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轻柔的羽衣

时间:2021-10-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赵晓芳 点击:
轻柔的羽衣

  “竹梢随风轻轻摇,枝头祈愿路迢迢。牛郎织女鹊桥会,繁星明月映九霄。”
 
  七夕节那夜,女儿依在我怀中,看着满天繁星,问我:“妈妈,织女星在哪呀?”
 
  我抬手指了指天际,思绪一下回到童年的记忆。
 
  小时候,我也喜欢躺在母亲的怀里,听着《牛郎织女》的故事。故事里的小织女原是天神最珍爱的小女儿,她每日过着织虹纺霓、藏云捉月、无忧无虑的生活。她喜欢临水自照,惊艳于自己柔美的羽衣和绝世的容颜。
 
  而有一日,她的羽衣不见了,她穿上了人间的粗布衣——她决定在凡间做一个平凡的母亲。她的羽毛被锁在一个旧箱子里,她再也无法飞翔。有人说,是他丈夫牛郎锁上的,钥匙藏在极其隐蔽的地方。
 
  其实,玲珑剔透的织女何尝不知道钥匙在哪?在夜凉如水的晚上,她曾打开箱子,用手一次次抚摸着那轻柔的羽衣,眼里满是忧伤。最后,她把羽衣放回了原处。她自己,把羽衣锁在这木箱子里。
 
  不是不想飞,而是不忍离去。
 
  这里有她可爱的儿女,虽贫寒却深爱自己的丈夫,共同筑就的小而暖的巢。
 
  那时,几乎所有的母亲都有这样一个樟木箱子。箱子被漆成暗红色,古香古色的,似一个深沉而古老的洞。里面装着外婆手工做的布鞋、碎花布做的小枕头和纳了底的棉布袜。箱子里总飘着沉沉的樟脑味。阳光妩媚的日子,母亲便会捣鼓出箱子里所有宝藏,一一晒在阳光下。那晾在竹竿上艳丽炫目、跳跃的颜色,与古板沉郁的樟脑味,以及我在母亲的呵斥中东摸摸西闻闻的快乐,成了童年的最美记忆胶片。
 
  印象最深的是那一床端丽的湘绣被面,如雪的缎面,绣着翠绿的荷叶和一对戏水鸳鸯。母亲一边折叠,一边叮嘱我:“别碰,等你结婚送给你。”小时候的我,对结婚有种天然的恐慌,仿佛结婚那天,要收纳那么多好东西,确实让人惆怅。
 
  后来那湘绣被面不知什么时候弄丢了,我并不伤感,似乎把那么多好东西一下据为己有,并不快乐。只是母亲打开箱子那份欣然知足的神情,一下子让我捕捉到织女那份深藏的忧伤。她依恋地轻抚羽毛的姿势,就像母亲轻抚箱子的姿势。她快乐而悲哀地拾起那轻柔的羽衣,似拾起一个再也回不去的梦,那梦里有无尽的深情与凝望。
 
  看着依在我怀中熟睡的女儿,亦如依在母亲怀里的我。
 
  故事中的织女找回了羽衣,到云间睡觉去了。
 
  风睡了,鸟睡了,连夜也闭上了眼。
 
  我守在床边,久久凝视着女儿娇美的睡颜。
作品集优美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