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丰沛与抉择

时间:2023-07-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谢宗玉 点击:
30年文学典藏散文卷(全文在线阅读) > 丰沛与抉择

    谢宗玉

    月夜

    冬季,树叶落尽,月光就显出了它特有的魔力,枝枝桠桠给它一映衬,大地上就全是它的作品了。细细看去,浓勾淡染,颇具章法。“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坐在校园西北角空旷的林子里,就是坐在林逋古诗的某种意境中。主人公是我与她。暗香不是梅香,而是她身上的体香。

    为了平息内心的慌乱,我拿颗石子,沿着月光的虚线,把地上淡影勾勒出来。

    话题从月光说起。月光笼罩冬季的树林,似乎也能绽开些《春江花月夜》里的情愫来,梦幻般的林间,疑有飞花飘散。月光透过枝枝桠桠洒下来,横七竖八的枝影像一张虚网将我们罩在里面。我们的衣裳和脸庞都有月光的痕迹,这使得我们的局部和整体有种分离的感觉。两个相依的人,也像隔了一道宽宽的水域。

    我不记得这是不是我们第一次正式约会。在阶梯楼,两人只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就抱着书出来了。

    得警惕自己或他人的倾诉。书上说得对:一个未婚青年在异性面前如果迷恋对往事的唠叨,这八成便是情爱的开始。那晚,我们就这样叨唠开来。

    我告诉她,骨子里的忧郁从何而来。我说了复读时的一些情况。书本像黄连般难咽,人又不聪明,记忆力又不好,只能闷头苦读。也有来自情爱方面的痛楚,也有来自家庭方面的压力,还有,自己把大学这道门槛想得过于重要,仿佛一旦跨越,就可以一马平川,无拘无束。而跨不过去,人只能在地狱中活着。失眠、多梦、头晕、惧寒、神经质,是那个时期的特点,无计消磨,就隔一段时间拔刀在自己的手臂划几下,划得鲜血淋漓,以肉体的疼痛来减轻精神的苦闷……

    我讲得含糊而笼统,但她听得却很认真。甚至要求我将手臂的伤痕让她看看。我犹豫了一下,真的捋起了衣袖。月光之下,细微的刀伤看不真切,伤痕的亏盈却能感觉得出。她沁凉的手指滑过我的手臂。

    关于初恋。我没有。我只有暗恋。她也没有,她只有被暗恋。

    她告诉我有这么一个男孩,不在一个中学。一个偶然的机会相识,彼此都有好感。那男生开始追她,一周一封信。可她却死死咬着不回信。中学时的爱情就像海市蜃楼般不可信。学业是当时的头等大事。

    后来她考进了湘大,那男生却一败涂地。离校时,她把厚厚的一摞信拿出来打包,边看边流泪,觉得是自己害了他,不然以他从前的成绩,也不至于惨败如此……

    她说这些的时候,我已绕到了她的身后。我用手指勾起她的一绺长发,细细腻腻地绞绕着……

    再后来那男生开始复读,信却写到湘大来了。前天她接到信,一方面是欣慰,觉得他并没有因失败而怨恨于她。另一方面则是担忧,觉得男孩如果以这般心态复读,明年的高考恐怕又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她有心想回信鼓励他好好读书,又不知该不该?

    我的冷唇突然咬住了她的耳垂。

    她轻叹一声,说:“你是不会给我拿主意的……”

    我把她的头扳转过来,用唇准确而果断把声音中断。我用这种方式给她拿主意。

    只有等到现在,我才知道,那个冬夜,我们的爱恋之花刚刚绽开,就以一种隐性的方式在凋零。她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是不会长久接受一个低姿态的男孩的。中学时那个男孩就是明证。而我也并没有真正爱上她。只是暗恋的心事在高考的重压下枯萎已久,突然一个女孩主动走近来,仿佛一瓢清水倾泻在荒凉的沙野,沙土下潜伏的心芽便不知所措地萌发了……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宁愿选择做她的朋友,也不选择做她的情人。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她的想法一定同我一样。

    伤害与被伤害,让我们在大学毕业后十年,无任何联系。

    温软与呢喃

    天,不是那种阴沉沉的天,可以感受阳光浸润云层的温暖和明丽。却有雨,三二点,零星地落下来。

    不带雨具,从北苑围墙的小门侧身出去,隔着窄窄的水田,就看见对面山洼那几树开得正艳的桃花。丝雨衬托桃花的妖娆。清新亮丽,就像乍眼看见一个纯朴美丽的村姑,让人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欣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