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除了一壶乡愁,一无所有

时间:2021-12-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汤云明 点击:
  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云南土家族作家、诗人巴山一民(原名陈义)就是这样一个眼里常含泪水的人,诗集《梦回营盘》里的180多首诗中,就有4处写到“泪水”,有18处写到“泪”。标题和内文提到父亲、母亲、妻子和故乡的,更是不胜枚举。

除了一壶乡愁,一无所有
 
  营盘,鄂西大巴山里一个很平常的小山村,也是生养巴山一民的地方,诗人对她倾注了无限的爱恋。可以说,这一生无论走出多远,取得多大的成就,诗人的心始终没有离开过故乡、亲人。用巴山一民做笔名,可见他对故乡的这种情结,用《梦回营盘》做第一本著作的书名,可见营盘在他心里的分量。也正是这一本诗集,让这个不起眼的小山村出名了,也可以算是对养育他的故土的深情回报吧。
 
  我和巴山一民几年前相识,得益于在博客的交往,后来他也给我编辑的内部报纸投过几次诗歌稿,也用过一两次。我们交流不多,但还是经常会去彼此的博客转转,看看最近有什么新作品,又发表了些什么。
 
  花几天时间读完这本2018年12月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的诗集,对他的作品基本有了个了解,并且在可圈可点之处都一一做了标记。可以说,和他的书名一样,巴山一民的诗歌也包涵着对故乡的牵挂,甚至可以说是带着担忧和无奈写的,写的是诗人的喜怒哀乐、人生际遇。也带着对妻子、孩子、父母亲人的大爱。
 
  “听着窗外的月光/摇响雪花的风铃/仿佛乡愁的吟唱/今夜在他乡/除了对妻子的牵挂/和一壶乡愁/一无所有。”用壶来装乡愁,那就是酒,就是思念,是能让作者沉醉一生的酒,也是作者的精神支柱。我没有去过大巴山,只能从诗歌去理解那份牵挂,那份痛。我想,它一定是一个能养育出巴山一民这样一个暖男的好地方。
 
  “大半辈子,因为诗/我放弃了一个又一个季节/磨碎了一段又一段时光……除了写诗,我忘却了囊中羞涩。忘却了养家糊口……直到一首打油诗抽打出来/才感觉自己又正常起来。”只有一个爱诗如命的人,才会放弃其他种种诱惑,包括对家人的照顾,诗人心里是愧疚的,但一旦放下诗歌,又会魂不守舍,没有了思想,诗人心里是矛盾和痛苦的,但又只有写诗,才能让自己正常起来,这首诗写出了大多数诗人的无奈,他们的诗歌和生命已经融为一体,无法分开。
 
  《梦回营盘》《出发》《茶马古道》等都是可以让人眼前一亮的好诗,这里就不一一列举。巴山一民是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水利作协会员,因在国家大型水利工程上工作,长期在外奔波劳碌,工地上的孤独、荒凉、枯燥总会勾起他对老家,对妻女的思念,这也是人之常情。我认为,用乡土诗集来概括《梦回营盘》恰如其分,但毕竟“诗言志,词抒情”,诗歌能触及到的领域不仅仅是乡土。再说,面对无限广博的生活,我们不能沉湎于过去的时光,哪怕它是美好纯洁的,长期写一种题材思维也会枯竭,还是希望巴山一民能走出营盘村的回忆,走出大巴山的束缚,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