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语2(第十三章第二节)

时间:2021-11-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2(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第二节

    一行是第五日凌晨到达峨眉山报国寺的。

    这是老孙第二次到峨眉山……一九三五年,蒋介石在高参杨永泰的建议下,开办了有名的“峨山军官训练团”,自兼团长,刘湘为副团长,陈诚为教育长。四川、西康、云南、贵州等地营长以上军官多被调来受训,训练坜地就设在报国寺门前的小广场以及虎溪畔的山道间。开办之初,杜先生曾来视察过,老孙时任杜先生卫队队长,便随行而来。此番故地重游,尽管天色不明,但那熟悉的楠树和红墙亦勾起他不少三年前的记忆。尤其是如今杨永泰和刘湘均已离世,更令老孙深感欷献,有种物是人非的凄凉。

    悟真老和尚是在山腰万年寺出的家,修持则在洗象池畔的天花禅院。从报国寺到洗象池,尚有大半日的山道。由于不通公路,只能步行,老孙便在此与一行作别,驾车返回。小周本是安排他来为陈家鹄保驾的,自当留下。他找来两副滑竿,轮流抬着昏迷不醒的陈家鹄,片刻不歇,一路赶路,于午后终于结束艰难行程,赶到了天花禅院。

    天花禅院规模不大,统共只有十来个和尚,三间佛堂,十八间厢房,厢房后还有一间药材储藏室,里面包括野生雪莲、冬虫夏草、灵芝、千年人参等名贵药材。它们的来历与老和尚的医术一样神秘,外人全不知端倪,给人感觉仿佛是说有就有了,好像老和尚有法术,凭空变出来的一样。不论如何,它们的存在,使得老和尚济世救人不会有巧妇难为无米炊之虞。这也是他为何要带陈家鹄上山的理由,至少是之一吧。毕竟,说一千道一万,没有良药是治不了恶病的。

    但是现在,有神仙药也对陈家鹄无用,用不了,因为他已经深度昏迷,开不了嘴口,咽不下水。一路上,头两天他还有意识,后面几日一直昏迷不醒,要不是老和尚用那枝老山参时刻给他补气,可能早断了气。他这口气,全靠老和尚细细嚼碎了老山参,口含鼻塞,强行维持着的。

    上山后老和尚便开始施医,他将陈家鹄安置在一间空屋子内,这屋子简陋至极,除了一张木床什么也没有,连窗户都没有,只在墙角处有两个不起眼的换气口。把门关上,伸手不见五指,仿佛一尊大棺材。

    接下来的两天,陈家鹄就在这尊大棺材里静静躺着,像一个真正的死人。

    小周被安排住在旁边的厢房里。他毕竟放不下心,时刻凝神倾听,却始终听不到隔壁有丝毫动静。只见老和尚偶尔进去给病人扎两针,很快便出来,时间短得像是一个错觉,抑或一个万籁俱静中偶然发生的小意外。

    到第三天晚上,不知是什么缘故,子夜已过,小周突被什么声音惊醒,听见陈家鹄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寒塞窄率的,像是有什么人在轻轻搓揉他衣服。小周觉得奇怪,起身去察看。推开门,只见小和尚一脸木然地守在“大棺材”fJ口。小周更是奇怪,走上前问他:“小师父,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小和尚瘟头瘟脑地回答:“师父让我守在这里,不许旁人进去打扰。”小周如释重负,“原来是师父在给陈先生治病。”见小和尚点头,又问:“师父进去多久了,他进去,我怎么没听见呢?”

    “师父不在里面。”

    “不在里面?”

    “是的。”

    “那他怎么给人治病?”

    “我不知道。”

    “师父到底在哪里?”

    “我不知道。”

    小和尚一问三不知,子丑寅卯什么也讲不出来,但就是不肯放小周进去。小周哭笑不得,又不便强闯,只好怀着巨大的好奇与更加巨大的期待,返回自己房间继续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小周被一阵猛烈的咳嗽卢惊醒,这正是久违了的陈家鹊的咳嗽声。陈先生醒了!小周惊喜交集,一跃起身,赶紧穿戴整齐,推开门,却看见老和尚带着两个沙弥正匆匆走来,其中一个提着个砂罐,另一个则提着篮子,里面装着碗、调羹和蜡烛。四人一起进去,在屋里,陈家鹄的咳嗽声又被成倍地放大,如牛吼,如闷雷。

    陈家鹄从黑暗中醒来,一时难以适应门外透进来的光亮。但这并不妨碍他分辨来者是谁,他用沙哑无力的声音问:“师父,我这是在哪里?”

    “在你涅巢重生的地方。”老和尚说完,沙弥已点燃蜡烛,屋里的黑暗顿时被驱散一空。小周这才看清病人的脸色,竟比屋外那漫山的雪还要苍白,仿佛透出慑人心魄的寒刃,不觉冷得心里一缩。

    老和尚径直上前,把了把病人的脉,笑道:“陈居士真是个有福之人啊,遇到坏事也能因祸得福——牛角山遇匪,你吃了惊吓,出了一身大汗,内邪随汗走了不少,后又求得老山参一枝,讨得残喘,好让我妙手回春。”言毕即扎针,完了又伸出手在病人头部轻轻推拿几下,然后问他,“居上可想吃点东西?”陈家鹄苦笑,“光想有什么用,吃了都会吐出来。”“我问你想不想?”老和尚说。陈家鹄摇头,“不想。”老和尚笑道:“怪了,人人都要吃饭咽菜,你陈居士一代才杰之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怎么会连饭菜都不想吃呢?你能吃的,一枝二十年的老山参都让你吃了,那苦涩之味实不是食之甘味。想一想,一碗农家菜粥,闻之清香,观之一青二白,食之入口即化,妙哉,妙哉。”

    不知为何,陈家鹄顿时觉得口舌生津,咽了一口唾沫。老和尚笑道:“你咽了一口津液,说明你是想吃东西了。想吃什么?嗯,依老衲看,此刻来一碗热乎乎的青菜粥正是你之所想。来吧,我早已给你备好了。”老和尚对两个沙弥挥挥手,一人连忙将罐子打开,正是一罐热气腾腾的青菜粥,另一人则把碗和调羹拿出来,盛了一碗,递给师父。

    “把他扶起来。”老和尚吩咐小周。

    “请你张开嘴。”老和尚吩咐陈家鹄,陈家鹄便张开了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