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各怀异心

时间:2021-10-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卷 第六章 各怀异心

次日清晨,刚尝禁果的善柔果然遵重言诺,若无其事地拉着赵致到花园练剑,荆俊掂记着那美丽村女,天刚亮就回牧场去了,剩下田贞田凤陪项少龙吃早膳。
  乌果此时进来道:“平山侯使人传来口讯,请三爷午后时份到他的行馆去。“
  项少龙心中一动,立知想他做城守的不是韩闯而是晶王后自己,否则韩闯那能这么容易约到这赵国的第夫人。
  细心一想,此亦合情合理。
  现在邯郸诸将,都隶属不同派系,只有他仍尚未与各大派系扯上关系,若被封城守,自然对晶王后生出知遇之心。异日孝成王归天,晶王后成为掌权的母后,他项少龙就成了她最有力的心腹大将了。
  但她为何会看上自己呢?
  乌果见他沉吟不语,不敢打扰,正要退下,给项少龙召回问道:“外面的情况如何?“乌果恭立禀告道:“平静多了,但街头各处仍有赵兵截查行人,孝成王又出通告,不准居民收留任何陌生人住宿,所有旅馆都有赵兵盘查。“
  田贞、田凤对乌果都很有好感,见他毕恭毕敬的样子,不住偷笑,乌果每当项少龙看不见时,亦对两女挤眉弄眼,逗得两女更是开心。
  项少龙忽道:“乌果!“
  乌果吓了一跳,连忙应是。
  项少龙道:“你给我找人通知纪才女,说我黄昏时会正式去拜会她,希望能和她一起吃晚膳。“
  乌果领命去了。
  赵致和善柔香汗淋漓地回来,坐到项少龙两旁,田氏姊妹忙起来侍候。
  项少龙想起善柔昨晚动人的肉体、狂野的诱人美态,心中一甜道:“你们不要先洗个澡吗?
  “善柔不置可否,赵致却兴高采烈道:“饿得要命哩!“又边吃边道:“柔姊今天的步法慢了很多,我也跟得上了。“
  项少龙自然明白步法慢了的原因,差点把口内的馒头喷了出来。
  善柔粉脸通红,狠狠在几底扭了项少龙可怜的大腿一把。
  赵致先是一呆,旋则似有所悟,俏脸也红了起来,垂首默默吃着。
  气氛尴尬之极。
  项少龙心中好笑,在几底各模了两女一把,才拍拍肚子站了起来,道:“我也要出外走走,活动一下筋骨了。“
  赵致“啊“一声起来道:“等等人家吧!我差点忘了师傅嘱我带你到武馆去。“
  项少龙笑道:“这是否一个邀请呢?“赵致俏脸飞红,横他一眼道:“你的脚又不是长在我身上,谁管得你到那□去。“甜甜一笑,再送上媚眼,这才去了。
  项少龙向低头大嚼的善柔道:“我们等姊姊来!“
  善柔大嗔,一脚猛扫过来。
  项少龙大笑闪开道:“好柔柔,还以为自己的脚法像昨晚般厉害,缠得我差点没命吗?“善柔气得七窍生烟,取起一个馒头照面掷来。项少龙潇□从容地一手接过,顺便咬了口,若有所思道:“怎也不够柔大姊好吃。“
  在善柔疯虎般跳起来前,他早继赵致之后,溜进澡房□去。
  那天早上就在武士行会度过,赵霸问起“龙善“,项少龙推说到牧场去了。
  赵致指导行会□的五十多名女兵在教场操练时,赵霸把项少龙拉到一旁,亲切地道:“昨晚大王把我召进宫□,亦有起你的事。“
  项少龙愕然道:“什么事?“赵霸低声道:“主要是关于你和贵仆龙善那天力挫李园的情况,我当然是赞不住口哩!“
  项少王龙连忙道谢,心内却是十五十六地嘀咕着。
  孝成或者尚没有那种精明能察觉出他的可疑处,但郭开却是狡猾多智的人说不定会对他们这批牧马大军生出疑心。当然孝成王可能只是想给他安排一个适合的职位,所以向这赵国的总教练作出征询。
  听赵霸口气,孝成似还问了他另外一些事,待会定要教赵致打听一下。
  为了众人的安危,真要好好笼络赵雅,好察郭开的诡谋,横竖赵雅曾骗过他,他骗回她,这荡女也只好认命了。
  吃过午饭,项少龙把赵致留在行会,独自往韩闯处去。
  邯郸的气氛大致回复平静,行人显著减少了,不时碰到巡城的士兵,见到他无不施礼致敬,比以前当禁卫官时更要威风。
  韩闯行馆四周更是刁斗森严,布满赵兵,项少龙推测是晶王后比他早一步来了。
  她为何如此着紧自己呢?可见她定是有所图谋,才急需一个亲信为她抓紧邯郸城的军权,而他这新来者是最适合了。
  记起了席间晶王后与赵雅的不和,进一步想到若晶王合推荐其他人,赵雅定会反对,若是荐□董马痴嘛,赵雅便或会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态度了。
  经通报后,韩闯到大厅迎他,先把他引进侧厅,神色凝重道:“待会小心点说话,我这王姊非常厉害,说错半句,你这城守之职便完了。“
  韩闯道:“今趟我来邯郸,还另有任务,就是把敝国的七公主护送来与太子举行大婚,晶王后借口来探她,绝不会启人疑窦。“
  项少龙心中恍然,此次政治婚姻,必是由晶王后一手促成,亦可见六国□,赵人与韩人特别亲近。
  趁这机会,项少龙问起合从一事,韩闯苦恼地道:“还不是田单和李园借燕国的事大造文章,这两人互相勺结,对我们三晋视比秦人更危险的威胁。我和姬重都有点怀疑伦袭你和龙阳君的主使者是他们两人,既要杀死龙阳君,亦想把你除掉。“
  项少龙心中懔然,事实上经赵雅提醒后,他对初时猜估偷袭者乃信陵君的人这信心已开始动摇了。虽说田单想笼络他,但那只是另一种“除掉“他项少龙的方法。在这时代了,不能用者便干脆杀掉,免得便宜了别人。
  这时有人来报,晶王后可以见他了。
  项少龙随着韩闯,穿过两重天井,经过一个大花园,在内轩□见到这赵国的第一夫人。
  施礼后,晶王后向韩闯打了个眼色,后者和婢仆侍卫,全退了出去,剩下两人对几而坐。
  华裳美饰衬托下,这一国之后更是雍容华贵,艳色照人。
  项少龙暗拿她与平原夫人比较,确是各擅胜场,难分轩轾。
  晶王后目光灼灼打量着他,淡淡道:“董先生知否本后今天为何约见你吗?“听她语气,项少龙更肯定看上他的是她本人,而非韩闯,后者只奉命穿针引线吧了,恭敬答道:“韩侯说过了,晶王后知遇之恩,鄙人日后纵使肝脑涂地,也定要回报。“
  晶王后丝毫不为他的明示忠诚所动,冷然道:“本后看得起你,是有两个原因,先生想知道吗?“项少龙愕然抬头,暗忖难道这独守宫禁的美妇看上了他的“男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