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王陵埋骨

时间:2022-01-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二卷 第六章 王陵埋骨

项少龙回到乌府。
  那晚的火灾,只烧了一个粮仓,便被救熄了,对主宅的几组建筑群,并没有任何影响。
  在过去的十多天内,两个精兵团的战士共二千人,分别进入咸阳,以增加乌府的实力。
  骑着疾风,与滕翼、荆俊和众铁卫进入外墙的大闸,立时传来战士们忙着建盖哨楼的吵音,非常热烈。
  项少龙心情开朗,跳下马来,正要去看热闹,陶方迎上来道:“龙阳君在大厅等你。“
  滕翼一望主宅前的大广场,不见任何马车随从,奇道:“他只是一个人来吗?“
  陶方点头应是。
  项少龙亦有点想见这故友,问问各方面的情况,当然包括雅夫人在内,随着陶方到大厅见龙阳君。
  今次他虽没有黏胡子,但却穿着普通民服,避人耳目。
  到剩下两人时,龙阳君欣然道:“项兄别来无恙,奴家欣悦非常。“
  项少龙笑道:“听君上的语气,好像我能够活着,已是非常难得。“
  龙阳君幽幽叹道:“无论在秦国内外,想要你项上人头的人,可说数不胜数,近日更有传言,说你与吕不韦脸和心不和。现在吕不韦势力日盛,自是教人为你担心哩!“
  项少龙早习惯了这娇媚男人的“情款深深“,苦笑道:“这叫纸包不住火,什么事都瞒不了人。“
  龙阳君愕然问道:“什么是‘纸‘?“
  项少龙暗骂自己糊涂,这是到汉代才通行的东西,自己却一时口快说了出来,道:“这是我家乡话,指的是帛书那类东西。“
  龙阳君“这才明白“,道:“今趟我是出使来祭奠你们先王,真是奇怪,四年内死了两个秦君,现在人人都疑团满腹,吕不韦也算胆大包天了。“
  项少龙知他在探听口风,叹了一口气,岔开话题道:“信陵君的境况如何?“龙阳君冷冷道:“这是背叛我王应得的下场,今次他再难有复起的机会,听说他转而纵情酒色,又解散了大批家将,在这种情形下,大王应不会再拿他怎样。“
  再压低声音道:“赵雅病倒了!“
  项少龙一震道:“什么?“
  龙阳君叹道:“听说她病呓时,只是唤着你的名字,气得信陵君自此不再踏入她寝室半步。“
  项少龙听得神伤魂断,不能自己,恨不得胁生双翼,立即飞往大梁去。
  龙阳君道:“项兄放心,我已奏请大王,借为她治病为名,把夫人接入宫里去,使人悉心照料她。假若项兄愿意,我可以把她送来咸阳,不过那你待她病况好一点才成。“
  项少龙剧震道:“她病得这么重吗?“
  龙阳君凄然道:“心病最是难治嘛!“
  项少龙那还有余暇去嘴嚼他话里语带双关的含意,心焦如焚道:“不!我要到大梁去把她接回来。“
  龙阳君柔声道:“项兄万勿感情用事,咸阳现在龙虎交荟,风急云荡,你若贸然离开,回来后发觉人事全非,那就悔之已晚了。“
  项少龙冷静了少许,道:“那我就派人去接她好了,君上可否派个办得事的人随行?“
  龙阳君道:“这当然没有问题,敝国增太子对你印象极佳,只要知道是你的事,定会帮忙到底。大王亦知道增太子回国一事,全赖你在背后出力,否则也不肯照顾赵雅了。“
  项少龙压下了对赵雅的思念,问道:“除了田单、李园和庞外,六国还来了什么人呢?“
  龙阳君道:“燕国来的应是太子丹,韩国是你的老朋友韩闯,现在人人都争着巴结吕不韦,你要小心点才好。在咸阳他们当然不敢怎样,但若吕不韦把你差往别国,自有人会对付你了。“
  项少龙正犹豫应否告诉龙阳君,当日在邯郸外偷袭他们的人是燕国太子丹派去的徐夷乱时,龙阳君又道:“李园今趟到咸阳,带来了楚国的小公主,希望能作政储君的王妃,听说吕不韦已口头答应了。但秦国军方的鹿公、徐先、杜壁等人都大力反对,假若此事不成,吕不韦的脸子便不知应放在那里了。“
  项少龙道:“此事成败,关键处仍在乎太后的意向,不过吕不韦手段厉害,会有方法令太后顺从他的提议。“
  龙阳君压低声音道:“听说姬太后对你很有好感,你可否在她身上做些工夫,好使李园好梦成空呢?“
  项少龙这时最怕的事就是见朱姬,一个不好,弄出事来,不但良心要受谴责,对自己的声誉和形象亦有很大的打击。颓然叹了一口气道:“正因为她对我有好感,我才更难说话。“
  龙阳君知他性格,道:“我是秘密来找你,故不宜久留,明早我将派人来找你,这人叫宁加,是我的心腹,非常精明能干,有他陪你的人去大梁,定可一切妥当。“
  项少龙道谢后,把他送出门外。
  回来后立即找滕翼和陶方商量。
  他本想派荆俊出马去接赵雅,但由于咸阳正值用人之时,最后终决定了由乌果率五百精兵去办理此事。
  商量停当时,琴清竟派人来找他。
  三人大感愕然,难道这以贞洁名着天下的美女,终于动了春心?
  项少龙、滕翼、荆俊和十八铁卫赶到琴府时,天已全黑,更添事情的暧昧性。众人在那布置清雅的大厅坐下后,两名美婢奉上香茗,已见过的管家方二叔把项少龙、滕翼和荆俊同时请入内厅。
  荆俊见这动人的寡妇当他是个人物,自是喜出望外。项少龙则有点失望,知道事情与男女之私全无关系。
  男人就是这样,就算没有什么野心,也绝不介意给多个女人爱上,只要不带来麻烦就成了。
  琴清仍是一身素服,神情肃穆,礼貌地道过寒暄,与三人分宾主坐下,依足礼数。
  及知众人尚未进膳,遂着婢女捧出糕点,招待他们和在外厅等候的诸卫享用。
  项少龙等毫不客气,伏案大嚼,只觉美味之极,荆俊更是赞不绝口。
  项少龙见她眉头深锁,忍不住道:“琴太傅召我等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琴清幽幽叹了一口气,道:“不知是否我多疑,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我觉得有点不大妥当。“
  三人大讶,放下手上糕点,六只眼睛全盯在她胜比娇花的玉容处。
  琴清显然有点不惯给这么三个男人瞪着,尤其是荆俊那对贪婪的“贼眼“,垂头道:“今天我到太庙为先王的灵柩更换香花,离开时遇上相府的食客毒,被他拦着去路“
  三人一齐色变。
  荆俊大怒道:“好胆!我定要狠狠教训这狂徒一顿,管谁是他的靠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