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路遇乞丐

时间:2022-01-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袁斗成 点击:
  天空飘洒着细碎的雨丝,风中夹杂一丝阴冷。走在冷清的街头,我不时扯扯衣领御寒,来到出租屋楼下,冷不防被一个沙哑且苍老的声音喊住了:“行行好,行行好,我又饿又冷……”瑟瑟凄风苦雨里,刚“驻扎”在楼道的年迈乞丐双肩在簌簌抖动,蓬乱的白发一根根竖起来,眼神里充斥着几分央求与期许,对我说:“有旧被子吗,给我一床吧?”我有些反感不劳而获者,但这么冷的天,我没一丝同情心就是行尸走肉了。对望了下,我说:“干脆到我屋里住一宿,行不行?”

路遇乞丐
 
  乞丐喜出望外地跟在我身后,走进客厅,好奇地东瞅瞅西望望,感慨道:“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当初租房子时打算与女友结婚,就租了套两居室。我让乞丐洗个澡,换上我来不及扔掉的旧衣服,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面前红光满面的他哪像沿街乞讨的流浪汉?心情郁闷的我炒了两个菜,仰脖喝了一杯浓烈的老窖特曲,老头子细细地咂了口说:“好酒啊,可你喝酒的方法不对,应该一点一点地品出味道来。”
 
  我心里暗笑,这样一位居无定所的乞丐竟有如此的闲情逸致!自从租下这套新房半年了,我第一次在家里同一个陌生人对斟对饮,而且还是个乞丐,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乞丐说话了:“看你愁眉苦脸的,一定有什么事,说出来听听,或许我能帮你一把。”
 
  我压根儿不相信老头能解开自己心中的疙瘩,但有倾诉的冲动。同女友洁茹相恋了近3年,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哪知洁茹至今不肯带我去拜见未来的岳父。洁茹说过,她妈妈去世得早,是爸爸含辛茹苦把她抚育成人,如果爸爸反对我俩的婚事就麻烦了。问题在于,我几次提出先见上准岳父一面,洁茹噘着嘴说:“爸爸那么忙哪有空见你,再说了,我还没跟他预约呢。”洁茹的爸爸在一家小公司当小股东,再忙也不至于连吃顿饭的工夫也没有。
 
  连老乞丐也听出了其中的弦外音,摇晃着头说:“明显是在推托嘛,我觉得情况不妙。”可不是吗,我着急担忧的就是这个,害怕洁茹轻易把我们的爱情长跑舍弃了。乞丐抓耳挠腮一阵,一本正经地告诉我,感情上的事容不得外人指手画脚,他不了解具体细节,无法出谋划策,说着他呵欠连连:“困了,我要睡觉了。”
 
  明天还得上班,我没敢指望乞丐想出啥金点子。洗漱完,乞丐已经霸占了我的房间,躺在被窝里说:“别看我到处打游击惯了,可还是很挑床,只有你这张床我才能睡安稳。”
 
  我哭笑不得,假装翻弄抽屉里的杂物,趁机把存折与现金放到兜里,防人之心不可无。转过身我对乞丐说:“老人家睡吧,我在隔壁客厅将就一晚,有啥事敲墙壁我就晓得了。”
 
  “小兄弟,帮我一下忙,”我走到门口,乞丐翻身坐起来,掏出一沓厚厚的钞票,零的整的都有,递给我说,“这是我讨到的5000多块钱,我放在身上一直担惊受怕的,今晚由你保管,我就不会做恶梦了。”
 
  我明白乞丐的心思,钱是信任也是交易,了了彼此的一块心病。一觉醒来,我揉着眼睛,早已起床的乞丐主动提出,天气太冷,他就不到外面讨钱了,就留下来看家。一时的恻隐之心竟被无休止的纠缠上了,我犹豫着,乞丐露出了一排黄牙齿说:“那点钱还是你揣着,我哪天打算走了再还给我。”
 
  老天爷像故意作对似的,连续一周都阴阴沉沉的,下着毛毛雨。我赶走乞丐的心都有,但实在开不了口,天寒地冻的,乞丐何处安身,他会舍得花钱住旅店吗?独自在城里打拼的我多少有些安慰,乞丐总是做好热菜热饭等候我回来,而且他的厨艺不错。
 
  这天黄昏,我下班后匆忙往回走,来到院子里的花坛边,一下子惊呆了:“嗖嗖”的冷风中,乞丐躲在角落里搓着双手,鼻涕不停地往下流。
 
  “你怎么在这里,快回屋!”我弯下腰去扶乞丐,老人惊恐地望向四楼的窗户,表情呆滞地缩了缩脖颈。家里的灯亮着,我猜中了七八分。这时,洁茹怒气冲冲地从楼上跑下来,指着我骂道:“脑子进水了啊,收留这么一个人呆在家里,你就不怕出事。哼,不晓得怎么想的?”
 
  我竭力解释,不料洁茹摊牌了:“有他没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清楚。”望着洁茹扬长而去的背影,乞丐很是内疚,哈口气说:“你女朋友好凶哟,我还是走吧,破坏了你们的感情,我可负不起责。”
 
  洁茹上班的公司在城东,我住城区,她得倒地铁加公交,周末才回来同我过两人世界,却没料到我盼星星盼月亮,却被乞丐搅黄了。可乞丐眼巴巴的眼神刺痛了我,我情急中使出最后的绝招:“你要走尽管走,但休想拿走那5000块钱。”想以此来留住他,但这一句话震住了乞丐,我动情地说:“我很爱洁茹,但把你丢在街头风餐露宿,我又于心何忍啊。洁茹是个善良的女孩,相信终究会理解我的。”
 
  虽然乞丐仍旧认为洁茹会生气,他怕又被赶出来,但还是听从了我的建议,表示等天气转好他就回老家过年。两人一前一后回到房间,乞丐好像看准了我的仁慈,高声叫嚷着:“那瓶没喝完的老窖拿出来,我要暖暖身子。”
 
  乞丐一边独自喝酒,一边“神仙”一般对我说,据他的观察,洁茹这个女孩虚荣心很重,两人的结合不一定幸福。我恼怒地盯着他,又不是神仙,怎知洁茹的人品,何况谁能十全十美。乞丐拍着胸口说:“我这把老骨头啥人没见过,啥事没经历过,我劝你们早点分手吧。”
 
  我阴下脸,不满地说:“老人家不许你这样说洁茹,她是凡人,难免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我既然爱她,就必须包容她。”乞丐叹息着,无奈地对望着我,只顾闷头喝酒,一杯接一杯,半瓶老窖很快见了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