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语2(第十二章第四节)

时间:2021-11-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2(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第四节

    天塌下来了!

    这两个小时,陆从骏感到时间是长了牙齿的,一分一秒都在噬人。他回到办公室后,一边向四方打电话打探情况,一边坐等老孙回来汇报情况。可当老孙和金处长一前一后悄悄进来,老孙凑上前想对他说点什么时,他突然一把揪住老孙的衣襟发作地吼:“你说,到底足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说!”

    金处长上前拉开他,想劝他,被他一手打掉。“荒唐!荒唐!”他气恼地走到一边,对着墙角冷笑热说,“给人下套子,结果把自己套住了,你们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处长走上前,悄声对他说:“已经查清楚,凶手是在朝天门码头的一栋居民楼上狙击的,有人看见当时有两个人上过楼顶,一定是这他们干的。”

    “我要知道是什么人。”

    “暂时还不知道。”金处长说,“目击者只看见两个背影,背着两只白色的电工包。”

    “会不会是萨根?”

    “不会。”老孙低声说,“他今天一天都没有出过门。”

    “昨天他见过谁?”

    “也没有见谁。”老孙说,“我一直安排了人在监视他,昨天他在重庆饭店跟王总分手后就回了使馆,然后到现在都没出过门。”

    “怪了。”陆从骏鼻孔出气,“看来又是一桩无头案!”

    其实不怪的,从理论上说,人不出来,可以打电话,也可以传纸条。昨天萨根从王总那儿得知惠子要去见陈家鹄的消息后,开始是不打算跟谁说的。陈家鹄不是早死了,你为此该得的奖金也拿到了,再去管那些事干什么。告诉他们陈家鹄没死,是脱裤子放屁,犯贱!他知道,自己过两天就要走人——航班都订好了,大后天下午一点的飞机。就是说,再过几十个小时,这个世界将跟他没关系.神经病才去管这些事。

    不管,不管!

    可是,回到宿舍,放在写字台上的一袋咖啡作了祟。这咖啡是中田几天前托人给他送奖金时顺便捎来的。如果说奖金是“组织上”颁发的,中田只是转交,不说明什么,那么这袋咖啡却体现了中田个人的心意。这山旮旯里咖啡竟跟毒药一样,一般人买不到的,要“业内人士”从专门的渠道去搜才搞得到。中田在使馆路上开着一爿小茶馆(在美国大使馆后门出去不远),因为这一带外国人多,也供应咖啡。中田知道他爱喝咖啡,以前就常给他送。以前他在岗位上,是并肩合作的战友,送了也就送了,他没觉得什么,可现在他事实上已经脱岗,朽木不可雕,报废了,他还有这份惦记,就有点感人心肠了。一袋咖啡让萨根心里暖暖的。体会到一个人的好,会把他越想越好,比如最后这笔钱,萨根想中田如果私吞又怎么了,自己拿他没治的。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啊,现在他丢了工作,这钱几乎成了他的救命钱,今后养老就靠它了。这么想着,中田的形象在萨根心里越发的闪亮了,动人了。

    知恩图报,可他有什么能回报中田?这一走,估计这辈子是再也不可能见到他了,永别了。聚时龃龋,别时依依,何况是永别。一时间,萨根心血来潮地惆怅起来,一个念头——想给中田留点什么——盘在心里,变得沉甸甸地饱满。最后,他决定把这个消息作为礼物送给中田。他知道,中田是个神枪手,这对他是个可以大显身手的好机会。再说,杀了陈家鹄对他也是了掉一块心病,至少令后他花这笔养老金时心里要踏实得多。

    就这样,当天晚上中田收到了萨根给他捎来的两包骆驼牌香烟,里面夹着一张纸条。

    天哪,陈家鹄居然还没死!

    中田看了纸条,头一下炸了,脑海里顿时浮现出相井第一次召集他们开会时的情景,会上相井曾专门问过陈家鹄之生死,他十分肯定地表示:陈家鹄已死,并敦促相井给萨根支付酬金。要命的是,相井似乎十分相信他,让他把钱转交给萨根。更要命的是,萨根收了钱,谁知道呢?现在陈家鹄“死而复生”,他又拿不出证据证明萨根已收到相井请他转交的钱,那么相井完全可以做这样的逻辑推理:一,这钱你中田私吞了;二,你明知道陈家鹄没死,就为讹一笔赃款存心欺君犯上。

    这是什么罪啊?可以杀头的!

    怎么办?中田想到那天冯警长也对相井说过陈家鹄已死,便连夜找到冯警长商议对策。找对人了!冯警长也怕相井找他秋后算账,两人同病相怜,很快达成共识:对相井隐情不报。

    不报容易,但你怎么能保证他永远不知情?山不转水转,纸是包不住火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干掉陈家鹄。两人商来议去,决定铤而走险。没想到,最后一点危险也没有,他们来去自由,如入无人之境。谁能想到这么远还能致人死地?他们进入的是一个金处长毫无警戒和防备的区域。

    “至少有入百码远,”金处长沉吟道,“真是不可思议。”

    “肯定是个神枪手。”老孙自言自语。

    “废话!”陆从骏又对老孙骂,“这么远的距离,一般的枪都够不着!”

    金处长从口袋里摸出两枚弹壳给陆从骏看,“是,肯定是德国特制的威格-sii狙击步枪,这枪的射程达到一千五百米。”顿了顿,又犹犹豫豫地说,“奇怪……敌人为什么……要等那么久,直到我们行动才……那个,好像敌人知道我们有行动。”

    “这不可能。”陆从骏干脆地说。

    “那敌人为什么开始杨处长钓鱼时没行动,那时机会很好的。”金处长说。

    “那时谁知道他是什么人?”陆从骏没好气地说,“连我都认不出来,不要说敌人。那时敌人根本不能确定‘他’是不是陈家鹄,后来惠子上船,你又下了船后,他们关在船舱里那么久,最后又一起从船舱里出来,敌人就以为他就是陈家鹄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