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小铃铛

时间:2021-11-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马婷 点击:
虎皮鹦鹉

  小铃铛是一只虎皮鹦鹉,名字是三岁的小儿起的。
 
  刚从亲戚家带回它时,既兴奋又担忧,原本就一直想要养只鸟儿,最好便是鹦鹉,因为它有灵性,假以时日,倘若能教会它说话,岂不满满的成就感,心下便喜悦起来。待稍一回味,这兴致立马又落了下来,我向来是生活懒散之人,平日里,只一味沉浸在自己的文字书本中去,其他琐碎,都无暇顾及,所以往往是连自己的一日三餐都顾不好,又怎么才能照顾好一只鸟儿呢。
 
  想想之前养死的乌龟、金鱼、花花草草,不免担忧……起初,也是雄心壮志,下决心要将这鹦鹉养得珠圆玉润,最好是能够学上几句问候语,来人就说“你好”,投食就道“谢谢”,岂不快哉。于是,将这鸟笼安置在自己的书桌背后,每日,伴着我写作、看书,累了,就放首曲子给它听,或是放几种鸟叫声,聊以慰藉它背井离巢的孤独之情。
 
  它刚来时,略显羞涩,当然,也有些恐惧,静静地呆在笼子一角,不叫,也不吃,倒像个冷傲的王子。长得极为漂亮,黄色的羽毛上带有黑色的波浪一般的花纹,身子呈浅绿色,尾巴则是黄、绿、蓝一体,嘴巴尖尖的带一点儿勾,小巧可人,为了让它尽快消除对陌生环境的恐惧,我便用手机搜了虎皮鹦鹉的视频,放在笼子前让它去看,视频里的鹦鹉跳来跳去,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它便也偶尔应上两声,我看这样有用,便时常搜索出同类的叫声,放出来,去让它感受,没出几日,它便在笼子里活蹦乱跳起来了。有一天,我在房间还未起床,它便在客厅叫了起来,唧唧唧唧,像是在召唤我,赶忙跑出去,趴在笼子跟前跟它问好,日日喊着小铃铛,想让它记住自己的名字。
 
  一开始,真的极为用心地给它添置水和食物,定期清理笼子,每日,必是将装水的盒子洗干净,再放些矿泉水进去,自来水是不敢给它喝的,怕细菌太多,鸟食也是亲戚之前买好的,日日用食盒装好,放置在笼子里,看着它吃饱喝足后,还要将笼子打开,让它出来放松片刻,慢慢的,它便好似习惯了这种生活作息,也习惯了我。
 
  有日坐在书桌前写作,它突然飞到我的桌上来,我立马停下在电脑上敲打的手,静静地观察它,谁知这小家伙见我无意驱赶,竟又飞到我的键盘上来,对着键盘上的字母这儿啄啄,那儿啄啄,后来,又对着电脑屏幕去啄,见没意思,又展开翅膀,飞到了显示屏的上端,转过身去,背对我,静静地站立在了上面,我赶忙拿出手机为它拍摄几张孤傲的背影。
 
  就这样,小铃铛与我一日比一日熟悉,对我的戒备之心也一日比一日松懈起来,后来有天,竟直接飞到我的肩上来,我轻轻一拍,它又从我的肩膀跳下,落到我的腿上,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将食物放在手中去喂它,它也渐渐地习惯站立在我的手掌中去吃谷子。
 
  我们这种看似美好愉快的相处方式坚持了多久呢,我就慢慢懈怠了,起初是懒得每日为它清理笼子了,后来,因它每次飞出来总要给书桌上,阳台上,甚至我的座椅上屙一两块屎,开始时,我还能原谅它,每次拿化妆棉蘸了水去擦洗,再用一块专用的毛巾,滴了洗洁精,擦洗几次,后来便烦了起来,对它有了嗔怪,时间长了,便不愿将它放出来了。
 
  它开始也有些抗拒,自己用嘴将笼子的门推上去,从门口挤出来过几次,我发现后,便将门卡死,它就在里边无计可施了。后来,因为将小儿送回老家的缘故,我便每日都去工作室写作,晚上经常是十点之后才回到家中,呆在家里的时间少了,对它的关爱自然也便少了。想起来时,才偶尔添置一次食物和水,隔上几天,才清洗一次笼子,只是每次清洗笼子时,发现它不知为何,将笼子里的鸟窝都啄烂了,杂草便落了一层在笼子里。
 
  有一天呆在家中没出门,便想起来好久没有让它出过笼子了,也该放出去舒展一下翅膀,待打开了笼子,它却呆呆地站立在里边,丝毫没有要出来的意思,从那时起,它好像又开始对我们有了戒备之心,每次去取它的食盒,都会冲过来啄人的手。婆婆和先生都被啄过几次,我因为胆小,便每次拿个铅笔,伸进笼子,待它啄铅笔时,赶忙将食盒取出来,心里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起初,明明是看着它一天比一天胖了起来的,直到有天先生嫌烦,竟将它放到了窗外,我怕这高温晒着它,又将鸟笼提了进来,放到了客厅的窗台边,也是隔三差五的才去看上一眼。
 
  有次,发现笼内的鸟窝掉落了下去,它便日日站立在两根杆上休息,我催促了几次,先生才将那窝重新给它弄好,我想着它有窝了,晚上便可以像往常一样,钻到窝里休息,并没有认真观察这笼内的情况。
 
  有天一早,先生正熟睡着,我去客厅想看看它的笼子里还有食物没,却发现它呆在窝内一动不动,待我添好食物和水,它扑腾了下翅膀想出来,却是一下子掉在了空中,脖子被窝上的一根绳子牢牢绑住,原来,它不知怎的,竟将自己的脖子套进了鸟窝上的一根绳子里,紧紧地缠绕了一圈,它挣扎着,又逃回了窝里,只有静静地呆在窝内,它才不至于被勒死。我吓了一跳,想用手去帮它解开,可无奈手一进去,它就吓得扑腾起来,一扑腾又掉落出来,悬在了空中,跟上吊似的,我心里隐隐有些作痛,赶忙去喊先生。
 
  先生本是怪我大呼小叫,进来一看也傻了眼,拿了把剪刀,却也是因为它不配合,在里边胡乱扑腾所以半天剪不上绳子,大约过了两三分钟吧,才终于剪断了套在它脖子上的绳子,却发现它一只脚不知何时也受伤了,指甲那块地方,有血渗出来。我立马痛心起来,一边一遍遍地喊着“小铃铛”,一边自责不已,再看它似乎纤瘦了许多的身体,便更加的难过起来,只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它。
 
  以前回老家时,还会提上笼子,将它安置在副驾驶上,后来,如若只是回去一两天,便在回去之前,给它添好食物和水,却不会再带上它了。我在想,这几个月来,对它如此的冷落,如若,如若它真的有感觉,真的有思想,会不会伤心难过。
 
  可它分明就是和我生疏了,分明就是没有那般信赖我们了,除却自身,好像更加的坚强了,那脚上的伤,后来慢慢地好了起来,我每次进去看它,都会难过上一阵,然后又转身去做自己的事。
 
  想想,或许自己真的不适合去养一些生物,将它们的生命承载在我的手中,向来我不是贤妻良母,下不了厨房,做不好家务,生活作息毫无规律,时常是早餐拖到中午,午餐拖到晚上,生病了也往往是小病拖成大病,空有一颗温暖的心,却是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如此,要怎么样,才能养好这只鹦鹉,不免悲戚。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