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黑桃K的杀戮游戏

时间:2022-01-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轩弦 点击:
地下室外(一):杀手黑桃K和五名人质
 
  今天是愚人节。
 
  晚上八点多,凌素希在房里哄女儿睡觉,于神则在大厅上网。
 
黑桃K的杀戮游戏
 
 
  他打开了酷豆网——一个大型视频网站——的直播频道,只见数十位妩媚娇艳的美女主播正在直播节目。于神这个瞧瞧,那个看看,津津有味。忽然房门打开了,原来是凌素希出来倒水喝。于神吓得全身一震,手忙脚乱地用颤抖的手点下了“显示桌面”。
 
  “神,盯着屏幕干吗?”凌素希走过来问道。
 
  “我在思考一个魔术的原理。”于神也觉得自己的语气言不由衷,连忙转移话题,“宝宝睡啦?”
 
  “嗯,你也早点儿睡吧。”凌素希回到房中。于神松了口气。
 
  他定了定神,又进入了一个美女主播的直播间,正在听她唱歌,忽然画面一转,美女主播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面具人。
 
  那是一张只露出眼睛和鼻孔的白色面具,诡异无比。
 
  于神还没反应过来,只听那面具人开口说话了:“各位观众……”
 
  他的声音十分怪异。于神听出那是通过变声器发出来的。看来这个面具人的面具中暗藏变声器。
 
  只听他接着说道:“接下来,请欣赏鬼筑送给大家的愚人节礼物。”
 
  “鬼筑?”于神双眉一蹙,立即按下键盘上的截屏键。
 
  与此同时,画面一闪,来自鬼筑的面具人不见了,镜头来到一个房间内。
 
  房间不大,有两扇门,其中一扇门紧闭,另一扇门虚掩,隐隐约约看到里面有个马桶,似乎是洗手间。房间中央有一张床,床边坐着一个白发老人,满脸皱纹,腰弯背驼,看上去至少八十岁了。他穿着一件褐色的囚衣,囚衣背部印着大大的“1号”两字。
 
  房内的墙上挂着一个钟,此刻的时间是九点零一分。
 
  于神立即看了一下显示屏右下角的时间,正是九点零一分。
 
  “直播?”于神那浓密而尖锐的眉毛轻轻一皱,“鬼筑这一回又想怎样呀?”
 
  他尝试进入其他美女主播的直播间,竟然发现所有直播间的画面都变成了这个穿着囚衣、坐在床边的白发老人。
 
  于神知道事态严重,立即拨通了慕容思炫的手机:“慕容,快上酷豆的直播间去看看!”
 
  电话另一头的慕容思炫还没答话,于神紧接着又把刚才的情况简述了一遍。
 
  “在QQ上把刚才的截图发给我。”思炫那冰冷的声音从于神的手机中传出来。
 
  于神立即把刚才截取的有面具人的画面发送给思炫。思炫看到图片后冷冷地说:“是鬼筑的黑桃6,潘小岳。”
 
  这个潘小岳,是恐怖犯罪组织鬼筑中黑桃会的成员,代号黑桃6,曾化名高岩,在L市第三中学内任职数学教师。去年八月,他的身份被慕容思炫识破后,就再也不敢露面了。目前他行踪不明,被L市警方列为A级通缉犯。(作者注:关于潘小岳的故事可参看《愤怒的熊嘎婆》和《冰桶下的杀意》。)
 
  “慕容,你有留意到视频中墙上的挂钟吗?和现在的时间一致,看来是现场直播。”
 
  于神话音刚落,忽然镜头切换到另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和刚才白发老人所在的房间的格局和布置大同小异。刚好一个老妇从洗手间走出来。
 
  那老妇七十出头,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双目炯炯,一副干练的样子。和刚才那个房间的白发老人一样,她也穿着一件褐色的囚衣,囚衣背部印着“2号”。
 
  老妇所在的房间的墙上也有挂钟,此刻的时间是九点零三分,和现实中的时间一致。
 
  “这个房间也在网络直播呀?”于神喃喃地说。
 
  “是。”思炫淡淡地道,“每个房间都安装了摄像头,每个摄像头都跟某个切换台连接。潘小岳正在某个剪辑工作室内,切换着不同的机位,以输出不同的画面,就像我们平时看现场直播的晚会或球赛那样。”
 
  他顿了顿,补充道:“你截图中潘小岳前方的那台设备,就是切换台。”
 
  他还没说完,画面又被切换了。这次在房内有一个五十出头、大腹便便的男子,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他也穿着囚衣,不过因为他此时背部朝下,所以无法看到囚衣背后的编号。
 
  “慕容,像这种网络直播,可以查到直播的地点吗?”于神问。
 
  “理论上可以,但鬼筑肯定做了手脚,屏蔽了信号来源,让警方无法查出信号源的位置。”
 
  “那你呢?你能查出来吗?”于神知道思炫精通各种领域的知识。
 
  “他们有备而来,我也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查到信号源。”
 
  在他们通话的过程中,画面又切换了。这一次房内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男子三十出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囚衣背部印着“4号”;女子一头金发,和男子年龄相仿,背上的编号是“5号”。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