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行走的麦子

时间:2022-01-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葛亚夫 点击:
  9岁的女儿,瘦削,苍白。爬到三楼,就气喘吁吁,大喊腿痛。
 
  到医院检查,一切正常,医生说可能缺乏锻炼。这真冤枉女儿!她玩起来,乐不思蜀,爹娘都抛诸脑后。到底因为啥呢?父亲说,每天啃俩馒头,放乡下养俩月,保证活蹦乱跳。这偏方,更像父亲让女儿回乡下住的借口。

行走的麦子
 
  父亲言之凿凿:你不就是这样养出来的?干活、玩儿,也没喊过腿痛。
 
  是啊!我那时活动量比女儿大多了,食物又少营养、不科学,却生龙活虎。父亲说:不吃馒头,还真争口气,腿脚乏力……真有那么点道理!女儿对馒头等面食,苦大仇深,就吃一点鸡蛋、面包和牛奶等,个子是挺科学,但力量绝对不科学。我也是,每天科学饮食,却这高那低,跑个100米,都能要我半条命。
 
  难道就因为馒头?吃俩就能接地气、有底气?太扯了吧!父亲却很认真,在地上写个“麥”:这是祖先造的麦字,上边的十,寓意保佑;下面三个人吃饭,寓意食物。麦子就是保佑人安康的食物。
 
  我打趣父亲:那要到了南方,没麦吃,只有米,怎么办?我触痛他的伤疤。因为吃不惯南方的米,他才“告老还乡”,放弃挣钱的“前程”,窝在家受母亲的气。
 
  作为补偿,假期里,我让女儿回乡住。父亲的脸色这才多云转晴。
 
  每天,我都要横穿小城,经闹市,过新城,到城乡结合部,一路上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城里人、农村人。小城的步子很大,农人和麦子有些跟不上。所以,裸露泥土的地方,经常能看见麦子。有些是农民工无意的涂鸦,有些是拆迁户倾心的杰作。
 
  他们总让我想起父亲。黝黑矍铄,金黄锃亮,一大把年纪了,还爬高上低,使不完的力气。而我正值壮年,在太阳下站一会,就头晕目眩。难怪父亲看不上我!
 
  女儿假期回来,虽黑了,精神面貌却焕然一新,也不动辄挑食、喊累了。啃起馒头,颇有我当年的风范。她说,鸡吃了麦子,走哪都雄赳赳气昂昂,我也要吃馒头……父亲真厉害,仅两个月就驯化了女儿。
 
  父亲是对的,麦是住在人体内的灵魂。你看那些农民工,牙齿像麦粒子、言语像麦酵子,蹲在广场上,像一片倒伏的麦田,站在脚手架上,像扬花灌浆,胡子是麦芒、汗珠是麦粒,全身都焕发着力量。
 
  人在大地上行走,麦在血脉中行走。大地上,人也是行走的麦子。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