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红颜哀(下)

时间:2022-01-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流潋紫 点击:
如懿传(第六册)>   第五章 红颜哀(下)

  如懿惊得倒退一步,几乎要跌坐于地,幸好被容珮扶住了。如懿立时变色,喝道:“出去!”容珮吓得急忙转身,如懿厉声道,“方才本宫与皇上说了什么,你都没有听见。出了这个门,你没长嘴,也没有耳朵,一个字都不许漏出去!”
  她见周围打发得干净,终于禁不住软弱了下来,“皇上说出这样的话来,是要锥臣妾的心么?方才那些话臣妾不许人知道,是怕落下话柄叫人讥刺皇上!”
  皇帝大约也是气昏了头,恼道:“有什么可讥刺的?朕只是真心喜爱一个女子而已。”
  如懿戚然相对,“既是真心,自该叫人欢喜,何来勉强与难过,逼得寒氏一心求死!”
  皇帝微微语塞,旋即道:“朕在准备一份礼物,只要假以时日完成,朕一定会让香见回心转意,侍奉朕身侧!”
  如懿睁大了眼眸,眼底的伤心渐渐蔓延出一丝鄙夷的意味,“是么?但皇上大可扪心自问,是真心爱怜寒氏,还是为了一己私欲与好胜之心?”
  他喃喃:“在今日之前,连朕自己也一直以为喜欢的是香见的容貌。直到她自毁容颜,朕才明白,朕喜欢的,是她坚持自己的倔强,是她对寒歧的坚贞。这些,都是朕没有的。”
  她的嗓子一阵阵发涩,仿佛难以启齿,却依旧忍不住问:“就因为皇上自己没有,所以一定要从寒氏身上得到?”
  皇帝低着头,斜倚着身体,似乎无奈疲倦到了极处,可他的眼底仍有渴求闪烁,“如懿,朕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人,得不到的事,香见是唯一一个。你别叫朕留下遗憾,好不好?如懿,香见她不想活了,可朕不能失去她,真的。如懿,让她活下来,让她愿意活下来,在朕身边,好不好?”
  她答允不了,嗓子眼张不开,嘴唇紧紧地抿着。她不过是一个女人,一个有着夫君的女人。可偏偏,自己的夫君却这般来要求自己。
  如懿苦笑不已,“皇上对臣妾说出这样的要求,是浑然不觉得臣妾是你的妻子,你的女人,而只是一个皇后的身份么?”
  皇帝诧然片刻,旋即释然,“如懿,你既是皇后,就该承担中宫的职贵,而非一意儿女情长。”
  “皇上要臣妾做的事,臣妾真的觉得很难。臣妾自登后位,才渐渐觉出当年孝贤皇后的难处。若是一个对夫君全无眷慕之心的女子,如何能让皇上放心处理六宫之事?但若对夫君有眷慕之情,又该如何违背自己的心意放下儿女情长来不偏不倚地处置?皇上虽将臣妾捧于皇后之地,却也不啻将臣妾置于两难之地。”
  “两难么?”皇帝的目光虚浮在远处,“如懿,若是孝贤皇后还在,她会做到的。她是一个贤德的皇后,她会恪尽皇后的本分,来为朕处置妥当。”
  仿佛数九寒月有冰水夹杂着无数尖锐的冰凌兜头而下,连血液都冻住了,却还能辨出那种面对疼痛却无可抵御的软弱。如懿打了个寒噤,仿佛看着一个不认识的人,渐渐浮出一个虚茫的笑靥。从前他对孝贤皇后的种种不合心意,终于因了她身后误会的解开,因多年的追忆,因了自己与他的种种磨砺,化为了时光里不肯老去的温柔,化为了自己在他心中的不合心意。
  她神色凄楚,面带冷冽,“皇上这样重的话,臣妾承受不起。”
  皇帝将手落在她手背上,似乎要将她的不甘与抗拒压下,“既然承受不起,便好好去做。别辜负了朕对你的用心。”
  如懿抬首,遇上他凜冽的目光,心思却被他搭着自己的手腕的力度所吸引。那是他受伤的手,无意拂落于她手上,却并无往日的亲密,更是一种无言的压制。可是,她却未能感觉到他的手带来的力度。
  他受伤的左手,浑然使不上力气。
  悲切之意油然而生。有泪,凄然坠落,洇入沾着他鲜血的白纱。
  她终于妥协,“皇上所托,臣妾不敢辜负。可以尽力劝服寒氏萌发求生之意,但不能令她一定肯在皇帝身边。”她凝视皇帝的伤口,“皇上伤在手腕,可暂以衣袖遮掩。这几日请皇上勿见嫔妃,也勿召人侍寝,以免有更多人知道皇上的伤势。”
  皇帝喟然,稍有欣慰,“朕也这样想,只是苦无理由。”
  如懿凝神片刻,“有。战事大局已定,但死伤将士无数。皇上要斋戒数日,以慰亡魂。”
  皇帝旋即会意,“战事有伤天和,朕会举行法事,更会独居养心殿斋戒。”他一顿,“君者为人伦之极,五伦无不系于君。臣奉君,子遵父,妻从夫,不可倒置也。皇后深明事理,婉順谦恭,朕很欣慰。那么香见之事,朕也一并交予你了。”
  如懿以从未有过的郑重容色凜然相对,“皇上所托,臣妾身为皇后,不敢不允。但臣妾所允,只以皇后身份,而非皇上妻室。从今以后,皇上所言所托,臣妾都不敢失皇后分寸,却也仅以皇后分寸而已。但请皇上明白。”
  皇帝憔悴的面孔上满是愕然与震惊,“如懿,你说什么?”
  她的眼底蓄满了泪水,那种滚烫的热度,仿佛要烫得她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如若可以,她真的愿意自己是盲的,看不清所有蒙昧的温情挑破后残忍而冷酷的真相,可是她秉持了最后的礼仪与气度,“臣妾蒙皇上厚爱,忝居后位。所能做的,也仅是皇后应该做的。”
  她俯身三拜,以极其尊崇的态度,谦卑己身,缓缓退离。
  如懿见到香见,已经是两日后的事情。
  不是未曾想过该以何种姿态面对寒香见的一心求死,而是太多的混乱与冲击,在那一日养心殿对谈之后,将她极力维持的理智冲打得近如齑粉。
  她全然是以麻木的状态将皇帝所希望见到的一切一一布置下去。幸好中宫的威仪尚在,而之前皇帝极力弥补的密切与热络让后宫诸人不敢对她的言行有分毫质疑。
  如懿看着这一切缓缓进行,只是不能克制地想要冷笑。何谓狐假虎威,便是如此。她便是那一只倚仗老虎威势的狐狸,以为自己得到想要得到的所有,亦不过是凭借好风飞上青天的风筝,唯有游丝一线。一旦风去,便只余重重坠落粉身碎骨的命运。
  可时日稍久,便会有另一种意味。她所从未察觉过的意味渐渐萌生。如果,没有一丝属于自己的情愫,而是克尽己责地做好一个皇后应有的职贵,那也不算是一件太难的事。甚至,会因为只需恪守已然成熟的条条框框,便能不功不过,安然度日,也算一个不错的皇后。
  香见受伤之事并非不能外传,所以很快让嫔妃们更添了好奇与幸灾乐祸的心情,更是茶余饭后最好的谈资。而皇帝不再踏足承乾宫,仿佛对她容颜毁损而失望至极,亦让嫔妃们多了一丝希望与愉悦的寄托,盼望着皇帝将她弃如敝屣,再不理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