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泾洛大渠

时间:2022-01-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二卷 第八章 泾洛大渠

项少龙、滕翼和荆俊三人,经过对都骑军的了解后,已开始清楚它的结构和运作的情况,于是着手整顿改革。
  都骑军人数在一万之间,分作五军,每军二千人,全是由秦军挑出来擅于骑射的精锐,仅次于保护秦王禁宫的禁卫军。大多来自王族朝臣的后代,身家清白,饷银优厚,故此人人都以当上都骑军为荣。
  平时都骑军分驻在咸阳城外四个形势险要的卫星城堡,负责王城外的巡逻侦察等一般防务。
  城内事务则交由都卫军处理,职权清楚分明。
  但若有事发生,都卫统领要受都骑统领的调配,所以两个系统里,以都骑为正,都卫为副。每三个月两个系统的兵马,便要联合操练,好能配合无间。
  都卫统领更要每月向都骑统领报一次,再由后者直接报上秦君。
  由此可见都骑统领一职,等若城守,必由秦君亲自点封、选取最信得过的负责人。
  对朱姬和小盘来说,自是没有人比项少龙更理想了。难得是由以鹿公为首的军方重臣提出,以吕不韦的专横,亦反对无效,惟有退而求其次,把管中邪安插到都卫统领这次一级的重要位置去。
  禁卫、都骑、都卫三大系统,构成了王城防务的骨干。
  这天早上,在王宫主殿的广场处,进行了封任仪式。
  安谷荣升大将,负责东方函谷关、虎牢关和肴塞三关的防务,无论权力和地位均有增无减,所以安谷并没有失意的感觉。
  他的职务改由昌平君嬴侯和昌文君嬴越这对年轻的王族兄弟负责,分统禁卫的骑兵、战车部队和步兵,统领之职一分为二,成禁骑将和禁卫将。
  任用王族贵胄出任禁军统领,乃秦室传统,吕不韦在这事上难以干预。
  管中邪则荣登都卫统领一职,以吕不韦另一个心腹吕雄为副手。
  都卫军虽次于都骑军,,但却确实负责王城的防务和治安,乃现代军队和警察的混合体。秦国由于民风强悍,这个职位并不易为。
  项少龙还是首次见到管中邪。
  果如图先所言,生得比项少龙还要高少许,样子远及不上乃师弟连晋的俊俏,但面相粗犷,肩宽膊厚,腰细腿长,只是那充满男子气概的体型,便使人觉得他有着难以形容充满野性的吸引力,年纪在三十许间。
  难得他粗眉如剑,鼻高眼深,一对眸珠的精光有若电闪,举步登台接受诏令军符时举止从容,虎步龙行,纵是不满他封任此职位的秦国军方,亦受他的大将之风和气势震慑,难怪他能在高手如云的相府食客中脱颍而出,成为吕不韦最看得起的人之一。
  荆俊教项滕两人注意正在观礼的吕不韦旁边那几个人,道:“穿黄衣的就是那满肚奸计的莫傲,他后面的两名武士,是管中邪外最厉害的鲁残和周子桓。“
  项滕闻言忙用神打量。
  这莫傲身量高颀,生就一副马脸,带着不健康的青白色,年纪约三十五、六,长着一撮浓密的山羊须,颇为斯文秀气,一对眼半开半阖,瞪大时精光闪闪,非常阴沉难测。
  项少龙凑到滕翼耳旁道:“若不杀此人,早晚我们要在他手上再吃大亏。“
  滕翼肯定地点头,表示绝对同意。
  那鲁残和周子桓一高一矮,都是力士型的人物,神态冷静,只看外表,便知是可怕的剑手。
  田单等外国使节都不见出现,由于这乃秦人的自家事,又是关于王城的防务,自然不会邀请外人参与。
  小盘本身乃赵国贵族,长于宫廷之内,来秦后的两年,每天都接受当储君的训练,加上他实际的年龄,要比别人知道的要长上两岁多,故尽管在这种气氛庄严,万人仰视的场合里仍是挥潇自如,从容得体,看得各大臣重将点头称许。
  吕不韦看着这“爱儿“更是老怀大慰,觉得没有白费工夫。
  礼成后,群臣散去,但安谷、昌平昌文两君、管中邪、项少龙等则须留下陪太后储君午宴。
  吕不韦和徐先这左右丞相,军方的重臣鹿公、王、杜壁、蒙骜,大臣蔡泽、左监侯王绾、右监侯贾公成都被邀作陪。
  这可说是人事调动后的迎新宴。
  午膳在内廷举行。
  趁太后储君回后宫更衣时,各人聚在内廷的台阶下互祝聊。
  安谷扯着昌文君和昌平君这对兄弟,介绍与项少龙认识。
  这两兄弟面貌身材都相当酷肖,只有二十来岁,方面大耳,高大威武,精明得来又不予人狡诈的感觉。
  可能因安谷等下过工夫,两人对项少龙都表现得相当友善。
  一番客气话后,昌平君嬴侯道:“项大人的武功确是神乎其技,连王翦都胜不了你,事后还对你的人品剑术推崇备至,找天有空定要请大人到寒舍好好亲近,顺便教训一下我们的刁蛮妹子,当日她赌你会输给王翦,连看一眼的工夫都省了。“
  昌文君笑道:“记得把纪才女带来让我们一开眼界,不过却虽保持最高度的机密,否则咸阳的男人都会拥到我们府内来,挤得插针难下。“
  安谷吐舌道:“项大人要小心点嬴盈小姐,千万不要轻敌,我便曾在她剑下差点吃了大亏。嘿!这妮子都快十八岁了,仍不肯嫁人,累得咸阳的公子哥儿苦候得不知多么心焦。“
  旋又压低声音道:“咸阳除寡妇清外,就数她最美了。“
  项少龙闻言心惊,暗忖既是如此,他就怎也不会到昌平君的府宅去,免得惹来情丝。
  在这步步心惊胆跳的时刻,又饱历沧桑,那还有拈花惹草的猎艳情怀?
  正敷衍着时,吕不韦领着管中邪,往他们走来,隔远呵呵笑道:“中邪!让我来给你引见诸位同僚兄弟!“
  安谷等三人闪过不屑神色后,才施礼相见。
  吕不韦正式把管中邪引介诸人,后者脸带亲切笑容,得体地应对着,只是望向项少龙时精芒一闪,露出杀机。
  项少龙被他出奇厉害的眼神看得心中懔然,亦觉荒谬。
  两人事实上在暗中交过了手,这刻却要摆出欣然初遇的模样。
  吕不韦对项少龙神态如昔,道:“找天让本相把各位全请到舍下来,好好喝酒聊,新近燕人送来一批歌姬,都是不可多得的精品,且仍属处子之身,若看得上眼,挑两个回去,来听她们弹琴歌舞,亦是一乐。“
  美女怎会嫌多,昌平君两兄弟立时给打动色心,连忙道谢。
  反是安谷立场坚定,推辞道:“吕相好意,末将心领了,后天末将便要出发往东疆去。“
  管中邪插入道:“那就趁今晚安将军仍在咸阳,大家欢聚一下,顺便可为安将军饯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