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筹谋大业

时间:2022-01-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二卷 第五章 筹谋大业

一身官服的吕不韦神采飞扬,龙行虎步地走进朱姬的慈和殿,项少龙忙起立致礼。
  吕不韦比前更神气,闪闪有神的眼睛上下扫射了项少龙一遍,微笑点头,欣然道:“真高兴又见到少龙了。“
  虽是普通一句话,但却是内藏可伤人的针刺,暗责项少龙不告而别,不把朝廷放在眼内;并暗讽他仍留得了性命!
  这才向朱姬致礼,但却没有下跪,显是自恃与朱姬关系特别,渊源深厚,而不当自己是臣子。
  吕不韦坐在项少龙对席上,笑道:“现时我大秦正值非常时期,无耻之辈,蠢蠢欲动,意图不轨。少龙若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留在咸阳好了,我或者有用得上你的地方。“
  项少龙点头应诺。却暗忖吕不韦果然懂得玩手段,利用危机作压力,令朱姬母子无法不倚重他。
  吕不韦转向朱姬道:“太后和少龙在谈什么谈得这么高兴哩?“
  只是这随便一句话,已尽显吕不韦骄横的心态。若论尊卑上下,那到他这右丞相来管太后的事。
  朱姬却没有不悦之色,淡淡道:“只是问问少龙的近况吧!“
  吕不韦眼中闪过怒意,冷冷道:“少龙你先退避一会,我和太后有要事商量。“
  项少龙亦是心中暗怒,这分明是向自己施下马威,明指他没有资格参与他和朱姬的密议了。
  正要退下时,朱姬道:“少龙不用走,吕相怎可把少龙当作外人呢?“
  吕不韦愕了一下,堆起笑容道:“我怎会把少龙当作外人,只是他无心朝政,怕他心烦吧了!“
  朱姬若无其事道:“吕相连等一会的耐性也没有,究竟有什么天大重要的事呢?“
  这时吕不韦和项少龙都知朱姬在发脾气了,而且明显站在项少龙这一方。吕不韦尚未愚蠢至反唇相讥,陪笑道:“太后请勿见怪,今趟老臣来晋谒太后,是要举荐一个最适合的人选,担当都骑统领的重要职位,好负起王城安全的重任。“
  这都骑统领,实在是禁卫统领安谷外最接近王室的职位。
  咸阳城的防务,主要由三大系统负责,就是守卫王宫的禁卫,和负责城防的都骑都卫两军,前者是骑兵,后者是步兵。
  都骑统领和都卫统领合起来便等若以前项少龙在邯郸时的城守一职,只不过把步兵和骑兵分了开来。
  步兵人数达三万,比骑兵多了三倍,但若论荣耀和地位,负责骑兵的都骑统领,自然要胜过统领步兵的都卫将军了。
  朱姬冷然道:“吕相不用提出任何人了,我决定了任用少龙作都骑统领,除了他外,没有人可使我放心。“
  吕不韦想不到一向对他言听计从的朱姬,在此事上却如此斩钉截铁,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脸色微变,讶然往项少龙望来道:“少龙改变了主意吗?“
  项少龙当然明白朱姬的心态。她也是极端厉害的人,更不想永远活在吕不韦的暗影下,现在项少龙大得军方欢心,有他作都骑统领,不但可对抗吕不韦,使他心存顾忌,不敢不把她母子放在眼内,亦可通过项少龙维系着军方,不致被迫与吕不韦站在同一阵线,毫无转寰的余地。
  项少龙知吕不韦表面虽像关怀备致,其实只是暗迫他推掉这任命,那他便可振振有词,举荐他心中的人选了。微笑道:“正如吕相所言,我大秦正值非常时期,少龙只好把个人的事,摆在一旁,勉任艰巨了。“
  吕不韦眼中闪过怒色,又泛起笑容,呵呵地道:“那就最好不过,难得太后这么赏识你,千万不要令她失望哩!“
  朱姬淡淡道:“吕相还有什么急事呢?“
  吕不韦虽心中大怒,但那敢与朱姬冲突,亦知自己刚才的说话态度有点过火,陪笑道:“齐相田单、楚国舅李园、赵将庞均于昨天抵达咸阳,望能在先王大殡前,向太后和储君问好请安。“
  朱姬冷冷道:“未亡人孝服在身,有什么好见的,一切待大王入土为安再说吧!“
  吕不韦还是第一次见朱姬以这种态度对待他,心知问题出在项少龙身上。他城府极深,一点都不表露出心意,再应对两句后,告辞离开。
  慈和殿内一片沉默。
  良久后朱姬叹了一口气道:“我曾严命所有看到你和大王说那句话的人,不准把这事传出去,违令者斩,不韦应该尚未知道此事。“
  项少龙感激道:“多谢太后!“
  朱姬颓然道:“少龙!我很累,似现在般又如何呢?为何我总不能快乐起来。“
  项少龙知道她是以另一种方式迫自己慰藉她,叹道:“太后至紧要振作点,储君还需要你的引导和照顾。“
  在这种情况下,他愈是不能提起毒的事。
  首先他很难解释为何可未卜先知毒会来勾引她,更可虑是朱姬若要他代替这“未来的“毒,他就更头痛了。
  可知历史是根本不可改变的。
  朱姬沉默一会后,轻轻道:“你要小心点赵国的庞,他是韩晶一手提拔出来的人,乃著名的纵横家,口若悬河,现在当了邯郸的城守,是廉颇、李牧外现在赵国最负盛名的将领,他今趟来秦,只是要探察我们的虚实。唉!我真不知不韦有何居心,忽然又和六国称兄道弟,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项少龙倒没有把这个未听过的庞太放在心上,若非郭开与朱姬关系暧昧,不宜亲来,应该是不会轮到这个人的。
  这时两人都不知该再说什么话才好。
  东拉西扯说了几句后,项少龙告辞离去,朱姬虽不甘愿,可是怕人言,只好放他走了。
  才步出太后宫,安谷迎上来道:“储君要见太傅。“
  项少龙随着他往太子宫走去。
  这禁卫的大头领低声道:“太傅见过储君后,能否到鹿公的将军府打个转。“
  项少龙心中明白,点头应好。
  安谷再没有说话,把他送到太子宫的书轩内,自行离去。
  小盘坐在设于书轩北端的龙垫处,脸容阴沉,免去了他君臣之礼,嘱项少龙坐在下首后,即狠狠道:“太傅!我想杀了吕不韦!“
  项少龙大吃一惊,失声道:“什么?“
  小盘压低声音道:“此人性格暴戾,不念王父恩情,比豺狼更要阴毒,又以开国功臣自居,还暗摆出我是他儿子的格局,此人一日不除,我休想顺当地行使君权。“
  项少龙本有意思联结小盘、李斯和王翦等与吕不韦大斗一场。没料小盘的想法比他还走远了几条街,又使他犹豫起来,沉吟道:“这事储君和太后说过了没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