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语2(第十一章第二节)

时间:2021-10-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语2(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第二节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陆从骏如约带着二老去了医院,一路上他都把自己演成一个局外人,向二老问寒问暖,说些海阔天空的事。他一边(表面上)不知道二老去见儿子是为了哪般,一边(心里)又在不停地想:陈家鹄面对二老对他递上离婚书后会是什么反应。他绞尽脑汁设想出了多种反应,但陈家鹄给出的答案是绝对超出他的想象的。

    尽管已是十点多钟,但窗外灰蒙蒙的天好像还在迎接清晨。陈家鹄坐在临窗的板凳上,背靠窗户,在看赛珍珠的英文小说《大地》,他的体力和脑力均已恢复如常,陆从骏的脚步刚在走廊上响起,他便听出来——他没有听出父母的脚步声,是因为老人的脚步太轻,也因为确实想不到啊。

    陆从骏推开病房门笑容可掬地对陈家鹄说:“你看,我给你带谁来了。”

    陈家鹄刚才听到他来,有意背过身去,对着窗户在发呆,这会儿回过头来看见父母大人,着实一惊,有些慌乱失色。不过,很快,转眼间,他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他像没看见父母似的,声色俱严,怒容满面,直截了当地对陆从骏说:“别耍小聪明!我跟你说过,不见惠子我不会出院的,你搬最大的救兵来都没用!”

    这突如其来的发难,叫三人都惊骇无措。

    父亲叫:“家鹄……”

    母亲喊:“家鹄……”

    二老呼着,喊着,上前想对他说什么,家鹄立刻抢白,阻止他们往下说:“爸,妈,你们都好吧?”

    父亲瞪他一眼:“我们不好,你……”

    家鹄又打断他说:“爸,我们有话以后说吧,今天我什么都不想说。”回头对陆所长:“今天我就一句话,如果我们还有合作,你首先得让我见惠子。”又转身对爸爸妈妈鞠一个躬,“爸,妈,对不起,我先走了。”言毕开步,径自离去。

    父亲厉声喝道:“你去哪里?”

    儿子回头看着,用手指着陆从骏说:“我不想看见他。”

    陆从骏说:“这容易,我走就是了,你们谈。”说着要走。

    愤怒使陈家鹄的脸色变得铁青,他上前挡住陆从骏去路,强忍着愤怒,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你不该这样,你这是在把我和你自己往火炕里推。如果你聪明,请送我父母回去,带惠子来。”

    父亲被他的话气得身子往后仰了仰,好像被他推了一把,陆从骏见了连忙上前伸手扶住他。父亲稍事稳定,想说点什么,千言万语却哽在喉咙,不知道怎么说。他很恼怒,干脆放开喉咙骂儿子:“我还不想看见你呢!”他似乎临时决定一走了之。走几步,又回头从身上摸出一只信封,扔给儿子,“我更不想看见这些脏东西,你留着看吧!”信封里装的是陆从骏精心挑选的六张艳照。

    父亲再转身走时对老伴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留下来跟儿子再谈谈。

    陆从骏跟着陈父下楼,依然装着很茫然无知的样子安慰他。他们都以为陈母一时半会不会下楼,便上车去坐。不想,刚上车坐下,老头子看老伴也从楼上下来了。

    “你下来干什么,跟他好好谈谈啊。”陈父责怪她。

    “他不想跟我谈。”老伴说,含着泪花。

    “他看了那些照片没有?”陈父问。

    “看了,”陈母说,“他把它们都撕了。”

    “这个混账!”父亲骂。

    “这个家鹄……”母亲无语,只流泪。

    平静下来后,老两口把他们了解到的惠子跟萨根偷情的来龙去脉向“浑然不知情”的陆从骏简明扼要地说明一番,并把带来的惠子已经签字的离婚书交给他,希望他去劝劝他们的儿子,做做他的工作,让他认清惠子的真面目,识时务,断心思,快刀斩乱麻,签字离婚,以解他们燃眉之急。

    陆从骏满口答应,心里却在想,他现在把一切矛头都指向我,怎么会愿意跟我谈呢。思来想击,他决定让海塞斯去试试看,虽然不抱太大希望,但也有一些期待,因为现在的陈家鹄毕竟已经看过那些照片,他不相信这会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

    午后,太阳还是没有出来,但天空较上午明亮一些,只残留一点灰扑扑的感觉。这已是重庆冬季的大晴天了:天空有明亮的远方。感谢老天,重庆的冬天总是不明亮的,总是雾蒙蒙的,总是云多雾厚,总是看不清几十米开外的世界,让满载炸弹的敌机经常晕头转向,又满载着炸弹飞回武汉去了。陪都的重庆热爱冬天,正是因于此:凭借雾的力量折断了敌机的翅膀。

    陈家鹄依然坐在窗前的板凳上,手上没有了书,目光呆滞,面无表情。海塞斯坐在床沿上,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像一只小狗刚邂逅一只老狗,在小心翼翼地接近他。

    “一号线又出来了,换了密码,报务员也换了,二号线最近很少出来,看来确实是空军的气象台,不过……”

    “别跟我谈这些,我不感兴趣。”

    “你只对惠子感兴趣?”海塞斯笑道,“她是你的密钥。”

    “我不是密码,我是有个血有肉的人。”

    “可我听说是她主动要跟你离的,已经单方面签了离婚书。”

    “所以我必须要见她,这中间必有阴谋。”陈家鹄眼睛盯了教授一眼,目光如炬,烫的。

    “也可能她是部密码,你误入歧途了。”

    “您这是对我智力昀玷污!”提高声音说明陈家鹄很生气,“如果我连她这部密码都破不掉,你们把我留下来有个屁用。”粗话说明他真的很生气,你不能再去惹他,得小心点,最好露出笑脸跟他说无关紧要的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