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在卡夫卡的地洞里

时间:2022-01-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蔡骏 点击:
人间(全文在线阅读)  >       上卷·谁是我 第三章 在卡夫卡的地洞里

  水。

  又是水。

  暗绿色的水,渐渐变成湖蓝色,接着化作深紫色,然后是沥青般的黑色,比这个死寂的黑夜更黑。

  又是我。

  又是我站在这池水边,神秘的湖泊寂静如许,在黑夜下没有半丝生机。湖水四周环绕着黑色的森林,许多鸟儿在熟睡,除了双目放射xx精光的猫头鹰。

  突然,一只猫头鹰凄厉地叫起来,并不是发现了什么夜行动物,而是被我的出现所惊吓。

  我有这么恐怖吗?

  看着脚下黑色的湖水,静得宛如砚台里的墨,即将沾上赤裸的双腿,再也无法洗去……

  睁开眼睛,我看到了晨曦,现在是清晨五点半,我正躺在我的小床上。

  刚才做了一个梦。

  又是这个梦,独自一人走在黑夜,面对那池寂静的黑水。自从苏醒以后的半年,几乎每天凌晨都会做这个同样的梦。我的大脑好像一部录像机,每个凌晨定时播放相同的画面。这个梦有自己的生命,强迫我每天都要看到它,看到这片神秘的湖水。

  这个湖在哪里?以前看到过它吗?无法详细描述,所以也无从寻找,假使它真实存在。

  满身酸痛地从床上爬起来,却发现电脑还跳着屏幕保护,怎么昨晚忘记关机了?走过去碰了一下鼠标,屏幕上出现一个网页,上面有许多汉字,最醒目的是"兰陵王"。

  昨晚搜索以前的网页记录,发现大量与南北朝时期兰陵王有关的网页,但不知自己何时睡着的——难道我又丢失了部分记忆?

  上午,我的电脑被送了回来,公安局说没什么特别发现。

  我也仔细检查了一遍,都是工作上的文件资料,没多少私人信息,实在看不出什么价值,陆海空怎么会为此送了性命?或者重要的文件被他在自杀前删除了?

  现在,每次敲打这台电脑的键盘,就仿佛摸着死者的手指,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找来电工仔细检查,却测不出漏电迹象。整个键盘包括鼠标肯定留满了陆海空的指纹,会不会还残留他的灵魂?当屏幕保护程序闪起,首先会产生一种幻觉,仿佛屏幕里跳出死者的脸,或倒映出天花板上吊着的尸体。我吓得大叫一声,引来周围同事们的骚动,才发现不过虚惊一场。

  有人传说是我的电脑勾走了陆海空的魂。

  公司组织给地震灾区捐款,我去银行取了些现金,把一千块投进了捐款箱。老钱这家伙居然只捐五十块,红着脸说:"哎,昨晚把所有的钱都交给老婆了,身上只剩下一百五十块,你们总得让我带着一百块钱回家吧?"

  销售六部的严寒走过来,在我躲避他的眼睛之前,我们两个人的目光撞到一起。

  不到半秒钟,电光火石间的刹那,我却从严寒的眼睛里,直接听到了一句话——

  "你!就是你!可怕的人!陆海空就是因你而死的!"

  捐款现场有许多人,大家保持安静肃穆,严寒的嘴唇根本没动过,唯一能与我交流的,只有他那双眼睛,传递进我的大脑。

  没错,这不是他嘴里说的话,而是他内心想的话。

  陆海空因我而死?

  他悬挂在我的桌子上的情景,就像一格格电影画面,在我脑中反复播映。

  我紧紧尾随着严寒,他回头厌恶地瞪了我一眼。他没有回办公室,而是溜到外面的楼梯间。销售三部的方小案正等着他,两人的年纪都与我相仿,却面色古怪地躲避我。方小案看我的目光,酷似前天陆海空那种诡异眼神。他们交头接耳了一阵,就坐电梯下楼去了。

  回到自己的座位,困惑地托着下巴——我怎么做到的?竟能看到严寒心里的话?使劲扯了扯耳朵,痛得几乎喊出来,看来与听力无关,而我的视力也没好到哪儿去,难道是脑子?

  在一张便笺纸上写下三个名字——严寒、方小案、陆海空。

  在最后一个名字上打个大叉,属于这个名字的人已经死了,就死在这里,死在我的头顶。

  前面的两个名字呢?

  而就在一个月以前,这三个名字确实连在一起。

  虽然丢失了2006年车祸以前的全部记忆,但在苏醒以后的半年,所有的记忆都清清楚楚——

  一个月前,公司派我参加员工培训,在舟山的一座海岛——天空集团在岛上买了一个度假村,作为员工培训的基地。每个人每年都会轮流去岛上培训,美国总公司专门派遣营销专家过来,鉴定我们的工作能力,听说我在2005年与2006年都去过岛上。公司派去了十几个人,刚从美国总公司镀金归来的陆海空,这次摇身一变成了教官。

  度假村在大海边上,我与销售三部的方小案同住,每晚枕着涛声入眠。在培训的最后一晚,陆海空突然敲响我的房门,他后面站着销售六部的严寒。前些天我已被陆海空搞得不厌其烦,看来他又要来追问我的过去了。

  陆海空叹息了一声:"高能,还有方小案,我们明天一早就要离开海岛了,今晚出去喝喝啤酒吧?"

  严寒手里捧着一箱啤酒,还有许多岛上特产的海鲜,立刻勾起了大家的食欲。海岛上的日子颇为无聊,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我也想到外面透透气,四个人便一同走出了度假村。

  一路走出去很远,都是寂静的黑夜,只有天上挂着一轮新月。海上的空气特别清洁,那轮月亮也漂亮得惊人,旁边还分布着两颗小星星,构成一幅如诗的海上星月图。走到海岛的最高点,是一处悬崖绝壁,数十米下就是黑暗的大海,波涛呼啸着拍打岩石,仿佛已远离人间,满耳都只有海的声音。

  陆海空在悬崖的最高处坐下,方小案哆哆嗦嗦地问:"深更半夜的,这里危险吗?"

  "岛上只有一个度假村,都是我们公司的人,能有什么危险?难道你还怕我不成?"

  大家都坐了下来,打开啤酒吃起海鲜,就着海风看着月亮,听着黑暗中的大海,仿佛坐在海轮上,感觉真是无比奇妙。四个人的年纪差不多,几乎同时进的公司,只有陆海空混得出人头地,当上了销售六部的经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