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语2(第十一章第六节)

时间:2021-11-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2(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第六节

    王总得令后也觉得这事由他来做顺理成章,即刻给萨根打去电话,说他找到惠子了。挂了电话,王总与老孙又商量一番,再次明确该怎么把消息透露给萨根为好之后,便下楼在风中等待萨根的雪佛兰越野车的出现。

    来了,来了。

    王总带着萨根去见惠子。绕过去需要三分钟,路上,王总开始发起牢骚,“他娘的,我现在反倒成她的秘书了,又要给她找车,又要给她准备礼物,烦死人了。”故意指代不明,让萨根心生好奇。

    “你在说谁?”萨根果然上当。

    “你亲爱的惠子啊。”

    “她怎么了?”

    “她男的回来了,明天要见她。说了你别不高兴,我看她还是蛮在乎这个见面的,跟我说的时候那个高兴劲啊,别提了,提了准让你生气。”王总小心地看看萨根,接着又是牢骚满腹,“见就见,他娘的,还搞得跟个大人物似的,安排见面的那个地方——简直是一个鬼地方,老远的,没有车还不行,有了车也还不行,还要联系船只,荒唐,搞得跟个黑社会的人似的。可我饭店的两台车明天都有事,要不明天你辛苦一趟?”说了又连忙知错地摇摇头,“不行,不行,你们现在这个关系,你还是回避一下为好。”

    多么好的开场白,香喷喷的肉包子一个个甩出来,只等萨根去咬。萨根会不咬吗?不可能,咬得来劲得很!“他们约在哪里见面?”萨根咬钩了。王总看他那饿狗闻到肉香、热心急切得眼睛发绿的架势,临时又添加一笔,跟他卖了一个关子:“她那男的好像还真不是个简单的家伙,我能说吗?当然当然,我可以告诉你,但你最好别再跟其他人去说,行吗?”在萨根傲慢地表示认同后,王总把具体见面的时间、地点、方式毫不含糊地奉献出来,让萨根暗自得意。

    但总的说,此行让萨根是不得意的,他甚至差点为此丢了老命。谁也没有想到,当王总敲开小琴寝室的门,惠子见到萨根后,她会亮出一把刀来朝萨根要命地捅!刀是小琴用来缝补衣服的大剪刀,虽然锈迹斑斑,但朝人身上捅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幸亏王总和小琴及时阻拦,也幸亏惠子身子骨软,加之行凶手法太无章法,剪刀还没有拿稳当就大叫大嚷要杀他,过早地暴露动机,结果自然皆大欢喜——萨根一点皮毛都没伤到,惠子也不必为此再被警察带走。

    但当时惠子的那个凶蛮、拼命的样子确实是吓人巴煞的,好像她在这个寒酸贫陋的地方待了一天,便变成了一个赤脚的、袒肩露胸的、刁蛮的街头泼妇,性子暴烈,满嘴秽语,举止粗野,让熟悉她的王总和萨根都目瞪口呆。

    其实,惠子仇恨萨根,这在老孙和王总的预想中的,两人事先交流过,对惠子的心理有个基本预判,认为她此刻一定恨死萨根,把她害成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所以,刚才路上王总才敢信口开河,把自己说成“惠子秘书”,牢骚满腹,以此来引诱萨根咬钩。要没有对惠子的预判,王总怎敢说那些,万一两人坐下好生相谈,岂不砸了锅?虽然想到惠子一定恨萨根,但是没想到会恨得如此深、如此毒,以至理智全失,要动刀杀人。这样,萨根自然没有脸面再待下去,他像只被唾弃的老狗,夹着尾巴狼狈而逃。逃了很远,还能听到惠子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和骂声。

    与此同时,陆所长和金处长正在王总对萨根说的那个“地点”做现场观摩调研。这地点其实不是“地”,而是“水”,是重庆四周最宽阔的一处江面,俗称“三江汇合处”。所谓三江指的是嘉陵江、岷江、长江。但这是民间说法,严格地说岷江过宜宾后已经叫长江,一般叫它为北长江。所以,其实是两条江,就是嘉陵江和长江,它们在朝天门前汇合,呈现的一个“Y”字形,感觉像三条江。天在下毛毛雨,他们穿着蓑衣,抽着叶子烟,像个渔民,坐在一条小木船上。小船晃晃悠悠,从朝天门码头出发,过了江中心,又往北长江方向漂。

    刚进入长江,金处长回头指了指渐行渐远的朝天门码头,对陆从骏说:“你看,这儿离码头已经不近了。我们再往前看,你看,”他回头往北长江方向指,“那一带江面视野很开阔,四周也没什么藏身地,便于我们掌控敌情。”

    陆所长左右四顾一会儿,思量着说:“这儿会不会太偏远了点,容易引起敌人警觉,怀疑我们在下套。”

    金处长说:“这些特务都是老狐狸,偏一点他们反而不会怀疑。你要在市里找个地方,他们反而多疑了,因为他们知道你们是个秘密单位,做事必然会神秘诡异。”

    陆所长点头道:“嗯,有道理。”

    金处长说:“现在关键是时间,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把信传递过去。”

    陆所长说:“刚才来之前我给孙处长打了电话,要求他今天晚上之前一定要把信息传过去,但是不知道萨根会不会接招,听说他要滚蛋了.不知道他还想不想干这一票。”

    “除了他还有没有其他人呢?”

    “没有。”

    “这有点悬,即使他得了信,传不传上去也不一定,毕竟是要走的人了,还会不会那么卖力呢?”

    “这就是赌博,没办法的,只能碰运气。”

    金处长说:“那好,就这么定,会面的事你们负责,安全我来负责。”

    陆所长说:“一定要保证替身的安全,那也是我麾下的一员大将啊。”

    金处长说:“放心,所以选这个地方,就是为了保证替身的安全,这地方敌人无处藏身的,不管是从地上来,还是从水里来,一出现都将在我们的视线和射程内。”

    “从天上来呢,你跟高炮部队联系了吗?”

    “不可能从天上来的,你看这鬼天气,飞机来了也下不来。”金处长说,“再说了敌人会对惠子下手吗?首先她是日本人,其次萨根毕竟跟她有过肌肤之亲,一日夫妻百日恩,这才过几天,不至于来同归于尽这一套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