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星船伞兵(第二章)

时间:2022-01-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因莱因 点击:
星船伞兵(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它令我惊恐,我让它脱了钩,

  我记不起为何停手,

  也忘了何时已经往回走,

  直到回家

  躲进妈妈的房中,

  洋基·嘟得儿,加把劲儿,

  洋基·嘟得儿,时髦哥儿,

  留心音乐和脚步,

  轻巧地伴着姑娘舞。

  我从来没想过会参军。

  更不会选择步兵!我宁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抽上十鞭子,被父亲骂个狗血淋头,成为家庭的耻辱。

  对了,高三那年,我跟父亲提过我打算志愿参军。我想,十八岁生日就在眼前时,每个年轻人都会产生类似想法,我的生日又刚好在毕业那一周。当然,大多数人只是想想而已,回味一下,随后去干别的:上大学,找个工作,或是其他什么。我觉得我也会走这条路——如果不是我最好的朋友死也要参军的话。

  高中时,卡尔和我无论干什么都在一起:一起看漂亮小妞,一起约会,参加同一个辩论队,在他的家庭实验室一起移动电子。我自己对于电子原理其实不是很懂,但我有一双稳定的适合握枪的手。卡尔是大脑,我则执行他的指令。我们过得很愉快,只要我们在一起,无论干什么都高兴。卡尔的父母不像我父母那么有钱,但这方面完全不成问题。我的父亲给我买了直升机模型作为十四岁生日礼物,这个模型是我的,也是他的;同样,地下室实验室是他的,也是我的。

  当卡尔跟我说,他高中毕业后不会继续深造,会首先服役时,我愣了一下。他是认真的。他认为这么做很自然,很对,就该这么做。

  所以我告诉他,我也会参军。

  他怪怪地看了我一眼。“你老爸不会同意的。”

  “哼,他有什么法子拦我?”是真的,按照法律,他无权阻止我做出这个选择。这是每个人一生中第一个完全由自己作主的选择(也可能是最后一个):当一个男孩,或是女孩,到了他或她的十八岁生日时,他或她就可以志愿参军,没有人能阻拦。

  “你会知道的。”卡尔换了话题。

  我对父亲说了。小心翼翼,旁敲侧击。

  他放报纸和雪茄,盯着我。“儿子,你脑子出毛病了?”

  我小声嘟囔说没有。

  “是吗,听上去你病得不轻。”他叹了口气,“不管怎样……我早该想到的。男孩子嘛,这个阶段少不了。我还记得你刚刚学会走路的样子呢,婴儿时代一晃眼就过去了。……公平地说,有一阵子你是个小坏蛋。砸了你妈的一个中国明代的花瓶,我相信你是故意的……但是当时你还小,不知道它值多少钱,所以受到的惩罚也就是打了几下手心。我还记得有天你偷着抽了我的雪茄,身子很不舒服。你妈和我故意装作没发现你当天晚上根本没吃晚饭。今天之前,我一直没跟你说这件事。男孩子必须亲自尝试之后,才会发现成人的恶习不适合自己。到了青春期之后,我们眼看着你开始觉得女孩子和你不同——而且美妙。”

  他又叹了一口气,“这些都是正常的成长历程。最后一个阶段就是,在青春期结束时,男孩想参军,披上一身神气的制服。另一种可能就是自以为爱上了,一种从来没人体验过的爱,爱得太深,非马上结婚不可。或者他想同时完成这两个心愿。”他冷笑一声,“我那时就有这样两个心愿,好在我及时清醒,没让自己成为一个傻瓜,毁了我的生活。”

  “但是,父亲,我不会毁了我的生活。只是一段服役期,又不是职业军人。”

  “咱们摊开来谈,好吗?听着,我告诉你你应该干什么——什么才是你应该做的。首先,我们这个家族不参与政治,专心经营自己的事业,已经有一百多年了。我看不出有什么原因能使你打破这个传统。我猜你们学校那个家伙影响了你——他叫什么来着?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他指的是我们的历史和道德哲学课老师——自然是个退伍军人。“杜波司先生。”

  “哼,愚昧的名字——刚好配他。肯定是个外国人。把学校当作秘密招兵站肯定是违法的。我想我会就这件事写一封措词强烈的信。纳税人还是有这个权利的。”

  “但是,父亲,他根本没那么做!他——”我停住了,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杜波司的态度总是高高在上,令人厌恶,一副我们班上任何人都没资格报名参军的样子。我不喜欢他。“嗯,非说做了什么的话,他只是泄我们的气。”

  “哼,知道怎么才能领着一头猪走吗?别管了。该怎么做你知道得很清楚。毕业后,先去哈佛学商业管理。之后,你可以去巴黎大学,四处游历一番,见见我们的批发商,看看其他地方是怎么做生意的。然后回家,开始工作。先从基层干起,仓库保管员之类,走个形式而已——几下子就会当上主管。我已经不年轻了,你越早接过担子,对我来说越好。一旦你有了能力、自己又愿意时,你就是老板了。好了,这个计划听起来怎么样?跟你那个浪费两年的计划比一比?”

  我什么也没说。他说的我都听过了,我得想一想。父亲站起来,一只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儿子,不要觉得我不同情你,但是看看现实吧。如果现在有战争,我第一个支持你,还要根据战争来调整生意。但是现在没有,感谢上帝,希望将来也不会有。我们已经结束了战争,这个星球现在处于和平时期,我们和其他星球的关系也不错。所以这个所谓的‘联邦服役’又有什么意义呢?仅仅是爱国主义,就这么简单。一个毫无用处的机构,早就过时了,却仍寄生在纳税人身上。这是一种代价昂贵的浪费,使那些除此之外找不着工作的劣等人,花纳税人的钱服役两年,就能在以后的生活中混饭吃。这就是你想干的吗?”

  “卡尔不是劣等人!”

  “对不起。是的,他是个好孩子……但是被错误引导了。”他皱了皱眉,随后又笑了。“儿子,我原本打算给你一个惊喜——一份毕业礼物。现在我提前告诉你,这样你可以更加容易忘记你刚才的胡言乱语。我并不是担心你会干些什么。我对你的判断力有信心,即使你年纪还小。但是你现在有些想不开,我知道,这份礼物可以使你的头脑更清醒。你能猜到是什么吗?”

  “嗯,不知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