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女人(之二)

时间:2021-11-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男 点击:
 
 
1
 
午夜,退潮的声音过去后
剩下你回避的目光
我在什么地方伤害了你,伤害了你
最红的那件衣服,最轻微的那歌曲
世界更加寂寞起来
我伤害了你的眼睛,再继续伤害脚趾
伤害了公路、田园,以及你的第一辆私车
像伤害你的婴儿和情侣
因为我是婴儿的母亲和情侣
世界更加孤单起来
我仍在伤害你在防波堤上高高的房屋
我的情人,我仍在增加力量
伤害你眼前的影子,活到明天的影子
静静的,从开始的第一个黑暗
拥抱你时就学会了要伤害你的嘴唇
噢,情人,你的嘴唇
是我看见过的堕落,比一个天使更加堕落
启示了我用一生的智慧
寻找机会去伤害你伪声音
八月要结束了,九月的秋天
第一片树叶会令人恐怖
因此、我使用了武器或头发
用黑暗的咒语伤害你的面容
我听见手臂刚一伸出
钟声带来的夜晚,伤害你之后
我的牙齿出奇的洁白
整个下半夜,我在爱你,我要爱你
 
我爱你,在这难忘的八月
当我们看见了公路上的棺材和稻谷之后
死亡遥远的驱来之前
我说我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
在缤纷的黑暗降临之后
圣母拥抱着圣子,教堂正飘着树叶
 
通红的早晨
山岗上隐隐闪现的马匹和季节
我伤害你,我伤害了你
他们的目光是我们的祭奠之日
缓缓张开的双唇找到你后
我死之后,活起来之前
 
我伤害你后又努力裹着衣襟
赎罪的傍晚啊,我记不清的蜡烛呵
河流中的第十三根草叶
为什么看不见了
我们的住宅涌满了水的颜色
波浪的响声大迷人了
我仍然像昨天一样
集中力量,伤害你
 
我害怕见到的情人啊
我的嘴唇张开了
我的羞涩、眼睛,以及爱情
正伤害着你
 
 
2
 
郊外是皇帝从前建设殿宇的地方
无数的空间和缤纷的砖瓦
他们都死去了。死亡是那样无声
淹没了殿宇和草尖上的雪
如今,我们住在这样的房屋中
北京郊外,北京郊外正降临夏天
 
午夜,燕子们已经南迁,雨水已经南去
连一滴水也没有,一滴雨也缺乏
镜子中我们的绿衬衫啊,没有袖子
远在旷野的马匹,在哪里,我们的幸福
幻想却不会停止,它那放肆的鞭子
啊,诗歌在黑夜,牧神在眼底
 
死亡离镜子是那样近
房屋的倒塌啊,在农民们接近午夜的时辰
我们看见上帝
高贵,前程远大的帝国
在我们忧伤的手臂中沉没
 
往哪里去,遍地闪烁的金子
闪开后,我们看见河流
我那广大的诗歌和赞美
赞美者叙述我们被死亡抛弃的那一午后
你是谁,被帷幕挡住,被我看见
 
大地如此微薄
那张嘴,张开了饥饿,张开了美
收留了忧郁
上帝,上帝
像一个国家那样杰出,集中了智慧
在我们的国家里,夏天啊,水中的诗啊
 
眼前的桑园和丝绸
从一根女人的头发中,发现了谁
白昼和黑夜,用嘴喊醒了谁
 
镜子中我们的圣经呵
从绿衬衫中掏出来,捧在手中
没有听到碎片的声音
没有听到冬天积雪的音乐
这座花园除了我们,惟有我们
 
 
3
 
典型的南方人
激动起来,上帝,上帝
会不会丢下十字架,找回那部诗歌
爱人、爱人
你是看见我还是幻想我
 
除了你眼底忧郁的母语
我还知道什么?
拂晓的鞭子呵
抽空了肋骨被我们慢慢珍藏的麦秸
躺下去,躺下去
帝王躺下去,英雄躺下去,诗人躺下去
我们就唱着、跳着、幻想着
  不可企及的城堡呵、黑暗中的躯体啊
 
掬米时候的响声多么温柔
母亲多么像我,父亲多么像你
世界的欢乐,啊,欢乐压迫了我
北京郊外,北京郊外
 
这座农庄,消除了玫瑰的矛盾
辽阔的农庄啊,在我们的房屋中
却只有一滴血。爱人,起来
 
欢乐,欢乐,世界的欢乐
啊,欢乐让我死去
 
 
1998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