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丹心(2)

时间:2022-01-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勃 点击:
 
  总而言之,班固讲述了一个没有反面角色的故事,是命运之手的拨弄,造成了悲剧。他很清楚,绝不能简单粗暴地否定、批判李陵,那会让无数在边疆浴血奋战的将士寒心;把李陵塑造成一个悲情人物,反而有利于维护皇帝的权威。
 
  而更能展示班固修史才华的,不是对历史事件的叙述方式,而是对史料的组合——他把李陵和苏武写在了同一篇传记里。
 
  李陵兵败的前一年,苏武出使匈奴,本来意在和谈,却被莫名其妙地卷入一场政变。从此,苏武被匈奴羁押,受尽磨难,却始终持汉节不改。
 
  当初,苏武与李陵都是皇帝身边的侍中。李陵投降匈奴后,不敢去见苏武,直到许多年后,单于让李陵去劝降,两个人才终于见面。
 
  众所周知,劝降的套路,是先否认自己的意图,慢慢叙旧,说到动情处,再把要对方投降的目的说出来。但李陵没有这样做,他身上仍然闪耀着军人的锐气和磊落。他一开口就说:“单于听说我和你素来交情深厚,所以让我来劝你归降。抛开别的想法,听我说吧。”苏武牧羊图(横幅)傅抱石纸本设色1943年
 
  李陵滔滔不绝,将胸中多年的积郁一吐为快。他说起自己刚投降时,“忽忽如狂,自痛负汉”。李陵又说起苏武一家这些年来遭遇的不幸,汉朝不但亏欠我李陵,更亏欠你苏武。他还说汉武帝晚年多么昏聩残暴,多少大臣无罪被杀。
 
  班固把李陵的台词详细地写下来,归根结底,是一种泱泱大国的自信——一个疆域广大、人口众多的国家,难免有人被亏欠,要让受委屈的人说话。
 
  然后,苏武開口了,表达的意思非常简单:你不必跟我讲纷繁的事实、复杂的道理,归根结底只有一件事——任何事情都无法动摇我对汉朝的忠诚。
 
  李陵被苏武的忠诚震慑住了,感叹说,自己的罪过“上通于天”。他后来只和苏武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告诉苏武汉武帝去世的消息,苏武向南号哭,呕出血来;另一次就是汉昭帝时代,在复杂的交涉后,匈奴终于同意放苏武回汉朝,李陵来给苏武送行,也是诀别。
 
  这时候,李陵又一次想起,如果不是汉武帝杀了自己全家,自己在匈奴举大事,也可以光荣地回去。李陵对苏武说:“今足下还归,扬名于匈奴,功显于汉室,虽古竹帛所载,丹青所画,何以过子卿!”这话里包含着痛悔、遗憾、羡慕、景仰……无数情绪交织在一起。
 
  终究,没有任何伟业,可以和做一个忠臣相比。这些话出自李陵之口,比出自其他任何人,都更有震撼性和说服力。
 
  这就是班固的春秋笔法:允许不同立场的人发出声音,好彰显宽容;同时把主流的音量调到最大,稳稳把控导向。
 
  最后说回班固的“同行”司马迁,这两位伟大的史学家,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有点儿像林黛玉和薛宝钗:林黛玉可爱,但这种可爱往往和正确无关;薛宝钗正确,而她尤其高明处,在于立场正确而态度并不僵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