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夜探侯府

时间:2021-11-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卷 第四章 夜探侯府

夜幕低垂。
  马车队开出行府。
  由乌果扮的“假董匡“和滕翼两人,与一众手下及雅夫人的亲卫前呼后拥,策着骏马随车护送。
  真正的项少龙和善柔则躲在车厢里。
  两人均换了以鹿皮制的防水衣服,只露出脸孔、手掌和赤足,有点像二十一世纪的潜水衣。
  项少龙那套本是善柔为赵致造的,幸好一来赵致生得特别高大,鹿皮又有弹性,所以仍可勉强穿得上去。
  两人除了攀爬装备、兵器暗器外,还各携铜管一枝,以供在水内换气时之用。
  不过到现在善柔仍未肯透露入府之法,项少龙只好闷在心里。
  赵雅看着紧身鹿皮衣下项少龙贲起的肌肉、健硕雄躯显露出来充满阳刚魅力的线条,情动下不理有人在旁,伏入他怀里,娇喘细细,那模样媚惑诱人之极。
  项少龙一手抚上她温的香肩,张开另一手臂向善柔道:“柔姊不到我这里来吗?“
  善柔瞪了他一眼,还故意移开了点,到了窗旁帘往外望出去。
  项少龙早预估到她不会顺从听话,府头凑到赵雅的耳旁道:“雅儿想好了吗?“
  赵雅白他指的是要她先行离赵的事,以请求的语调应道:“这样好吗?你走后人家待一段时间,才溜往某处会你。唉!若教人不知你的安危便溜走,只是担心就可担心死赵雅了。“
  项少龙皱眉道:“假若你王兄突然逝世,权力落到晶王后手内里,她肯放过你吗,那时我回到咸阳,鞭长莫及,怎样助你呢?“
  赵雅不屑地道:“她阵脚未隐,凭什么来对付我,况且她始终是韩人,若刚上场就拿我们王族的人来开刀,王公大臣岂会让她得逗,那时我若要走,她欢迎还来不及哩!唉!少龙!人家害怕的是别的事啊!“说到最后两句,声音低沉下去。
  善柔显得不清楚,不满道:“赵雅你说话可否大声点。“
  两人为之啼笑皆非。
  项少龙不理她,转向赵雅道:“雅儿怕什么呢?“
  赵雅用力搂紧了他,神色黯然道:“怕别的人不原谅人家嘛。“
  项少龙其实一直头痛这问题,只好安慰她道:“回咸阳后我会为你做一番工夫,廷芳和倩公主都是胸无城府的人,不会记恨,其他人更不用担心,这叫将功赎罪啊!“
  车外此时传来滕翼的声音道:“准备!经过侯府了。噢!真精彩,田单的车队对头来了。“
  车内停止了说话,项善两人避到角落,雅夫人则掀起窗帘,往外望去。
  田单的车队缓缓而至,双方均缓缓停下。
  乌果的董匡拍马和滕翼迎了过去,向田单问好请安。
  田单现身于掀起的窗帘后,哈哈笑道:“董将军辛苦了,我们这些闲人去酒作乐,你们却日忙夜忙,不过人的体力终有限度,董将军可勿忙坏了。“
  乌果模拟着项少龙的声线,淡然笑道:“我这人天生粗贱,愈忙愈精神,谢田相关心了。“无论声线、态、语调,均惟肖惟妙,使人绝倒。
  以田单的锐目,在闪动不停的灯笼光下亦看不出破绽,颔首微笑后,朝赵雅瞧来道:“夫人这几天容光焕发,神采飞扬,可愿告知田某其中妙诀吗?“
  众人心中懔然,知道田单话里有话,在试探赵雅的口风。
  赵雅自有她的一套,娇笑道:“赵雅可不依哩!田相在笑人家。“言罢垂手帘子。
  田单呵呵大笑,向“董匡“和滕翼打个招呼后,下令动程。
  两大队人马交错而过。
  项少龙向善柔打出手势。
  下车的时间到了。
  两人借着夜色,神不知鬼不觉掩到侯府外西南处的丛林里。
  项少龙更不知善柔葫芦里所卖何药,直到随她到了一条小河之旁,才有点明白。
  善柔拉着他蹲下来道:“凡有池塘的府第,必有入水口和出水口,这是我善柔的大秘密,上趟我便是由这里潜往那奸贼府内大池塘里的,若幸运的话,说不定我们还可直至碧桃园那条人工河去呢?“
  言罢得意洋洋地看着项少龙。
  项少龙道:“这里离开侯府足有百丈之遥,怎样换气呢?“
  善柔横他一眼,嗔道:“真蠢!人家可以进去,自然有换气的方法,那枝铜管难道是白给你的吗?除非刚下完大雨,否则河水和入府的大渠顶间总有寸许空隙,只要把铜管一端衔在口中,另一端伸出水面,不是可解决问题了吗?“
  项少龙心中叹服,另一方面亦心中有气,忽地凑过去封上她香唇,一手紧抓着她后项,强行索吻。善柔猝不及防,给他吻个正着,一措手不及,略挣扎几下后竟热烈反应着。项少龙以报复心态,探手她胸前放一番后,才开放她道:u这是奖励!“
  善柔给他搅得脸红耳赤,作又是春心荡漾,狠狠横他一眼,率先跃进河里。
  转瞬间两人先后穿进三尺许见方的暗水道里,在绝对黑暗中缓缓前进。
  项少龙心中泛起奇异的滋味。
  每趟当他干夜行的勾当时,他都有由明转暗的感觉。
  就像这明暗两个世界是一同并行而存,只是一般人只知活在那光明的人间里,对这鬼蜮般的黑暗天地却一无所知。
  今次来到这暗黑得只能凭触觉活动,万籁无声的水道内,感觉尤为强烈。
  这令人步步惊心,充满危险和刺激的另一世界,确有其诱人之处。
  一盏热茶的工夫后,两人由出水口穿了出去,来到了府后大花园中的荷花池,在一道小桥下冒出了水面。
  这处院落重重,天上群星罗布,月色迷蒙,池蛙发出“阁阁“呜叫,又是另一种气份。
  远处一队府卫沿池巡了过来,两人定睛一看,特别吸引他们注意是两大点绿芒,诡异之极。
  项少龙吓了一跳,忙拉着善柔潜入水里。
  他的心悸动着。
  那两点绿光正是犬只反映着附近灯火的瞳眸,看来这些本应是夜深人静才放出来巡府的巨犬,因着田单等的来临,提早出动来加强守。
  巡卫过桥远去后,两人又从水里冒出头来,善柔低声道:“糟!有这些畜牲在岸上,我们惟有水道摸到那里去。若卧客轩也放了两头恶犬在那里,我们只好回家睡觉了。“
  项少龙亦不由大感气馁,但中途而废更是可惜,勉力振起精神,与善柔肯定了碧桃园的方向后,分头潜进池水里。
  项少龙曾受过严格潜水训练,像鱼儿般在暗黑的水低活动着,凭着池水流动的微妙感觉,不片晌找到了一个去水口,浮上水面和善柔会合时,两人同时喜:“找到了!“但又不由齐叫不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