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念一处明媚,遇一场红梅花开

时间:2021-10-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维维安 点击:
念一处明媚,遇一场红梅花开

 
  红了梅,粉了林,连似雨似雪的雾也泛着粉的调子。
 
  在这惨淡的冬里,一真一幻的烟雨梅林,像梦,像仙境。
 
  还有,像梅瓣般的你。
 
  雪是北方的,是冬季独有的。
 
  梅林是这方天地独有的,在远离喧嚣的蒙烟细雨里,在莽莽苍苍的大山间。梅林掩映墨青色的潭,倚着深沉的山。山的那边还是山。我不是梅林主人,不是归人,是漂泊的天涯过客,只想将执着的心交付与佛。
 
  佛在何处?
 
  雨和雾牵肠挂肚地缠绵着,如小猫的舌头凉凉地舔着手心。清丽淡雅的你,像是从一本线装的古书中踏歌走来,泛着青瓷般细腻的笑意,鲜活的梅瓣轻拂你的面颊,添了几分典雅,几分飘逸,宛如素颜韵脚的古诗,也如砚台苗条的墨烟,还如檀盒里浓郁的胭香。
 
  也许在另一个时空,唐时的李白,或东晋的陶渊明,有意把诗稿流放到了这里。在扯扯拉拉的烟雨里,你凝望绽满枝桠的梅,那份眼神,分明是诗稿的神来之笔。
 
  几世的约,我和你就这样相遇在了烟雨梅林里。
 
  好浓烈的梅,依然像古时那样开着,舞着,舞得绚烂肆意,舞得傲气淋漓,舞得很过瘾的样子。你静静地,静静地读着梅的风姿,不由地惊叹起来:这梅,好有气势啊。我跌落在你沸腾的眼神里。是啊,只有梅仙,才会有这般气势和骄色。
 
  一片梅瓣悠然飘下,恰好落到你柔长的发丝上,瞬间洇染你的面颊,秀气的额头也灿烂起了梅的色光。
 
  潭水浸润梅林灵气,梅林映着潭的神秘。那深不见底的潭,只有偶尔泛起一个漂亮的小旋涡,才会感觉到墨青色的水在羞涩地流。潭里汩汩滋生着秀密的烟雨,像陈年的旧梦,也像悠远的心事。
 
  飘渺迷蒙的意境,无声地把梅的嫣红洋溢意外。我好生奇怪,一方梅林,一方潭水,意妙境远,像是等待什么。是等待远古的谁?还是等待我和你?
 
  烟蒙蒙,雨蒙蒙,如一株株舒展的神香,在梅林里妖娆升腾。
 
  走近流年缝隙,轻轻启开过往,灿若烟火的梦栖在梅林。透过冉冉升起的清幽梦境,依稀仿佛看到了我,还有往紫沙壶里装露水的你。
 
  眼前的梅林,正是从梦枝头拱出的大写意。
 
  满天满地的蒙烟细雨,湿漉漉地难以招架。你立在一棵古老的梅树下,正聆听绽放着的梅涛声声。我小心地扯过枝要为你摘,你秀气地望一眼,欲言又止,轻轻摇头,挡了我手。
 
  一朵婴儿般鲜嫩的梅骨朵壮烈地坠落,涩涩地跌碎了。你一副好心疼的模样,轻声地:还没绽放开来,就这么落去了。随之,你眼里生生起了层细薄的雾。
 
  湿风掀动我的衣领,忽起忽落。幻觉似地,你好像立在透明的玻璃瓶里,望得见红尘,红尘也望得见你,一丝缕的尘也沾染不了你。
 
  我潮湿的思绪盎然着,觉得淡定诗化的你,是花做的,是水做的,是纯纯的空气做的。要不,怎会这般虔诚,这般善感世间烟火?
 
  枝头的梅不倦地绽放,绽放在多少有些禅意的大山深处。放眼,红晕滔滔,满枝的梅蓬勃着红得不能再红了。这景,这情,该是你的心韵?
 
  几只俊俏的白鸟,划破墨青色的潭,洒下几滴清亮的音符,远去了。
 
  不知何时,烟雨微妙地结了霜,又微妙地结成了雪花,像碾碎的古玉,晶莹剔透的地纷扬开来,与仙胎仙骨的梅漫天欢喜着,灵舞逍遥着,不经意地释怀一段情,链接一份缘。
 
  一枚透亮的雪花轻悠悠地滑入梅蕊深处,瞬间生起了新气象。飘扬的雪浓了梅的气味,墨青色的潭浓了梅的气味。我和你呢?
 
  匆匆,匆匆的岁月,去了,来了,来来去去,已然还是岁月。匆匆漂泊的人不然,如流去的潭水,也如枝头离去的梅,去了,就是去了。
 
  远处雪岸上,谁在吟咏很久很久以前就有的一个歌谣:几世的约定,几世的曾经,今世佛前相逢……
 
  蓦然发现,佛在身后,正用宁静的目光送我和你去远行。
 
  那歌谣依旧随着梅瓣飘落,忽明忽暗,隐隐约约,淡淡的,香香的。
作品集优美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