自己听到,怕都会笑掉大牙。

    张啸林叹了口气,苦笑道:人,真是奇怪得很,有时竟宁愿去听信别人的谣忘,而不相信真话。

    突然间,大厅屋瓦格的响。

    冷秋魂笑声一下子就顿住,全身上下,立刻再汉有丝毫笑意,就像是被紧弦弹出助弹丸,哩的跃到窗旁,大声道朋友们既然来到侠意堂,就请下来吧张啸林技开门,缓缓走出去,笑道:各位劳想打架只管找他,若是来赌网子的,在下例对本陷。

    星光下,只见屋脊上人影幢幢,聚到一齐似是商议了一路,然後五个人相继跃下,却还有入负手站在对面屋搞上,神情似十分悠闲,一双脖子却如狼般在黑暗中闪闪发光,张啸林瞧得清楚,这人正是点红当先跃下的一个人,急服紧装满脸纵嚣,但身形却瘦得和那撮铁鬃人不相称五个人里他轻功显然向出别人签多落十地,日光使灼灼的打量张啸构微抱拳,拎冷道阁下莫非就是此间主人?但见他左掌在前,小指与无名指上,赫然正套叁个奇特的乌金钢环,张啸林笑道阁下莫非便是天强星宋二瓢把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