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歌唱(组诗)

时间:2021-11-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男 点击:
歌唱
 
 
——经过了细碎的弦琴,从麦地出去轻视瞬间的地位,但不能轻视闪亮的诗意
 
 
1 声 音
 
已经没有时间安排遗嘱和风
在拂晓的时候,鞋子上积蕴的金属
每分钟都是匮乏,震及石头上隐藏的猫
玫瑰洒在水里,不解的矛盾啊
抽象的镜子,翻过身去
军队和镰刀都插入了辽阔的边缘
具体的梦呵,像一粒流弹
忙碌中最细微的事件,今天被人追忆
草根缠绕,有编幅在畏惧
从一棵雪松的背后传来的一声尖叫
匾乏的目标,也会让人记录
经过鲜血,慷慨的双手才显得安详
像一种圣母的哀伤
与快乐相比,悬挂在处女们乳下的白骨
隐隐消魂的洞穴呵,今天格外颤抖
成千上万的人漂泊在王冠的上面
读神的袖子啊,像至爱的纯洁那么长
 
偶尔,同一个声音在收敛巨大的阴影
在往北去的山坡上尚不知饶太阳是否坠地
而寂静吞没了南方的甘蕉林
呼喊移动了树枝的人
盘绕着那摘下月亮和王冠的双手
带伤的嘴,哑口无言
徘徊,填补了消极的精灵们
在无尽虚无的地方涌满的文字
倾向于那个坚实的手势
使它在内部压力的后面露出本质的脖颈
沃土越来越猩红,伟大的轻蔑
像一条凄清的手臂,隔开的洞察力呵
听到革木枯搞,还听到泉水修整倦怠
如此芬芳的气息,卷进
虚弱的怀抱。庭院晨露呵
突然卷入漆黑的村庄
你所结束的思想,仿佛是一种耕作工具
那欢快,变故和月亮
何时会结束?在你点缀的峡谷中
蝴蝶飞未,尽收眼底的翅膀呵
在人们居住的殿字
相互忍让,变得残冷
成为一滴阴影和血
大量喷涌的柱子,出乎意料地涌入耳畔
啊,欢乐和灌木丛中的柱子
穿越人群,柱子的行为和柱子的痛苦
流亡 交牧怪 ,柱子却那么长
柱子在不幸之中仍然结成联盟
沸腾的飘逸,称为阴影的人形
就在柱子周围。人形和柱子都那么长
 
语言是律法,顺应了坚固的壁垒
留下的戒令呵,是永恒的最高原则
如果死怀念海伦的面庞
没有空洞,没有年迈,也没有海伦
在面积广衷的地区
包含着瘟疫和射击瘟疫的阳光
使雨水无法消逝。延缓的春天呵
蹒跚,步履同样拒绝
那在春天的前百露出温雅的语言者
幽灵们搏斗着,渗透万物
幽灵们围在君王和父亲的面前
幽灵们的两手烁烁生辉
美味的中午后,幽灵们恐惧、敬畏
在两条河流中坠落
病如柱子的人们,成为
毒害疯狂的鞭子。普遍的田野上
漂亮的幼童们趋于完善
盘踞在边缘地带的橘树
是一座复杂的庙宇,刻满了字母
令人拜谒的双手,像奇妙的钥匙
发出终结的呻吟,像一根蜡烛
远古时期的人习以为常的友谊
将危在旦夕的母语照亮
晚霞中的歌,赐给你一片
感谢不尽的简朴。预言歌唱之后
羞红的石头,拥有辛勤劳作的主宰
那主宰才是真正的主人
从我们身边经过,稍稍经过
啊,多少冰雪降临,盲人们欢呼
镇静点,再镇静下去
说下去,说下去
咽下去,祈求下去
凭着鱼的颜色计算红色的欢畅时期
 
多少手指来回沉游
铺一片地毯,悄然去拉响风铃
发出的信札和他们黄色的往昔
爱托之下,血液无从杀戮荒败的大雨
而眷恋的东西依然妨碍风筝们的飞翔
 
说下去。他们驶进另一片海滨
和呜咽的老人们料理后事
灾难临头,小麦的晦气迅逮来临
粉碎,拍散,最恰当的表示春天逝去
叙述下去
发生烛烟完结时被你重新眷恋的未来
叙述下去
在那些白骨和福音书的忠告中隐退
 
 
2 空 地
 
经过了细碎的弦琴,从麦地出去
轻视瞬间的地位,但不能轻视闪亮的诗意
握着另一双手的心怀
这种空旷的咆哮,容得下任何旅行的人们
平等的形体。剩下穹窿和杰出的梯子
在更远的沙滩上帮助深思的人入睡
花朵渐入梦乡
屈膝在水洼中的长裙啊
花朵做成的长裙
集中在一人身上。积累了宫殿
悲悯的主人啊,理解了沙漠上的水
做好一件事又一件事
汲水的声音从吟唱者嘴里吐出
初夏的情景和繁茂的秋天
难言的美妙压迫人
在渐行渐窄的躯体上认识了竖琴
认识了竖琴就看见了黯淡
在蜕变每一道路和扭曲英雄的孤独
认识了竖琴就剩下了命运
倾斜着,瞌睡着,回到家乡
回到家乡,使教徒们丧失了方向
既踌躇,又伤感
白昼的预言在礁石闪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