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上卷·谁是我 第九章 焦虑

时间:2022-01-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蔡骏 点击:
人间(全文在线阅读)  >       上卷·谁是我 第九章  焦虑

  肖申克州立监狱,C区58号监房,2009年9月19日,上午十一点。

  我已经知道蓝衣社是谁——你们永远都想不到的一个人。

  抱歉,现在还不能说。

  我小逼仄的监房内,看着小簿子里我的故事,居然半天写了那么多,不敢相信自己的右手,更不敢相信自己的大脑。

  也许,除了读心术之外,我还拥有超人的记忆力。

  一年多前的任何细节,包括自己与别人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某个不易察觉的表情,都可以记得清清楚楚。

  “看着我的眼睛。”

  老马科斯用西班牙式的英语叫我,他放下厚厚的书本,坐在床上盯着我。

  半分钟后,我说出了他眼睛里的秘密:“你在想十九年前——1990年,你在西班牙的圣方济各修道院图书馆,见到了一个神秘来访的中国人,对方向你借阅一本珍稀的中世纪古卷,并与你长谈了整个晚上。”

  “老天!”他惊讶地睁大眼睛,“我从未对你说过这件事。”

  我压低了声音:“你是在故意考验我的读心术!”

  “好了,我早就说过会为你保密,绝不会把你的读心术说出去。”

  “亲爱的老马科斯,这个监狱里我唯一能够信任的人,就是你了。”

  他有些感动地抓住我,布满老茧的的大手摸了摸我的脸,感觉竟像我的父亲。

  其实我的脸颊上也爬满胡须了,这里让人健壮,也让人变老。

  我用中文喃喃自语:“我还剩下不到几十小时了。”

  明天,就是明天。

  放心,明天不是电椅的日子,但可能是前往地狱的日子。

  我低下头继续在小簿子上记录曾经焦虑的心情,那些致命的往事——

  水,又是漆黑的天空,阴冷的森林,一池不见底的湖水。

  十四五岁的少年——我,光着脚踩入水中,冰冷渗透入我的血管,又将我整个人吞没。黑色的水底闪烁着幽暗的光,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或者是冤屈的灵魂?我孤独地深入水下,直到被一只手紧紧地抓住。

  又是她!十二三岁的少女,正在水底剧烈地挣扎,水草缠住她的小腿,她无助地在黑暗中舞蹈。

  下意识地抱住了她,冰凉的皮肤下还残留一些温暖,我紧贴她尚未发育的胸口,甚至能听到她的心跳。而她也像抓着最后的稻草,紧紧地将我拥抱,每一寸皮肤互相贴合,直到身体发烫变得火热,将一池死水全部燃尽……

  还是梦。

  浑身冒汗醒来,皮肤烫了许多,担心是不是发烧了,拿来体温表量量还算正常,便起床上班去了。

  公司各项业务依然不见起色,懒得去理那些客户,任由他们自生自灭——老钱说他有个客户破产上吊自杀了,也不指望今年的销售了。

  打开公司邮箱,想起莫妮卡帮我找回的密码,现在的工作邮箱是半年前注册的,用那个旧密码——82free00hero,进入我出车祸以前的公司邮箱。在杭州只是粗略扫了一眼收件箱,我还必须自己地看一遍,以免遗漏什么重要邮件。

  2006年11月出事以后,收到的全是垃圾邮件。再检查以前发出去的邮件,发现在2006年9月10日,我发出了一份英文邮件,收件人是个陌生的邮箱地址,却有天空集团的字母缩写。在公司通讯录里搜索,最终在美国总部那一栏里找到了——天空集团全球总裁兼董事长办公室。

  我给天空集团的美国大老板写信?他可是公司最大的老板,个人掌控公司大部分股份,就像比尔盖茨之于微软默多克之于新闻集团。

  小心地打开邮件,回头注意有没有偷看。这封邮件全部由英文写成,看老我的英文水平确实还可以。

  至于邮件里的内容,我在心里默念着译成了中文——

  最敬的天空集团全球总裁、董事长先生:

  您好!我叫高能,是天空集团中国分公司销售部的一名普通员工。非常冒昧地给您来信,希望您能原谅。

  董事长先生,很抱歉我最近无意中读到了那封信,才知道那些令我无比震惊的秘密。然而,从我出生到现在的二十多年间,家父从未向我透露过关于我们家族的往事,我也从来没见过我的祖父,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直到我发现你写给家父的信札。开始我也难以相信这件事,我更不敢直接问我的父亲,因为他一贯是个严厉的人,我知道他不会告诉我答案的,相反还会因为我偷看他的信件,而对我横加训斥。但这些天我做了调查,发现历史上真有“兰陵王”,而我的祖父在将近五十年前就已音讯渺茫。现在,信中写到一切我都相信。

  至于我在天空集团工作,纯粹是一个巧合,家父并未在这件事上帮助过我——他也没有能力帮我。这完全是命运的安排,我注定与天空集团有缘。作为一个底层的销售员,我的肩膀上负担着沉重的压力,常常艰苦地加班工作,却拿着微薄可怜的工资。有时我辛苦了几个月,却仍然做不成一笔销售业务,这让我感到痛苦不已。而我的同事们则异常冷漠,让我无法感受到公司的温暖,也丝毫没有在天空集团这样伟大的企业里工作的自豪感。

  尊敬的董事长先生,我感觉自己正处于困境,如果能得到您的帮助,我将感激之至!

  祝健康!

  高能

  2006年9月10日于上海

  读完这封邮件,额头都冒出了冷汗,实在是本周发现的最大秘密!

  天空集团最大的老板,居然给我的父亲写过信?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我的父亲不过是一家频临破产的国有企业的宣传科长,怎会认识远在美国的天空集团董事长?但信中还提到了我的祖父——我对爷爷毫无印象,倒是常常听父母说起爷爷奶奶在我还未出生时就死了。

  如果我的父亲和祖父,都和天空集团董事长有关,也许我的整个家族都非同小可?所以美国的大老板才会给我父亲写信,信中还写到了“另我无比震惊的秘密”!

  突然,脖子后面一阵冷风,抬头看到天花板,似乎陆海空的身体还吊在上面!那晚,同样也是在这张办公桌,方小案悄悄告诉我——陆海空在美国总公司培训曾经偶遇天空集团的大老板,也就是这封信的收件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